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

25/6/2014

 

主席,25年前的這一段時間,相信香港人均很清楚知道當年北京在發生甚麼事。雖然今天已是6月25日,正如剛才同事所言,距離發生六四事件當天已過了數個星期,但我相信即使延後進行這項辯論,對於25年前那一段歷史事實,大家仍然歷歷在目,不會忘記。每 年到了差不多5、6月間,國內便會有很大的聲音、很多高壓政策、很多封殺手段,把所有關於25年前在6月4日發生的事情盡量壓制下去,不作討論,不要知道。其實,採取這種鴕鳥政策究竟是否可行?

我不知道,我也不在國內生活。不過,這種舉動的目的很明顯,正如剛才何俊仁議員所說,是要讓歷史事實隨我們這一代遺忘,為下一代留下空白,讓他們甚麼也不知道,這便是國內的做法。然 而,作為香港人,25年來,無論是回歸前還是回歸後的這17年間,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均很清楚知道自己有責任告訴所有香港人,我們要保留這些歷史事實,並將真相說出來。今年的六四燭光晚會已是第二十五次舉行,當晚在維園內有18萬人燃點起燭光,而我認為最特別之處是當中有很多年青人。這些年青人可能在25年前尚未出生,不知道曾發生何事,但經過我們這一代人的努力,正如剛才莫乃光議員讀出的一些真相,他們從我們口中得知25年前曾發生了些甚麼事。這些都是事實,不可以用任何手段和政策掩飾,政府無論用甚麼做法, 也不能說這些事情從沒發生。

不過,香港今年出現了一些很特別的現象,像剛才莫乃光議員所說,多了一些不同的聲音。原來25前的歷史事實並非如此,軍隊也是逼不得已才開槍。我可以幻想他們甚至可能會說,駕駛坦克車的人只是因為沒有駕駛執照,才會從人身上輾過。事實是否如此?這正是活脫脫的歪理。

但是,在過去的25年和將來的25年,我深信香港的這一代人和下一代人均絕對不會相信這些歪理,而我們作為香港這一代人,作為香港人,最可愛之處是可以真實而自由地把25年前發生的六四屠殺事件這一事實,一代又一代地傳下去,告訴下一代這就是事實。無論共產黨的當權者說些甚麼,在香港這片土地,我們仍可透過言論自由的方式,讓這歷史事實一代接一代地保存下去,讓下一代年青人也可知道和明白。

當然,我們希望國內在六四事件期間蒙受冤屈、無故被殺的年青人或其他人能獲得平反。能否平反我們並不知道,但即使在我們這一代不能平反,還有我們的下一代,而我相信這正是香港的可愛之處。今 天是六四事件25周年的某月某天,我們今天在此很嚴肅地進行有關六四事件的辯論,誰在聆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泛民主派議員有責任在議事堂內重複而不厭其煩地把事實述說一遍,讓香港人聽到及看到錄像片段時,能夠知道這便是歷史事實,能夠自行判斷剛才所說的歪理或高壓手段, 究竟能否改變事實。我絕對相信香港的可愛之處,就是可以保留這些歷史事實,讓下一代知道當年在六四事件發生時,中國政府、中共政府做了一些絕對不應作出的事情,那便是殺害自己的平民。

我今天會支持李卓人議員的議案。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5-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