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切改善九龍東公營醫療服務

29/3/2017

 

代理主席,今天的議案由柯創盛議員提出,並有 6 位議員提出修正案。我剛閱畢所有修正案,大家也認為九龍東在多方面均有不足,而設施服務亦有不足。說得粗俗一點,"媽媽一定是女人",這個不是問題,只是我們希望母親可以既美麗、年青又富有。各項修正案所提及的就是這些問題,這必交由局長處理。

有同事提及九龍東的特點,指出當局應按人口概況作出撥款和制訂政策。局長應知道九龍東的人口以長者居多,是人口老化較嚴重的地區。我們預計在數年後,即 2020 年,該區 65 歲長者人口將由 15 萬增加至大約 20 萬,是一個很大的數字。在照顧長者方面,同事主要提及醫療服務,他們提出的建議我是支持的,但我想提出一點,就是長者服務不容忽視,因為長者不一定要使用醫院,他們可能只想前往健康中心。我聽到謝偉俊議員剛才也有提及這點,就是關注現時九龍東的健康中心數目。這些健康中心負責推行基層健康服務,給長者進行健康檢查及教育,使他們的老化過程稍為延緩,令他們可以健康一點,這樣他們就可減少 使用醫院服務。我想請局長稍後回應,他是否知道九龍東有多少間長者健康中心。

我曾在不同場合指出,除了同事提及的牙科服務外,長者對聽力服務也有很大需要。我重複一次,世界衞生組織指出,現時不少 65 歲以上長者的聽力也有一定問題。我們的聽力當然也有問題,因為我們會"選擇性失聰"。然而,長者的聽力問題並非選擇性,而是他們真的聽不清楚,這對他們在社交等各方面構成很大問題,有時他們連街上車輛響號也聽不到,這對健康是有影響的。醫院管理局("醫管局 ")在聽力服務這個環節非常弱,我所指的不是一般的耳鼻喉科,而是長者聽力檢查。

當局可按他們的需要提供優質的助聽器,幫助長者改善日常生活,這對長者是有幫助的。由於九龍東有大量長者,局長真的要正視這個問題,這也需要聽力學家或耳鼻喉科專家的參與。這些健康檢查對長者來說是好事。

局長,多位同事已指出牙科服務的問題,當局應為長者保護牙齒和他們的聽力,還有他們的視力。有關白內障手術方面,我剛讀到一份文件,當中指出根據數年前的數字,在九龍東的公立醫院接受白內障手術須輪候810年。白內障是會影響視力的,我也為長者感到辛苦。到了2020年,九龍東便有多達20萬名長者,屆時他們便是"眼又矇、耳又聾、牙又無",這樣怎稱得上是健康的晚年呢?

局長,我們關注的不單是醫院服務。雖然多位同事今天提出,要盡快興建啟德醫院、香港兒童醫院要盡快投入服務,又要重建聖母醫院、九龍醫院、靈實醫院、基督教聯合醫院等,而我相信局長會表示當局已預留了2,000億元儲備作醫院重建工程,但當局須針對九龍東長者人口多的特點處理。雖然我不是該區的直選議員,但從事醫療衞生服務多年,我也明白九龍東的特點,所以我希望局長可按人口情況撥款,特別考慮該區長者的需要,為他們提供相應的服務。

此外,從數字上看到,九龍東的精神科外展服務由2013-2014年度的29 000多人上升至2016年最新數字的3 萬多人,開始有增加的趨勢。當然,我不是說九龍東的朋友精神有問題,但由於社會氣氛緊張,當更多情況穩定的精神科病人在社區復康時,當局便要投放更多資源,正視精神科服務的問題。其實,這不單限於九龍東,我相信其他區的精神科護士人手也十分緊張。不過,由於九龍東人口密集,局長要加倍正視問題,面對一些病情稍為嚴重的病人,除了由個案經理跟進外,還可能需要一些精神科護士跟進。在精神科外展社康服務方面,局方應多投放資源,做好這方面的工作。談到精神科,當然涉及藥物的問題,不同渠道的朋友也向我反映,現時有些病人可能因為精神科藥物的副作用而不願服藥,例如他們會出現手震及感到不適。事實上,現時是有一些新藥的。我知道局長必會解釋當局有撥款購買新藥物, 但我希望當局設法 擴闊精神科《藥物名冊》範圍,納入更多新藥供病人服用。局長,九龍東的服務有很多方面也可以討論,但我想帶出上述的重點,而其他議員的修正案已要求局方多興建醫院及提供服務。

最後,除了長者服務、精神科服務及藥物外,我想指出我對人手問題仍然感到失望。當局在人手方面仍然沒有確切的指標,致令到很多服務可能停滯不前。過去 3 年,整個九龍東的護士人手增長只有 100 多個,而專職醫療人手更只有數十個,但要擴展各方面的服務是需要人手的。局長,即使有硬件如長者中心、聽力中心,也需要有足夠的醫生、護士或專職醫療職員人手,才可為九龍東提供更好及更穩定的服務。

我也希望局長能多投放資源,特別是照顧長者,正視相關問題。

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17-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