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撥款條例草案》

15/4/2015

 

代理主席, 政府今年在財政預算案(“預算案”)的醫療?生部分撥出545 億元, 當中有490 億元撥款給予醫院管理局(“ 醫管局”),聽來好像一筆很大的數目,但其實看回以往政府每年撥予醫管局的款項,最低限度也會增加數個百分比。今年雖然撥出了490億元,但實際只增加0.3%, 增幅減少了。

以往政府有一個慣常做法,就是會預留17%的新增開支予醫管局,讓公營醫療使用,但今年這做法也欠奉,反而要求醫管局先使用其22億元儲備,然後才考慮會否向它撥款。這情況其實很奇怪,以往亦從未發生過。

今次在預算案採取這種做法,我擔心財政司司長是否與高局長有些不協調,所以便說要先關上“水喉”;抑或財政司司長與高局長已進行協調,默認高局長提出的“醫療雙軌制”,即基本上要先使用現時的資源,令公營醫療慢慢“陰乾”或停止發展,造成公私營出現差別,這樣便可以做到雙軌制,使更多人購買自願醫保。

因為屆時公營醫療會處於此軌道,而私營醫療則處於其上,那些有能力的人便不會選擇使用公營醫療,改而轉到私營醫療就診,政府是否這意思呢?現時從數字來看,確會令我有這樣的擔心和看法,但司長和局長現時也不在席,不要緊,他們應該也聽到我的發言,看看他們稍後回應時, 如何解釋這種現象。

除了醫管局的撥款外,以往還有500億元會用於醫療改革和醫保,現時已使用200億元,另外200億元被收回,剩下的100億元便給予醫管局設立基金,以此基金進行投資,希望賺取的利息可以用於公私營合作。對於此建議,我們表示歡迎。

例如我們剛在報章上看到,由於出現這100億元的基金,希望可以藉“南水北調”賺取多一些回報。當有更多資金,便可以把不同的慢性病,例如高血壓、糖尿病,甚至腎病轉到公私營協作計劃。當然,當中也需要私家醫生、私營系統和私家醫院作出協調及需要有足夠人手。

可是,請大家不要忘記,我們希望公私營協作計劃不止停留於一、兩種病症,我們亦希望它可擴展至不同服務,例如基層服務,包括脊醫、健康檢查和牙科服務,甚至專職醫療的職業治療、物理治療和營養師等。我們希望這些醫療範疇也可以透過公私營協作計劃進行,從而分擔部分位於第三層的醫療需求。我們希望這100億元的基金也可以用於已經太多人輪候的基層醫療服務,而非只集中於一、兩種病症。

至於人手方面,今次在預算案內的?墨不多,只簡單提及會增加人手,但數字顯示,醫院的人手其實並不足夠。公營醫療系統,特別是醫管局的人手並不足夠。剛才的數字顯示 我在質詢時也曾提及去年公營醫院流失的人手中,最多是工作了1年至5年的護士。在年輕護士中,約38%已經離職。

當然,當中包含很多因素,其一是他們認為在醫管局工作沒有前途。第一,他們在最初兩年是不獲加薪的,不論他們工作表現多好,工作有多辛苦,也不會獲得加薪。所以,當他們完成一份合約後,便選擇離開。面對流失這?剛獲取經驗、已掌握公營醫療如何運作及護理技術的人手,我們該怎辦呢?現時醫管局不願意加工資,使這?人看不到前景,而且現時也沒設立制度,讓這?人工作5年或7年、獲取專科認可資格後,可獲加薪或升職。所以,這?接班人選擇離開。當 中其實不止護士,護士的流失率約為38%,專職醫療人員例如物理治療師和職業治療師的流失率其實也有30%。代理主席,這是令人相當擔憂的情況。所以,我希望預算案可以正視人手問題。當然,我知道局長又會說他即將推出一份報告,但我們等了那麼長時間,現時已差不多來到第三季,這份報告卻仍未“出台”,我希望他可以真正解決這問題。

此外,今次的預算案在精神科方面好像增加了撥款,但根據數字顯示,香港的精神病患者正不斷增加。粗略估計,到2015年年底,香港將約有215 000人需要精神病復康治療服務,需求增加約9%,但護士整體人手卻只增加5%,他們該如何應付這情況呢?特別是,醫管局現時正提出社區復康,即盡量讓這?人不在醫院進行治療,把他們放回社區中, 但這方面的人手只增加5%,而病患者卻增加9%,人手追不上病患者的增幅,他們怎能處理得到呢?除 了我提出的一般精神病外,青少年的兒童精神病人數其實亦大幅增加約16%。粗略估計, 現時全港約有25 000多人患有青少年兒童精神病而需要接受治療,但預算案的撥款整體只增加3名醫生、5名護士及5個專職醫療人員,他們如何應付現時病人的增幅呢?這情況令人感到相當憂慮。

當然,說完公營醫療及醫管局的情況後,大家不要忘記還有?生署。?生署在香港肩負重要角色, 負責照顧香港600萬名以上的健康市民當然,有“暗病”的不計算在內因為有病的人只佔少數,大多數人也相當健康。今次?生署所獲撥款數字好像很不錯,約有2億5,000萬元,用以進行?生署的工作,包括長者醫療券,這已非新事物;此外,大腸篩檢是較需要資源的,我們絕對理解;至於牙科外展服務我稍後也會就此發言便有些“到喉唔到肺”;在兒童智能測試服務上,過往的需求已增加12%,但今次卻沒有增加資源。

政府今次向?生署撥出的資源看來好像很不錯,有2億5,000萬元,但卻沒有增加人手,那麼?生署能否應付呢?如果政府只撥出款項卻不增加人手,他們又該如何做呢?在數字上,我們看不到有人手增加,但以上很多服務也需要由專業人士進行。所以,我們也祝?生署好運,因為當它取得撥款後,也不知怎樣回應各方面的服務需求。此外,在醫療方面,使我較為失望的是一些討論已久的罕見病患,當然,我們並不是指在電視節目上看到、那些患者不會說謊的亞氏保加症等,我們所提出的,是一些需要治療的罕見病患,但政府至今卻沒有制訂整體政策, 協助這?患有罕見病患的人及其家屬。就此,預算案中亦沒有預留資源,用以協助這?人在護理和治療方面的需求,以及紓緩他們的壓力,我希望政府可以正視這情況。

我想談談安老的問題,預算案亦提到撥款給老人家。這樣相當好,例如推出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服務券計劃”),我們當然表示歡迎。但很奇怪,數天前開會聽到很多業界人士表示反對。代理主席,為何他們會反對呢? 他們說反對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覺得服務券計劃雖然好,“錢跟人走”,但現時的私人院舍質素參差,非常不妥。即使提供資助,把老人家全部轉到私人院舍,但這些院舍也無法提供服務。

為何會這樣呢?其中一個原因,是現時的《安老院條例》已十分過時。現時的條例規定,每60名老人家必須有1名護士。如果聘請不到護士,便聘請兩名保健員,這安排很可笑。但事實上,現時很多入住老人院的老人家,健康情況不是很理想,他們的倚靠度比較低,即時常需要人照顧,情況不是太理想。他們不單需要飲食、洗澡、“餵飯”等起居服務這麼簡單, 而是需要專業的護理服務,例如要觀察他們的健康情況、肺部呼吸及心臟是否正常。

如果只引用舊法例,私人院舍真的可以按這種方法運作,如果只接收58名老人家,便不用聘請護士。這些院舍收取了服務券, “袋了錢”,但服務卻沒有質素,業界因而對此有很多看法。所以,雖然“財爺”在這方面提供撥款, 但必須首先研究是否需要重新修訂《安老院條例》,從而提高整體,尤其是私人院舍的護理質素,令“錢跟人走”這措施真的幫助到老人家。

此外,預算案亦提到為安老院舍提供的到院藥劑師服務計劃做得不錯。有些安老院舍,尤其是資助院舍,有一批藥劑師協助處理藥物,避免派錯藥。老人家現時服藥不是好像以前只放在床頭櫃,讓他們自行服藥,而是真的做到“三核”、“五對”,確保每位老人家都不會吃錯藥。代理主席,這樣有甚麼好處呢?他們的病發機會降低,並可維持他們的健康在良好水平,這計劃真的能夠幫助他們。

很可惜,我聽到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中表示,政府只會資助這項計劃至今年9月。但是,我們的問題是,既然有一項這麼好的計劃,既能幫助院舍,亦能幫助老人家,也減輕了醫療事故,而且也方便處理,為何不將它常規化呢?這點我希望“財爺”或局長考慮一下,既然政府有錢, 而且也可用得其所,為何不幫助這?老人家呢?

此外,我想談談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此計劃看似不錯,但到目前為止,只有968名老人家使用這項服務,另有249名正考慮使用服務券於甚麼服務。為何會這樣呢?因為現時這項計劃的服務提供者,很多時候只提供起居照顧服務。但是,不要忘記,如果我們要做到家居安老,老人家在家中不單需要起居服務,可能也需要一些健康評估、健康教育、藥物處理服務,需要由接受過訓練的人士上門提供。如果提供到這些服務,當然可以令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更完善。既然政府提供了撥款,我們希望撥款能得到善用,真正幫助到老人家。

關於長者社區,除了社區安老及安老院外,其實在社區內還有日間護理中心,我們稱為“返學”、“放學”,有些老人家需要定時送到長者日間中心,進行一些復康及健康檢查。最新的數字顯示,輪候這些服務最少要7個月。至於長者健康中心, 即是讓健康的長者到社區量血壓、上課、與護士傾談、看看健康情況、評估他們是否需要看醫生等,輪候這些服務的時間更誇張,要輪候20個月。有些個案在灣仔、油麻地、九龍城及將軍澳區更要輪候超過兩年至3年。這明顯是?生署的資源不足。如果想做得更好,“財爺”可考慮增加社區安老服務,投放更多資源給?生署,擴大這項服務。當然,如要擴大服務,關鍵在於要擴大人手。

至於牙科服務,很多議員已說過,現時的牙科服務不足夠,只停留於補牙和脫牙服務。如果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可以涵蓋檢查牙齒或鑲牙服務,便可令長者進一步受惠。其實,可否讓年屆65歲以上的長者便可以用服務券,而不是如現時的做法? 這方面希望政府可以做得好一點。

最後,我想談談老人家。很多老人家在60歲、70歲退休後,身體還很好,有活力、有動力。政府可否嘗試投放資源,再培訓這些老人家,讓他們重投社會工作,發揮他們的“銀髮動力”,使他們在退休後不是只是花錢、空閒?沒事可做。這點已談過很多次,但也應該談談這件事。

最後,我想說房屋有關官員不在席每談到租管,大家便說不可以,認為租管很多時候沒有效用。我希望司長和局長考慮一下,既然租管落實不到,但香港又有很多人因為買不到樓而被迫要租屋住,司長和局長也應該紓緩這個階層,反正公屋亦有免租,不如也考慮租金退稅。當然,這要經過很多步驟,但若做得到的話,便可令這?人在捱貴租之餘,租金可獲退稅,從而得到一些幫助及紓緩,讓他們開心一點。否則,他們既沒有租管保障,業主又迫遷、不停加租, 如果政府就這方面做點事, 便會較好。

此外,關於坊間有很多由合作社興建的房屋,其實很多合作社已解散,從數字上看,最低限度有180多間已解散。這些合作社為其房屋申請補地價的進度全部都很緩慢。政府可否加快這方面的步伐,在這方面投放更多資源,幫助這些已完成補地價程序的合作社可重建其房屋。

最後,我想談談“綠置居”計劃,不知道政府對此計劃是有心還是無意,且看看它是否做得到。此計劃要協助輪候公屋的綠表人士買公屋,但如果他們有能力,也不會花錢在買樓上。這計劃亦協助現時租住公屋的人買公屋,即使他們有錢出去買樓,但政府的公屋供應是否能加快得到呢? 這點是政府要正視的。否則,此計劃推出後便會完全沒有效用,結果顧此失彼,公屋輪候時間只會更長。

代 理主席, 我謹此陳辭。多謝。

 
更新日期: 2015-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