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房屋政策

17/2/2016

 

房屋政策至今仍然是市民最關心的問題之一。雖然政府近年聲言會竭力增加房屋供應量,以解決日益嚴峻的房屋短缺及樓價高昂的問題,但今年的施政報告主要着重未來土地規劃,而針對房屋供應的着墨則不多。政府去年在施政報告中表示已推行《長遠房屋策略》的措施,為未來10年的房屋供應制訂目標。然而,這些都是較長期的政策,至於短期及如何確保有效分配資源的措施,今年的施政報告則似乎欠奉。

早前,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在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表示,現時公屋輪候冊上的申請個案數目再創新高,截至2015年3月底為止,申請者達到137 000名,平均輪候時間為3.6年,與政府“3年上樓”的承諾大有偏差,證明政府的對策在短期內仍未能有效應付需求。對於龐大的房屋市場,政府的政策似乎亦未見造成有效的影響。很多低收入人士居於呎價與市價嚴重偏差的“劏房”,既要負擔高昂的水電費,生活環境亦非常惡劣。另一邊廂,中低收入人士以至未投入勞動市場的學生,因為對樓價及政府的樓宇政策前景悲觀,一方面急於輪候公屋,同時亦抽籤申請資助房屋,希望可以盡快“上樓”。我相信,這類市民置業的迫切性相對較低,只因他們對未來房屋政策沒有信心,才急於 “上樓”或置業,但這些人的出現,卻令真正有需要的市民的輪候時間更長。

因此,我相信政府必須重新檢視現行公營房屋制度能否妥善運用公共資源。其實,很多富戶及寬敞戶將單位用作非法用途,甚至非法出租,我相信局長對這些個案亦有聽聞,我不在此詳述。隨着經濟環境及社會人口結構的改變,我們亦看到非長者單身人士的申請個案不斷上升。其實,公營房屋是社會寶貴資源,必須善用及分配給有需要人士。雖然今年的施政報告沒有提及這方面,但我希望當局會加強執法,打擊濫用公屋,同時亦要按申請者的背景分配,考慮提供更多單身住戶單位,以縮短市民輪候公屋的時間。

代理主席,我在2013年曾經循不同渠道向政府反映,可以略為增加香港房屋供應的方法,就是善用現時公務員建屋合作社計劃下的樓宇及空間。這些樓宇其實在1952年開始推出,已有50多年歷史。當時的政策是以一些優惠地價批出土地,通常是當時市價的三分之一,令合資格的公務員可以透過合作社形式興建住宅樓宇,而這些樓宇所佔的土地面積約為30公頃。當時這些樓宇普遍建得不高,只有五、六層,很多住戶都認為很方便。隨着時間過去,現在這些樓宇很多的樓齡都超過50年,且欠缺現代化設施,舉例而言,這些樓宇通常沒有升降機,令住在那堛澈雃h老人家出入有困難。很多住戶因為以上種種原因,已經遷出,但因為當時分契內容的轉讓限制,補地價費用極昂貴,令很多業主難以售賣單位,所以現時有很多單位空置,令土地的發展潛力荒廢。

雖然發展事務委員會已通過重建公務員建屋合作社樓宇的計劃 (“重建計劃”),但翻查政府初步建議,吸引力不大。首先,由香港房屋協會(“房協”)提出的先導計劃要求必須有100%業主參與,齊集意見後才可以重建成資助房屋。這點在執行上非常困難。因為過去多年,很多業主年紀老邁,未必有能力處理轉售事宜,甚至有些業主已經遷出或移民外地,難以聯絡。希望當局就這個方案作出調整,可以主動接觸這些業主,亦可彈性處理業權比率,以免因為個別因素而拖延整個重建計劃。

有關安置居民方面,其實房協曾經提出可以向業主收購合作社單位,但所提出的收購價無法令業主在同區購置面積相若的單位。至於在房協下的“住宅發售計劃”,第二市場的供應單位有限,吸引力亦不大。所以,很多業主未必有意考慮重建計劃,亦有建議認為當局應考慮向業主提供較多選擇,甚至優先購回重建的單位,令他們更能積極參加這些計劃,加快重建的速度。

其實,在推行重建計劃時,當局應考慮一切可行及具彈性的方法,不要只交由房協負責,應加強其主導的角色,協助居民及調整方案,將這些具發展潛力的市區用地即時進行重建,以有效的方法提供一些急切的短期措施,以應付現時社區一些樓宇用地及房屋的需求。

關於現時的房屋供應量,政府雖然說了很多,亦做了很多工作,但與政府訂立的目標相比仍然滯後,我希望當局可以珍惜一些有發展潛力的用地,例如我提議的公務員建屋合作社用地的單位,加快重建,同時平衡各方市民的需求,審視政策是否公平合理,將資源用得其所,以紓緩房屋需求對香港市民帶來的壓力,希望為香港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以解決市民的憂慮。

我在這個環節謹此陳辭,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16-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