2017年撥款條例草案

12-13/4/2017


主席,我今次主要談談財政預算案("預算案")有關醫療 衞生、長者和房屋問題的部分。 今次 2017-2018 年度的預算案,關於醫療衞生方面,政府真的有增加撥款,最少增加了 32 億元,總額差不多達到 700 億元,當中有 619 億元屬於經常性開支,而對醫院管理局("醫管局")的撥款已達到 553 億元,較去年增加三點幾個百分比,聽來當然是一件好事。增加的撥款用到哪堜O?根據預算案,增加的撥款會用作增加醫護人手和長者醫療服務、加強院舍臨終照顧,似乎大大加強服務。除了加強服務,醫療券的申請年齡又降至 65 歲,全部也是好措施。

上述措施其實是否便能夠解決現時香港醫療制度的問題呢?我真的不太相信,為甚麼呢?因為說這麼多,其實是要告訴大家,政府已增加 3.5%撥款,差不多達 700 億元,醫管局又獲增加撥款,主席,我看到的是政府又在製造不必要的期望,令公眾對投放的這筆錢抱有很大期望。實際上,我們歡迎這筆增加撥款之餘,能否解決現時的問題呢

我們看看現時有甚麼問題。其實,這些都是老生常談的問題,我已在這個議事廳提出多年,仍然無法解決。問題是增加撥款,這些錢是否用得其所呢?為何我這樣說呢?究竟增加這麼多撥款,其實是用來做甚麼呢?政府當然說會增加很多東西,醫管局會增加病床、開設新的藥房服務、接着又會就危疾病症加入一些不同的做法,然後手術室也會增加節數,又有創傷科,不同聯網也會增加不同東西,門診又會增加新症等。提出很多這些工作,為公眾帶來一些新期望,即預算案就公營醫療增加撥款,便可以提供新服務,大大改善情況

主席,一個無法解決的問題是人手問題。面對人力資源的問題,醫管局說不是的,現在已增加人手,過往這個時間已經增加人手,但是否真的加強人手呢?我們看看增加了多少人。回看數字,如果我沒有理解錯誤,其實今年或預算大約增加 200 多名醫生、800 多名護士,然後200多名專職人員,聽起來相當不錯,增加這麼多人手,但我要問醫管局局長不在席也不要緊,他可能在收看電視、接聽收音 機或怎樣也好可否告訴我們,公營醫療的護士人手比例是怎樣的呢?這個我要問一問局長,我問了局長這麼多年來,他也不敢回答,但他不敢回答,又增加這麼多人手,是否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呢

根據我們的看法和調查,醫管局剛承認,因為流感高峰期,現時 所有公營醫院,尤其是內科病房、老人科病房也是爆滿的,爆滿的程 度,是入住率超過 100%,甚至達到 120%。如此爆滿的情況年年持續,並已恆常化,既然恆常化,醫管局有否做好整個人力資源規劃呢?答案肯定是沒有,因為平均計算,現時 1 名護士要照顧 10 12 名病人,跟國際標準的 1 6 名相差甚遠。主席可能又會說,我又是這一句,對,我是一部錄音機,經常說這句話,說了 10 年也是這句話。我們希望公營醫院也有一定的護理質素,不管是醫生、護士或專職醫療,他們作為一名專業人士,即使不敢說是最好的,但也希望為病人提供比較合理和理想的服務。

政府現在增加預算案撥款,但增加的人手是否足夠呢?為何我們說不足夠呢?第一,政府無法告訴我們增加撥款之後,實際的人手比例,是無法回答的;第二,政府很多政策也不留人,醫管局作為最龐大的公營醫療系統,差不多有 7 萬名僱員,但根據其人事政策,尤其是針對前線同事,是不會挽留他們的,為甚麼呢?首兩年不增加工資,然後很有趣的是,2000 年之後入職的合約同事,已工作 10 多年, 差不多是時候升職,但升職之後,仍然被視為新人。所以,由一名普通的註冊護士升任護士長,也會被視為新人,同樣沒獲增加工資,這不是叫人離開嗎?工作 10 多年,已經有一定經驗,不單是護士,不管是專職醫療或醫生,到了某個階段,原來要升職,便會被視作新同事,同樣不獲增加工資,是否只有醫管局請人呢

有經驗的同事離職,而年輕一輩入職後發現這麼辛苦,1 名護士要照顧 10 多名病人,跟大學教的不一樣,他們覺得比較辛苦,無法做到想做的事,可能又會轉到其他地方。凡此種種,我們看到醫管局很多人事政策也無法配合挽留員工。當然,升職等各樣福利條件也未必達到理想,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即使現時預算案增加撥款,實質有所增加,但不停加強公眾的期望,我看不到未來整個公營醫療系統在 人力資源方面有任何改善

主席,說清楚一些,即使有任何硬件,如果欠缺人力資源的軟件,欠缺有經驗的專業醫護人士,其實公營醫療又如何能夠維持水平呢是否只會令前線的醫護人員或病人增加不必要的風險呢?這麼多年來,不管是政府沒有正視這個問題,又或是局方沒有做任何事,最主要的是我們回看這件事。如果我們說預算案......不是說政策的問題,當然,政策是提出來後,由預算案配合政策來提供資源,但提出這樣 的政策或預算案後,我要問一個問題,即我想看一看我們剛舉行 PAC 的記者會,差不多時間完結但如果審計署審計一下,究竟公營醫療用這筆錢是否用得其所,是否可以看看這個問題呢?過去這麼多年,我們說投放的資源,預算案會增加資源給醫管局,其實這個公 營資源所花的錢,只是花在硬件上,人手只是少量聘請,把數字說得好像十分大,但是否真正用得其所,又能否為公眾提供應有的服務 呢?醫管局當然會說,這是高補貼、低收費,用家、市民覺得低收費 而已,政府是高補貼,而這個高補貼,是否有效提升公營醫療水平上 升至一個比較合理和專業的良好水平呢?或許審計署應該研究一下 這個部分。雖然政府增加撥款 3.5%,我們是歡迎的,不過,實際上 是否用得其所呢?我們要問一問,是否正在做這件事呢

說完公營醫療整體人手未必能夠配合政府所說的,或未必一如政 府所說的,增加資源後,便能夠改善服務,之後我又談談精神科的問題。精神科的問題,其實過往數星期也發生很多不同事件,當然,有些可能正由警方處理或已呈上法庭,我不便評論,但這些病人受到不必要的欺凌或風化案件反映出一件事,究竟精神科出現甚麼問題呢? 香港護士協會剛進行一項調查,當中會看到究竟發生甚麼問題呢?這份報告尚未發表,所以我未必能夠在這婸﹛A調查報告會在復活節後 發表

但是,根據我的理解,最主要的問題是,現時精神科轉型由醫院 服務改為社區復康,醫院堶惘釩雃h運作需要作出調配。第一,設計不同,可能有些大人小童混合病房,不同病種混合病房,在護理上有一定困難。再者,因為社區復康要抽調人手出去,令病房人手減少。而病房人手減少,無論醫生也好、精神科護士也好,對病人照顧減少的時候,再加上不同硬件的不協調情況,這樣大大增加病人被欺凌, 甚至風化案的風險

當然,醫管局或政府一定不會認同,表示已經增加人手,正如我看到文件所說般,已經在新界東聯網增加 3 名精神科護士,又在九龍 中、九龍東及新界東 3 個聯網增加 29 個護士,是不是很多呢?其實 不是。如何維持所需要的服務?令人懷疑其實究竟能否提供所需的精神科服務呢?尤其是公營方面,因為公營是最主要的服務提供者。再加上政府很好的,推出有些新猷,例如"醫教社同心協作先導計劃"在學校增設精神科護士,但人從何來呢?是不是從現有人手中抽調出 來,抑或聘請新人呢?錢是有的,但聘請甚麼人?是否配合

在學校增設精神科護士,但人從何來呢?是不是從現有人手中抽調出 來,抑或聘請新人呢?錢是有的,但聘請甚麼人?是否配合

當然,我們絕對歡迎社區復康,但希望投放資源正視這方面。但 是,政府一定會說,我們將會發表一份精神科檢討報告,我期望第三季......現在第二季末都未有,第三季發表後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當然,精神科還有用藥的問題,我希望政府看清楚精神科的用 藥,局方可以用一些比較理想的藥,即副作用較少的藥,令病人更願意服藥,社區上有些精神科病人需要長期服藥,差不多一生服藥,復發機會減少,對社區復康有好處,這個資源必須投放。再加上,我們說整個精神科檢討,希望政府正視這個問題

我想說一說專職醫療的朋友,就專職醫療方面,這次我要讚賞政府,這個行政規管計劃是好事,令一些未被規管的專職醫療朋友,例如營養師、言語治療師,可以透過行政手段規管,我們絕對同意。既然政府在預算案堶探ㄔX,希望它預留款項推行這計劃。其實在有關機構,例如香港護士管理局、藥物管理局,或者脊醫管理局,都有種種規管情況未被正視。當然,預算案未必有預留款項,不過,如果有 錢投放入去的話,便可以改善有關的問題。這方面,基本上,我們要做的就是關於公營醫療

至於衞生署,香港不是只有醫管局,衞生署這次都增加了撥款, 增加了差不多十九點幾個百分點,做了很多篩檢工作。但是,衞生署 是照顧香港 600 萬人的健康,令 600 萬人好像我們般,健健康康坐在 這堙C這樣的話,政府應該投放多些資源人手,讓衞生署做多些工作。 而衞生署其中一項要負責的就是,皮膚科。根據我們所理解,皮膚科 過去是被忽略的,雖然它有增加撥款。但是,現在皮膚科每年的新症 治療比率只有 31%,但皮膚科也表示應該做到 90%,現在相差這麼的話,政府應該向衞生署投放多些資源,尤其是採用新藥,讓皮膚科 病人快點接受治療,這是比較理想

餘下少許時間,我"長氣"一點說一說長者醫療。提到長者醫療,很多人都會說健康中心,這次政府增撥資源讓衞生署設立健康中心,我希望長者健康中心設立後,可以縮短輪候時間,加快進度。當局表示會增加大概4 250個名額,令長者可以快點接受健康檢查,長者接受健康檢查沒有問題,安心回家,這是我們希望做到的事

當然有一點不止我說,其他同事都有提到,就是牙齒保健問題。大家都表示,長者牙齒保健方面有所不足,政府不肯做,又不肯改, 我不知道甚麼原因。不過,有點政府直到現在都沒有做過的就是,聽力問題。年紀大聽力模糊,我說過很多次,應該有三四次,調查發現 香港大約有 10 多萬 65 歲以上長者,聽力有問題。有時候我們會問老人家, "你是否選擇性失聰? ",他表示: "對的,我不想的,不過,真的聽不到",怎麼辦呢

現在要在醫管局看耳鼻喉科醫生,差不多要輪候一兩年時間,而且還要調校一個合適的助聽器,凡此種種,長者在社交上也好、日常生活也好,聽覺問題不被正視,政府需要檢討一下所投放的資源是否足夠。因為現在調校一個比較合適的助 聽器,甚麼是合適的助聽器 呢?主席,就是我說話時,你只聽到我的聲音,沒有其他雜音,這一類助聽器需要萬多二萬元,對普通階層來說,是一個比較重的負擔,我相信政府在這方面做多一點是比較重要

最後還有一分多鐘時間,我想說一說房屋問題。房屋問題我剛才聽到葉劉淑儀議員的發言,其實我在財委會都提過這個問題,我在特別財委會上說,現在樓價高政府解決不到,留待下一屆政府如何處理。不過,我其實提出過在特別財委會上說過中轉房屋可不可以做到?例如剛才提到,租下整幢私人工業大廈將它變為中轉房 屋,這樣可以嗎?你有甚麼看法呢

另外,如果可以的話,將等"上樓"的人安排入住中轉房屋,令輪候時間快一點之餘,亦令這些人有一個落腳的地方,不會這麼慘,能住"劏房"

最後,我想說一說租管,租管問題梁振英政府到現在都不肯討論,其實很多人在沒有租管之下受苦,不停加租、無家可歸,又是"無人士",被迫住"劏房",又繼續加租。這方面如果你不管不理的話,就不太理想

我還有 10 秒時間,我想說一說公務員合作社計劃,這計劃有些進展,希望政府正視,好好利用這個資源

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7-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