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房屋政策

15/2/2017

 

代理主席,在這個環節,我想談談房屋政策的問題。今年政府的施政報告的"重頭戲",都是有關如何規劃土地,未來有甚麼土地,但對於房屋的供應,卻着墨不多。在土地供應問題上,當局不單是覓地,甚至要"搶地"。其實,如果看回數年前的《長遠房屋策略》,10 年的公營房屋興建目標,應該是 28 萬個單位,現時最多只能興建 23 萬個,與目標相距甚遠。所以,大家看到,現時公營房屋的供應非常緊張。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 ")剛剛公布的數字顯示,局長亦應該知

道,現時平均輪候時間已經不是 3 年,而是需要 4.7 年。大家可以看到,其實現時很多市民正在輪候公屋。這些市民現時的情況如何?他們可能住在一些"太空艙""劏房""籠屋",居住環境非常差,正在輪候公屋,無奈卻輪候不到。對於我們早前提出的租金津貼,政府亦做不到,幫不到這班人士。

 此外,我們曾提出租金管制("租管")。大家看到這幾年私人樓宇價格飆升,在這種情況下,那些正在輪候公屋,或不合資格輪候公屋又未儲夠金錢買樓的人士,無奈要租樓,而樓價高之餘,其實租金也很高昂。我在 2010 年提出租管的問題,我記得上屆和現屆政府都覺得不可行。不過梁振英後來稍為"轉口風",說可能會考慮一下。就租管這個問題,局長真的要確實考慮一下,當然,他的任期只餘下數個月,可能要留待下屆政府處理。如果特首真的考慮租管問題,是可以幫助現時"捱貴租"的住戶,他們未必有資格輪候公屋,但又未儲夠金額買樓,這方面問題也是要處理的。

 當然,房委會昨天推出公屋富戶政策,我們當然表示歡迎,因為可盡快處理一些正霸佔公屋單位的不符合資格的居民,他們有足夠金錢可以在市場買樓或租樓,便不應再霸佔公屋單位,這樣可讓公屋的流轉加快。這項政策令公屋流轉加快之餘,亦令公帑運用得宜。希望局長在施政報告外,都能提供資源,或在這項政策上,可以幫助有關市民。

 上屆政府曾提出活化工廈的問題,我想問局長,活化工廈到現在是否仍然存在?我們知道有很多工廈,甚至有些學校在空置後,又不作任何發展。如果這些工廈和學校是在市區的一些較佳地段,局長為何不考慮在那塈@商用或甚至住宅的用途?以往在不同的情況下,其他議員亦談過這個問題,但政府對於活化工廈或將一些現時空置的政府樓宇重建的建議,似乎認為不太可行,反而在其他地方,甚至在偏遠的地方來"搶地"。這樣是浪費了政府本身的地方。說到"搶地",早前我在一個飯局,聽到有人說起,回歸前,香港很多土地都是靠填海得來;回歸後,好像已沒有填海。當然,最近就維多利亞港的填海工程,引起很多爭議,又有一些司法覆核的官司。我們附近有很多新市鎮,以前都是由填海得來的。現時我們是停留在 "搞棕地 "或在偏遠地方 " "的情況,政府為何不考慮填海,而要""郊野公園的土地?在這些情況下,香港是否還可以利用填海來釋放土地?如果在這 20 年,我們在 1997 年回歸開始在一些適合的地方填海,局長,現在可能已有些土地可供使用,不用只靠前啟德機場的部分,而引起這麼多爭議。這都是一種方法,可能下屆政府應考慮一下,我們在釋放土地資源時,不要只靠"搞郊野公園""搞棕地",很多人對棕地問題有利益衝突,容易引起爭拗。這點亦可能需要考慮。

 最後,在釋放土地方面,除了棕地、填海外,還有一種我說過很多次的方法,就是利用公務員的建屋合作社房屋。其實,這些房屋都很舊,最低限度有 50 年以上樓齡,很多都沒有電梯,長者難以居住,有些亦丟空了。當然,當局在發展事務委員會會議上,曾提出一項公務員建屋合作社重建計劃,但當中的條件完全不吸引,令很多現時在市中心當然,以前不算是市中心地方的空置單位荒廢了。

我希望局長加大一些政策的力度,以達到雙贏的局面,既可重建房屋,又能釋放土地。當然,我也明白,在這 5 年間,土地問題已令局長非常苦惱,但希望他在餘下數個月的任期,做一些工作,令香港有適當的土地規劃,房屋供應不要過於緊張,樓價可以平穩,以及公屋輪候隊伍可以縮短。

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17-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