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化職業教育

11/11/2015

 

主席,其實職業教育並不是新鮮事,多謝蔣麗芸議員今天提出這項議案。

 記得我讀書時有工業中學,當時成績好的學生會入讀傳統文法中學,一些成績未如理想的,可能要考慮入讀工業中學。到了70年代後期、80年代開始出現職業先修學校。當時的教育是很清晰的,職業教育的目的是將人才分流,一些人可能在這方面有長處,一些人在另一方面有長處,將這些人進行分流,當時的效果還不錯。

 當然,現在已沒有這制度了,就如剛才蔣麗芸議員表示,香港現時全都是傳統文法中學。這些文法中學教甚麼?我不知道現時是否和我們當年一樣,初中教木工、家政,到了高中則分流至不同科目,可能是文化、工業或技術科目。不過這些現在都沒有了,學生失去了選擇,而他們沒有選擇時會怎樣做,我也不知道。

我今天提出修正案的目的,最主要是想告知政府,它捉到鹿不懂脫角。為甚麼?局長,現時有一個名為資歷架構的制度,推廣蔣麗芸議員希望推廣的職業教育,若能將二者並列,讓現時的青年人有更多選擇,也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強項和弱項為何。這些青年人若可及早被分流至職業教育學校,他們完成職業教育學校的課程後,資歷獲得認可,也有認可的晉升階梯,父母便會放心讓子女入讀這些學校。若全港的青年人都讀大學,他們將來能做甚麼工作,我真的不知道。

隨着香港80年代經濟轉型,服務行業職位漸多,工藝、技術行業日漸式微,製造業更遷回內地,這類職位好像越來越少。不過,不要忘記,香港仍需要人築橋修路,仍需要不同技術層面的人才,政府似乎忽略了這些,毅然將全部學校轉為文法中學。學生完成中學課程後,若不修讀副學士或學士學位課程便會失業,應該怎辦?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隨着現今時代改變,我希望局長把握這個機會。

今天我想表達的是,將職業教育概念再次引進中學是完全沒問題的。為甚麼?容我再重複一次,及早將學生分流,對整個香港人力資源分配有好處,因為可以讓學生早些知道自己適合做甚麼。這正正是蔣麗芸議員所說的生涯規劃。

其實,我在小時候一早規劃好,選擇入讀工業中學,我的規劃便是從工業中學畢業,這當然有一套系統。假如工業中學有資歷架構,我便知道從工業中學畢業後會達到哪個程度。這資歷架構表顯示,我畢業後會有一張專業證書,若我繼續進修,會得到文憑、高級文憑,甚至得到本科的學歷證明。這樣我便知道我在這個行業的發展前景,例如從技術員晉升為高級技工,繼而更有機會成為專業人士。這正正是資歷架構帶給我們的好處。

現在大家似乎忽略了香港只剩下服務業。不過服務業也分很多種,不只是金融、零售,究竟資歷架構要怎麼用?我希望局長好好利用,現在引進或重新檢討現時在中學,甚至大專院校應如何將職業教育配合資歷架構,這樣做未嘗不能避免香港人才錯配。

主席,讓我簡單闡述何謂資歷架構。我剛擔任立法會議員時,曾參與審議資歷架構這項目。有關的法案通過後,不經不覺已7年有多,但有部分人並不認為這是一個問題,因為他們不清楚這是甚麼回事,而亦有部分人只認為資歷架構是讓一些沒甚麼資歷的人得到認可資歷。其實,這是完全錯誤的觀念。事實上,資歷架構清楚分為7個等級,從最基本的證書至博士學位都有不同等級。做校長是否一定有博士學位我不清楚,但起碼我知道博士屬第七級,證書屬第一級。由於資歷架構有清晰定位,青年人和家長可掌握讀到哪個程度便能從事哪個程度的工作,這可給他們一個希望。資歷架構配合職業教育,能讓青年人看見自己的前途或晉升機會,給他們一個很實在的希望。這正正是資歷架構的好處。

資歷架構還有另一好處,便是清晰列出不同行業核心職能範疇所需的才能。當我到了第五級,便知道能從事第五級的5種工作。若我只屬於第一級,便只能從事行業內的3種工作;若我屬於第七級,便是專家,可能有資格從事10種工作。正因如此,僱主、僱員,以至顧客都有信心。若證書上列明我屬於第七級,顧客便會知道我能提供某類服務,並且一定是物有所值。假如我屬於第一級,服務質素就只有某個程度。除此之外,如果生涯規劃做得好,加上能引進不同的安排,例如蔣麗芸議員說的實習安排,其實,實習安排並非甚麼新鮮事物,我們稱之為服務研習(service learning),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邊學邊做。

主席,若你還有印象,我們小時候有學徒制,當時的香港理工學院及其他的工業學院有一些sandwich course,我不知道中文叫甚麼,意思是讀一年書,實習一年,再回到學校讀一年書。這便是現時說的服務研習。服務研習在教育界是非常普遍的,亦即是蔣麗芸議員所說的實習安排,讓學生可以實踐他們在職業教育所學到的知識。當然,這還需要商家、廠商,以及不同的工廠朋友互相配合,讓學生達到實習的目的。不一定是工藝,例如我們護理行業,也有類似的實習,律師亦然。學生實習過後,回到學校再讀書,畢業後便能清晰知道其資歷如何。再加上能力認證,正如我剛才所說,人人都會知道你有能力做甚麼工作。這正正是資歷架構的好處,希望局長可以充分利用,讓香港的年青一代或“怪獸家長”了解職業培訓的好處,明白不一定要入讀文法中學、升上大學,將來才會有機會、有希望。

其實,香港還有不同行業,如服務業、製造業、建築業等。築橋修路、扎鐵、地盤的工友可以藉資歷架構認證其工藝。資歷架構還有另一好處,就是我最後要說,累積的經驗可以通過核心才能的考核得知,例如扎鐵工人的技術水平是否已到了師傅級,即第六級。我達到那個水平,便會知道是否有僱主願意聘請我做大工也好,師傅也好,薪酬也有規範。如果我年紀較輕  當然我已不再年輕若我只是30來歲,並已達到師傅級,我再修讀一些大專課程,可能便有碩士學位,程度達第六級,這真是太厲害了。按工人累積的經驗,經過資歷架構的認可,可以清晰地將不同人才分流。

主席,我今天嘗試修正蔣麗芸議員提出的議案,希望將這個概念加進去。我認為局長必須要這樣做,好讓香港的青年人清楚知道他們從事的工種是有前途的,他們有晉升階梯。透過資歷架構,他們可清晰知道,他們不論在中學還是大專院校,甚至在其後的持續教育均可選修職業教育,憑資歷架構獲得認可,是有前景、有希望的。這正正是香港將來培訓人才所必須做的事。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5-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