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撥款條例草案》

9/4/2014

 

主席, 在今天的財政預算案(“預算案”)辯論中, 我主要會就醫療?生服務(例如長者健康服務), 以及就房屋問題發言。首 先 , 我對於今年預算案在醫療?生服務方面的撥款, 感到失望。看了演辭的第124段至128段後,如果大家簡單計算一下,便會知道,約有五分之三的撥款是用於舊項目,而不是新項目。為何我這樣說呢? 因為當中提及的一些項目,根本不是新的,例如興建天水圍醫院和兒童醫院,以及重建廣華醫院、瑪麗醫院和葵涌醫院等。這些全是舊項目, 沒有新意思。

最大筆的撥款,是給予醫院管理局(“醫管局”)的款項,由約440億元增至470億元左右。我們當然歡迎增加撥款, 但對於增加撥款後的情況,我們是擔心的。為何我這樣說呢? 向醫管局增撥30多億元,即是要求醫管局在我剛才提及的重建醫院和興建醫院的舊項目之外,提供新服務、新硬件及新器材。如要在現時的醫療系統內提供新服務、新硬件和新器材, 便必須要有人手的配合。

劉慧卿議員剛才已說過,她會與自由黨一起約見醫管局或有關的官方機構,要求增加醫生數目。這點正正顯示,即使向醫管局增撥約40億元,也仍然沒有足夠醫生工作。除醫生不足外,其實護士也是不足的。根據我們的粗略估計, 現時每名醫管局護士約須照顧12名病人 。根據較合理的標準和外國的標準, 每名護士應照顧6名病人。外國的標準是,如果在一間病房內,每名護士要照顧多於6名病人的話,該病房便要關門,把病人遷往其他病房,而護士人手也要再作調配。

主席,我已就這點在此說了10年,但我是不會感到煩厭的,我會 繼續提出。根據我們的粗略估計,如果按照上述國際標準,除了現時每年必須招聘的2 000名護士外,醫管局另外還要多聘請2 000名護士,才能達到要求。向醫管局增加撥款,但卻沒有增加人手來操作新服務和新器材,現時前線醫護人員的工作量便會百上加斤。我 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提出了一項有關護士人手數字的問題。答案是, 在剛過去的2013-2014年度, 有980名年資少於5
年的年輕護士離職......對不起, 980名是該年度的整體護士離職人數我也有一點混亂了但 服務少於5年的年輕護士卻佔了500名,即是說有一半以上的年輕護士選揀離開醫管局。他們是否因為工作太辛苦而離職呢?

當然,這份預算案不會觸及長遠的問題,但我們今天早上卻必須討論長遠的發展。護士人手會否出現青黃不接呢? 我們有否足夠的資源增聘人手和提供培訓呢? 局長現時不在席, 但他必定會重複那一點,說政府會進行人手檢討。但是,人手檢討卻並非萬靈丹藥,因為在完成檢討後,仍要制訂長遠計劃來培訓人才。但是,在今次的預算案中, 我實在看不到相關的撥款。

預算案也提及重開護士學校,而以往的施政報告亦曾提及這一點,但這是沒有意義的,不能解決長遠的人手短缺問題。我們會聯同香港護士協會向不同政黨提交一份正式報告書,希望它們在認同醫生不足之餘,也能正視護士人手不足,並研究有何解決方法。但是,解決人手短缺是需要撥款的,我因此希望財政司司長再考慮撥出長遠資源,培訓足夠護士,令香港的公營醫療系統能達至合理和適切的護理人手水平。

此外,有一點經常被提到,而今天早上也有議員提到,便是醫管局聯網制度的資源分配。這是較複雜的問題,而我們現時爭論的是,聯網的資源分配究竟是以人口計算,還是以服務為主導呢? 我想醫管局應最清楚本身的資源分配。究竟可否簡單地說,由於屯門有多少十萬的人口,所以有關聯網得到的撥款便不足夠呢? 這可能與服務有關, 正正是要納入檢討的問題。

局方現時設有醫院管理局檢討委員會, 就整體資源分配作出檢討, 這也牽涉資源的問題。財政司司長在封套制下撥出470億元, 他有責任監管撥款是否用得其所。現時7個聯網的撥款, 是否以服務為主導呢? 是否能夠滿足其當區的服務需求呢? 如果它們能夠滿足其當區的服務需求的話,便不會出現骨科要輪候兩年、眼科在某區要輪候3年, 但在港島西區只須輪候半年等現象。這些現象除了令市民感到混亂外,也令他們疲於奔命,因為他們要跨區就診。這是不理想的做法,財政司司長在向醫管局多撥款30多億元之後,有必要檢視這點。

此外,我想再提出有關脊醫的問題。為甚麼會與脊醫有關呢? 因為在公營醫療系統內,骨科的輪候時間是最長的,在任何聯網內的輪候時間都很長。但是,在坊間卻有一?脊醫,他們為數不多,卻提供非常有效的脊科醫療護理服務。我提出這點已有很長時間,由周局長的年代已開始。醫管局應引入這?脊醫,減少骨科輪候時間。但是,就這30多億元的增撥撥款而言......我曾聽到高局長說, 脊醫並非正統骨科服務。但是,我想說,如果政府願意提供額外撥款,專用於解決香港人輪候骨科服務的情況, 是可以透過專款專用或特款特用的方式,把脊醫引進公營系統的。如果這有助縮短這項服務的輪候時間,便沒有理由不進行。所以,請財政司司長考慮在檢視這項撥款時,監察這項撥款是否用得其所。

今次 預算案的醫療重頭戲, 當然是?生署推出的大腸癌篩選服務。我們當然歡迎這項新猷,但多位專家也曾指出,患大腸癌最高風險的組別應是我們這年紀的人,即55歲或以上的這一?人。可是,今次這項篩選服務的對象卻是65歲以上的人。明顯地,背後的思維是撥款找出一些可能已患上大腸癌的65歲以上人士,然後提供治療,而不是進行健康教育工作,先行檢驗55歲以上的人,以減低他們患上大腸癌的風險。很明顯,撥出這筆款項,目的不是做預防,而是做治療。在這方面,政府要想一想可否調校一下。計劃的目的應是做預防,而不是用預防的名義,但實際卻是做治療。更重要的是,治療是很昂貴的。主席,問題的重點是,不是花了10元檢驗一次後,便可以了事的。如果政府集中於65歲、75歲以上這高風險年齡組別的男性, 進行檢驗,並發現他們患上直腸癌,但卻根本沒有治療的配套,這便會令人很失望的。

我想談談另一項與醫管局有關的問題,即精神健康服務。這問題存在已久,而現時醫管局已改變做法,由個案經理來提供服務。我們當然歡迎這做法。但是,我仍要問,為何會出現個案經理呢? 因為社康精神科護士人數不足,所以,便出現個案經理。但是,個案經理制度同樣面對困局, 因為一些個案經理不是護士,但另一些是護士。在權限上,在進行家訪時,非護士的個案經理是不能做某些工作的, 必須交回社康護士來做。這令情況已很不理想,而在這之餘,還有一點是,現時服務已擴展至18區,希望可以有300名個案經理照顧大約15 000名嚴重精神病患者。但是, 簡單計算一下,每名個案經理大約須要照顧五、六十名病人,工作量很重,再加上他們有權限範圍,護士可以做,不是護士不可以做,令這個計劃未必十分有效。“財爺”撥款增加他們的服務時,同樣要檢討一下,這究竟是否有效的做法。

我在早前的施政報告辯論及其他辯論中也提到,有兩類病人是沒有獲得照顧的。第一類是罕見病患者;第二類是少數族裔長者。在醫療方面,我看不到這次施政報告有任何撥款或許已撥給了醫管局,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幫助這兩類人,尤其是罕見病患者。很多研究顯示,如果在兒童階段已經被確診,約50%罕見病患者日後的死亡率和其他風險會低很多。如果我們能夠制訂政策、提供撥款幫助這類病人當然,我所指的是合理撥款,不只是撒瑪利亞基金
的資助這麼簡單其 實是可以減低這?患上罕見病的小朋友在將來的醫療包袱的。我希望“財爺”撥款的時候會考慮一下。

至於少數族裔長者的健康問題,立法會曾進行一項議案辯論,該議案更獲得通過。但是, 直到現在, 政府或“財爺”仍沒有甚麼回應,未有特別撥款幫助這?老人家。現時,他們得到的唯一幫助,只是一些非資助機構向他們提供的專業翻譯服務,但這對他們幫助不大,只能幫助他們與人溝通。問題是,這類長者由於文化背景不同,可能需要一些特別的醫療?生服務,但政府卻沒有向他們提供。希望“財爺”在調校撥款的時候, 可以考慮這一點。

此外,這次提高醫療券(Health Care Voucher)金額,而且是恆常性的提高,的確是一件好事。但是,我們仍希望政府多些鼓勵長者,把增加的金額用於保健和預防疾病等方面, 不是拿?這2,000元來看醫生,否則便意義不大。我 想再談談長者健康問題。在長者健康問題方面,政府希望達到家居安老和健康晚年的目標。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現時不在席,但他必會說,他們已增加了很多設施。誠然,床位和宿位的數目是增加了很多, 我們也絕對歡迎。

但是,請不要忘記,除了宿位和院舍照顧之外,我們也希望長者能家居安老,而這概念是希望長者能夠健康地在家中安享晚年。在這方面,我們看到?生署多年來也沒有增加撥款來進行長者健康評估。現時,長者平均要輪候差不多28個月才能在社區中心或健康中心接受健康評估,這是極不理想的。原因是,長者接受了基本的健康評估後,便能知道自己的退化風險有多高、是否需要治療或保健,從而減低整個社會的醫療成本。但是, 政府在這方面沒有增加撥款。有 很多同事提及長者牙齒健康問題。談到牙齒健康問題,局長又必會說,他們已設有外展隊到安老院幫助他們。但是,請不要忘記,很多老人家並不是居住在安老院的。再者,60歲、65歲的長者牙齒開始出現問題,但他們是否要靠醫療券才能護理牙齒呢? 但是,醫療券又幫不到他們,因為他們未到70歲,沒有醫療券。那麼,在這10年堙A他們的牙齒怎麼辦呢? 公營醫療並不提供牙齒護理服務,私家醫生收費又很昂貴,他們真不知怎樣好。這些都是今年預算案沒有撥款處理的問題。我為老人家擔心,他們的牙齒不行,牙痛或出現甚麼問題時,只能到急症室, 令輪候的人龍又延長了, 這是極不理想的。

此外,今次預算案提出“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 這雖然是一項先導計劃,但我也希望重點並非只在於為長者送飯、抹窗、沖涼,而是較全面地提供長者家居護理服務, 這樣才能夠做到家居安老。就 長者健康方面,我最後想說的是人生的最後一程。即使長者不喜歡聽也好,但這是人生必經階段。我們希望達到的目標,是家居終老。家居終老是非常重要的,現時有一些志願機構舉辦了一些晚晴計劃或家居晚晴計劃,主要是讓長者在他們熟悉的地方,在他們熟悉的人陪伴下,走完人生最後一程。但是,這不單是理念這麼簡單,是要金錢才能實現的。希望“財爺”不要只靠志願機構,而是撥款給公營醫療體系來做這工作,令長者可以家居終老。家居終老,除了要修改法例外, 還需要很多人手配套。

最 後,我想談談房屋問題。一提到租管,局長便會“豎起耳仔”說,租管不可碰,或是需要考慮。其實我不是想跟局長在這個階段辯論租管是否有需要。我只是想說,既然你認為租管要研究或考慮,你可否在現階段跟“財爺”說,不如這樣,中產人士政 府有定律,月入4萬元才叫中產人士沒有物業, 要租樓, 他們的租金可否有稅務豁免呢? 局長,請考慮一下這建議,對這些人會有幫助,既然你說不會碰租管。局長剛剛坐在這堙A 希望他聽到, 考慮一下。
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5-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