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衛生及安老政策

17/2/2016

 

代理主席,我想集中討論醫療衞生服務和長者服務的問題。今年施政報告看似有較多篇幅提到醫療衞生服務和長者服務,但其實很多事都是“翻炒”,沒有新意。首先,我會討論政府和我同樣認為新的事宜,即我們當初在人力資源規劃方面討論10多年,香港專職醫療從業員仍未受規管的情況,例如營養師、言語治療師或心理學家等,政府一直未有規管。對此,我們已討論了10多年。

在2013年,我們向政府建議一種方式,稱為行政規管,即是以“一個專業,一個名冊”的自願制度,在政府確立中央名冊。在名冊推出後,大家也可以透過公共查冊,查閱合資格營養師、言語治療師和心理學家的名字。這項提議實屬不錯,一直討論期間,政府亦提及與中文大學研究有何尺度來規管,這是行政方法。今年的施政報告真正提出為輔助醫療專業設立自願認可註冊制度,我們當然歡迎。其實,我們過去3年一直也在討論,只是政府這次把這列入施政報告,更清楚顯示政府認同和認可這種做法,我們當然表示歡迎。

此事已列入施政報告,但仍需要資源予以落實,在過去 3年討論自願規管方法時,業界和很多朋友 已 提 出 這一點 。這次寫進施政報告,確立這個註冊制度後,我們當然要與食物及衞生局或衞生署商討,方能落實各項事情。但是,既然政府在施政報告提出此事,那麼除了技術安排外,我們也希望接下來的財政預算案(“預算案”)能真正提供資源,讓大家把概念和討論落實成為制度,在衞生署訂立中央名冊,以行政方式規管一些未受規管的醫療專業。這是需要資源才能落實做到,希望政府這次能透過預算案確立此事,令事情真正落實。所以,政府要提供資源,因為錢是重要的,我們期望預算案會提及有關配套,以及會投放一些資源,從而落實並做好這個業界認同而對公眾有利的制度認可。這是新的事項。

除了新事項,也有其他無甚進展的事宜,例如人手問題。政府提到未來 10年會投放 2,000億 元  不是投放,用政府的說法是 “預留”2,000億元,用以重建醫院和增加病床等。其實這些事情不用政府在今年施政報告提出,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已有名單正待推行。但是,這次施政報告提到會預留款項。可是,我們其實已有一個教訓,上屆政府也提到預留500億元,用於醫療改革。現時,該筆500億元款項好像只用了 40億元而已,政府卻說已耗用了 400億元,餘下 100億元。那怎麼辦呢?

我們除了擔心之餘,看着醫療改革到現在仍未落實,這是一回事,而這次施政報告甚至沒有提及。但是,說到投放資源改善公共醫療服務,該 2,000億元在10年間,可以改善不同醫院的服務,我們當然歡迎,但這不是新事物,而是舊事。我希望政府這次真正把 2,000 億元拿出來,讓有關的持份者,不論是醫管局或其他人士,也有實在的行動計劃提出來,讓大家知道這些計劃在未來10年的推行次序。

我昨天出席一個會議,有一間醫院表示也想改善某地方。其實該醫院能否提出來呢?雖然有款項預留了,但是否真會撥款呢?這些也在不同公營醫療持份者之間引起一些看法,以及我們不希望這是一些遐想,而是真的要做,政府不要光說預留款項,而持份者屆時排隊提出申請時,政府又說沒有款項。我們希望這 2,000億元能有所幫助。雖然預留了2,000億元,但所有服務都不是新事物。

然而,有一點政府更沒有提到的是,如果政府預留2,000億元,在 10年內改善那麼多間醫院的服務,為何無須人手呢?施政報告提到會增加50個醫科、20個牙科、68個其他醫療專科的學士學額,其實這些是正在做的事情,並不關乎未來10年的工作。如果我們未來10年會增加 約 5 000張病床,那無須人手工作嗎?醫生、護士、專職醫療和其他配套也要人手,當局為何隻字不提呢?這令人擔心,政府是否說了算?所以,這一點十分重要。尤其我們已說了多年 最低限度有 20年醫護人力資源規劃的一個重要環節,便是比例。其實護士和病人的比例是怎樣呢?臨床督導的護士長 和前線護士的比例是怎樣呢?這十分重要。

我們剛才也很累贅地說,我們去年所作統計的結果並不理想。在香港公營醫療系統中,我再說一次,1個護士須照顧約12個病人。以國際標準來說,其他國家都已立法,只是1個護士對6個病人而已。政府是否要做較長遠的規劃呢?當然,局長會說“不用擔心,我們快將有報告推出”。我們已等待報告多時,究竟內容是關於甚麼呢?我們期望政府會提出新想法。施政報告令我們比較失望的是沒有提到這方面。

另一方面,關於公營醫療服務,上屆政府與我們商討時,承諾會把脊醫引入公營醫療服務。脊醫不是新事物,而脊醫在香港是有法律規管的醫療界別,脊醫管理局是規管脊醫的法定團體,他們除了暫時不能發出病假紙之外,是絕對合法。如果當局把脊醫加入公營醫療服務,絕對可紓緩現時公營醫療的骨科輪候數字,例如背脊痛、頸痛或手痛等病症,亦可分擔物理治療的工作,使輪候隊伍縮短。但不知為何,上屆政府提過,本屆政府開始時也有提及,現在卻完全不提,而施政報告亦沒有提及。這是好的服務,為何政府又不做呢?我不知當中是否有內鬥,可能骨科醫生和脊醫有政治上的問題。但這不是問題,在公營醫療系統中有好的服務,為何不讓市民有所選擇呢?這亦可減輕服務輪候的情況,會有所幫助。

我看到關於醫療服務的第三方面是,我去年在立法會會議上也提到一些罕有疾病的病例,我們促請政府,現時香港有一些比較罕有的病,例如黏多醣症、骨髓纖維化或龐貝氏症等。然而,罕有不代表病人不需要幫忙,政府現時尚未有好的政策、較有系統的政策幫助這些病人,讓他們清楚知道,政府將來有何配套設施提供給他們。我不在這婺挭嬤謆q政策的重要性,這堣@眾司長和局長也清楚,而就這些政策而言,其他國家,例如美國、澳洲、台灣和新加坡已訂有罕見疾病預防和治療方法的法例,可以讓這些疾病的患者,明確看到公營醫療系統或政府有甚麼可以幫助他們,投放了甚麼資源。這一羣人正正是在香港沒有得到照顧、被忽略或在經濟上或心理上需要自行負擔,他們都要承擔這些罕有病。我想提醒政府,沒有人想患病,尤其是罕有病,他們患病可能基於很多不同原因,政府不能就說現時沒有一個妥善的定義或國際標準,其實世界衞生組織已有訂定,為甚麼我們不參考呢?如果我們要學習外國,就請看看是否可行。若不學習外國,我們只要有一套政策能夠幫助病患者即可,不要忘記,縱使他們不是大多數,他們都是香港一分子,政府有責任在制訂醫護政策時,看看有沒有較理想的方法照顧 他們。但 無奈今次施政報告沒有提及這方面,實在令人失望。

至於在基層衞生護理方面,政府提出了一項新措施,就是用關愛基金推出先導計劃,為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女性提供免費子宮頸癌疫苗注射,其實HPV子宮頸癌預防疫苗並非新鮮事,已推出了數年,現時推出計劃,我們當然沒有意見及表示歡迎,並希望可以為比較上沒有能力的階層提供預防措施,我們當然歡迎。不過,我想問一個問題,政府是否突然在政策上有所改變,只是免費資助沒有負擔能力的階層使用預防性的措施呢?子宮頸癌疫苗並不太便宜,政府是否要有負擔能 力 的人自費注射 呢 ? 政府是這個意思嗎? 有 否考慮 政策背後是否有這個想法呢?當然,施政報告宣布了這項政策,我們歡迎之餘亦希望政府澄清,因為我絕不希望政府推出政策後為人詬病,被指分化不同社會階層,有錢就要自費注射,沒有錢就由政府“搞掂”。雖然我的說法比較粗俗,但政府的做法會被人挑戰,質詢政策是否改變了。如果我們所說的公私營醫療雙軌制,是否就是如此?我不知道。但我希望政府澄清上述對這個計劃的看法。

除了我剛才提到的子宮頸癌疫苗外,其實在基層疾病預防方面,我在不同環節都有提過,例如會否考慮為40歲以上婦女提供乳房X光造影檢查,以預防乳癌;至於男士則往往被忽略,雖然我們看來是支持着,但我們都有很多健康問題,例如前列腺,到了我這個年紀或會出現問題,政府會否有預防措施可以提供幫助呢?對於這些問題,政府至今都沒有回應,今次施政報告亦完全沒有提及,這亦令我比較失望。

提過公營醫療服務後,我亦想討論學前兒童的支援服務。施政報告也提到有關學前兒童的支援服務,特別是一些有發展障礙的兒童,為他們進行兒童體能智力測驗,這當然是好事,因為增撥了資源,增設了一所測驗中心,希望可以落實在6個月內幫助他們,我們當然歡迎。增設一所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並不困難,但不要忘記要有軟件配合,就是人力資源,必須有一些具經驗的專家和專業人士,也要有足夠人手,才能夠幫助這些有發展障礙的兒童。代理主席,我很希望政府聽到這方面的意見後,在測驗中心落成時,要安排足夠人手落實這事情,這是一個比較重要的部分。

至於現時的“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其實不是新鮮事,這計劃是政府與16間非政府機構合作,為幼稚園暨幼兒中心有特殊需要的兒童提供外展服務,這非常好。在去年,即 2015-2016年度,其實政府已運用獎券基金幫助這方面的朋友,這當然是一件好事。

現時有關的名額只有 2 900個,加上社會福利署恆常的 6 800個名額,我相信張建宗局長最清楚,受惠名額合共仍不足1萬人,我知道輪候人士最低限度有12 000人以上。我希望政府在增加資源後,可以縮短輪候時間,並提供足夠資源讓這羣有發展障礙的小朋友接受學前康復服務。

我們看到這是一個好計劃,要增加資源,這是我們想要的政策。然而,有一個問題,就是這個計劃只限6歲或以下的兒童,6歲之後或升上小學便不能繼續使用有關服務,政府可能要留意這個過渡期,並作相應考慮。雖然政府增加了資源,為12 000人提供服務,但兒童升上小學後,到了7歲、8歲卻突然沒有了這項服務。對這些有發展障礙的小朋友來說,心理學家的說法是,他們在成長期內,需要有一個過渡期,如服務突然中斷了,那麼家長如何是好呢?要自行尋找私營服務,還是要再次輪候公營醫療服務呢?這個斷層亦有機會令這些小朋友在過渡期間發展不理想,有機會前功盡廢,政府要留意這方面,看看能否有延續性的做法,讓他們自願參加,令他們即使升上小學,或到了7歲、8歲後仍可參加自願性的計劃,讓家長有所選擇,能夠安心,而小朋友升上小一後,不會因發展問題不肯上堂,求助無門。

接下來,我想討論精神健康服務。政府有就整體精神健康服務訂定政策,有一個委員會正進行檢討,這當然是好事,但今次施政報告只集中處理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不要忘記,我已提醒政府,精神健康服務不只涵蓋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當然,政府說現時有一個小組正進行檢討,對於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政府有一些新措施,例如“醫社合作”模式,甚至有一個為期3年的全港性公眾教育和以明星作推廣的宣傳活動,我們是歡迎的。但整體來說,在精神健康政策方面,我希望施政報告不只提及這一類長者,這些是已出現徵狀及有需要援助的長者,社會上其實還有其他不同的對象。就“醫社合作”,現時兩位局長也在席,我希望他們能夠安排足夠的人手配套,落實“醫社合作”計劃,為有認知障礙症而有需要的長者及其家人提供適切服務。但請不要忘記,我有點嘮叨,代理主席,我重申一次,精神健康這方面不只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還有其他人士,我們對今次施政報告隻字不提其他人士,實有點失望。

至於患有精神病的朋友方面,今次施政報告似乎完全沒有提到他們的用藥問題,以前是有提及的,這是否代表問題已解決呢?我知道在資源緊絀之下,醫管局正承擔了這個責任,但政府有沒有一個較清晰的看法,會 繼 續 有一些計劃或政策幫助這些精神健康有問題的朋友,讓他們持續服用一些較好的藥物,從而能夠在社區內穩定下來。我們以前都提過,如他們服藥後手震並流口水,又如何工作呢?他們屆時做甚麼工作也不行,甚至抹車也不行。那麼會否有一些較好的藥物,是會減少出現這些情況呢?這是需要由政府承擔的,但今次施政報告卻沒有提及。我想提醒政府,精神健康其實也是一個大環節,是需要政府支持。我們當然歡迎政府照顧長者,但仍然有其他朋友,特別是精神病患者也是需要照顧,以及一些看似精神健康沒有問題的人,其實也需要照顧,但這是另一個層面,屬於基層健康,我在此不多提了。

接下來,我想再討論長者衞生服務。張建宗局長在席,陳茂波局長也在,這最好了,請聽一聽我的發言。在長者方面,張局長是專家,我們當然歡迎政府增加安老院舍名額,但增加院舍數目和名額後,有一項事情至今仍未解決,就是質素問題。其實,現時的安老院舍,特別是私營院舍須遵循的法例已甚為過時,現時是規定每60名院友才需要聘請1名護士  可以是登記護士或註冊護士  如果聘請不了護士也不要緊,聘請兩名護理員也可以。這就是一個較為過時的做法。為何我會說過時呢?因為,張局長也很清楚,很多時候,當院友年紀漸大而要入住院舍,他們的依賴性是高的,而自理能力是低的,但現行法例差不多已是二、三十年前所制定,我們是否需要檢討呢?這是第一點。

第二,政府應否使用行政方法,訂立一套更加有效的服務質素保證機制,從而規管及評定院舍,以防出現早前大埔某些院舍的事件?為何會出現這次事件?正正是由於監管與質素保證機制有問題。如果張局長可以雙管齊下,以行政方法做好規管,我相信家屬也會較放心讓長者使用現時很多私院的空置名額,入住該等院舍。因為,家屬現時可能不放心讓長者入住私人安老院A,就是由於完全沒有質素保證機制,不知道院舍會做些甚麼,在付款後又不清楚會有甚麼服務,難道要每天前往探望長者嗎?這便令人無法安心。所以,我希望局長可以在此加快工作,真正做到令安老院舍的服務質素較有保證。

另一項有關長者健康的問題,我們亦已提出多年,去年終於有些令人開心的事情,就是終於獲得關愛基金資助合資格長者的牙科服務,但今年卻像甚麼也沒有提及,是否長者今年的牙齒沒有問題呢?我相信不同的議員朋友,或至我自己也曾與一些長者團體見面,他們仍在訴說牙齒問題。可是,為何政府至今仍然只在說“我們的牙科醫生不足,李先生,請你想一想,不要那麼快推我們”。可是,我認為對政府而言,這確實是一個姿態和動作,需要讓長者知道,年老後如果牙齒出現問題,當他們沒有金錢或因經濟能力有限而希望求助時,政府也能夠幫忙。這需要政府再考慮,為何在今次施政報告的政策內,竟完全不提及長者牙齒健康問題呢?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並非剝牙便可以解決,難道剝掉所有牙齒,以後不進食只喝粥水嗎?這當然是說笑,政府亦不應該這樣想,所以這問題正正需要政府三思。

此外,我想提出一點,印象中我在議會已工作12年,是第十二次就施政報告發言,但我過往從來沒有提及過的,就 是長者的聽力問題。世界衞生組織一份報告指出,我不知道在座哪一位是65歲以上的長者,但65歲以上長者有三分之一會開始出現聽障問題,他們自己不會發覺,只會認為年紀大,“眼又矇,耳又聾”屬正常現象。但原來眼矇是不對的,因為白內障也可以做手術,政府現時有一項計劃,很快就可以更換晶體,是很好的,我們亦相當高興。可是,耳聾其實亦會影響出現很多聆聽問題,並非只是聽不到我們說話,而是會引起很多溝通和社交問題,這是政府從來沒有正視的。

世界衞生組織指出,65歲以上長者中,最低限度有三分之一出現聽障。事實上,在香港現時的服務下,在公營醫療系統中輪候耳鼻喉科醫生無須太久,約6個月至1年就可以輪候到,但會見醫生後,如果醫生指出其聽力有問題,又該怎辦呢?就是需要再排隊調校助聽器和會見聽力學家,但最低限度也要輪候兩年。很多長者也告訴我,當聽力出現問題後,惟有暫時不聽聲音,但這是否可以解決問題呢?

所以,我希望政府可以在此投放資源。這情況是以往從未提及過,我希望利用今天施政報告的辯論環節,提出這一點,讓政府知道,原來需要正視長者的聽障問題。再加上政府經常說我們已開始出現老年化問題,正因如此,將會有越來越多長者開始有聽障問題。在這情況下,政府會否在這方面做工作呢?現時推出的醫療券,其實又可否擴闊至讓市民調校助聽器呢?在調校助聽器時也有規範,並不是任由長者在外間胡亂購買,被騙了也不知道,或本來不應該這樣用,當他聽到有雜聲便不用。政府應否了解這個問題呢?我希望政府接下來會就此推出措施,協助解決長者65歲後的聽力問題,這也是需要關顧的情況,甚至可以利用醫療券提供幫助。

最後,我大約餘下 1分鐘發言時間,我想提出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現時大家在這堙A不論是否喜歡,也會走到人生最終的地方。局長和我們經常也說“家居安老”,這一點亦已討論多時,我們亦多次提出需要正視“家居終老”問題。這問題其實甚為重要,如果我們可以讓長者自行選擇在家中由親人陪伴過世,這便相當好。可是,現時相關的晚晴計劃只有一、兩個項目,在社區上進行得較為困難,只有很少資源。如果我們想真正做到“家居安老”、“家居終老”,希望政府和兩位局長可以看一看,不論在醫療方面也好,社會方面也好,是應該再進行整合、加大計劃,真正幫助長者可以選擇在家居終老,並投放適當資源,不論是醫護資源、法律上的修訂或其他社福配套,也能幫助到長者。政府今次的施政報告沒有提及,希望日後有機會時,可看看這些問題。

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16-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