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大中產人口比例

19/3/2015

 

主席,多謝梁君彥議員今天提出這項有關中產的議案。其實我們過去看到中產階層在議會內往往被忽視,我們過往很多時的討論焦點都是“派糖”和壓抑樓價等,似乎都與中產沒有直接關係。當然,“財爺”那份財政預算案(“預算案”)有提出退稅,這是否好呢?我稍後會再討論。

梁君彥議員這項議案對中產有一個定義。我們看到過去政府忽略了這個階層,其實是不是因為沒有清晰的定義呢? 梁君彥議員剛才提出的定義是很籠統的。當我?手處理這項議案時,我的同事為我做了一些資料搜集,其實“中產”一詞源於1745年,由一位法國人提出,它最主要是用來區分當時貴族和農民之間的一層, 因而稱為middleclass,意指中間的人。1745年與今天似乎相距很遠。在1913年,英國有人提出一種較新的概念,意即上層社會和勞動階層之間的人士便稱為中產。

按照 這種看法,梁君彥議員剛才提出中產的定義其實是否正確呢?以我看來,似乎政府並不同意,因為政府兩年前已在施政報告中提到,政府所指的中產是根據“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而2014年的第四季報告中指出,中產的意思是指香港有45%的組?為入息介乎15,000元至45,000元。其實這些情況是否屬中產呢?我們可以用一種看法,即“財爺”所說的中產可能是一種態度,不過,我記得我們 以前對中產有一個簡單的定義,我們稱之為“四仔主義”,如果在座那些有點年紀、不太年輕的人都會記得,當時的家人都會說大學畢業後便要向“四仔主義”進發。

甚麼是 “四仔主義”呢?當時我們所說的“四仔”,是指畢業後、工作了一段時間後便可以有“屋仔”,有“老婆仔”或“老公仔”,然後會有“車仔”,最後便有“BB仔”了,按照當時的說法,這些人便是中產了。但是,如果現時政府沒有一個清晰的定義來界定中產,這當然便很難有政策和措施幫助他們。試問如果政府套用這種說法,這?中層人士的收入真的只有1萬多元,他們如何擁有“四仔”呢?我真的完全不明白。

另 一方面,自從最低工資實施以來,現時保安員和洗碗工其實也有1萬多元收入,正如早前有報道指有洗碗女工月入達2萬元,她又是否屬中產呢? 如果純粹用工資來作定義,我們如何界定中產呢?這樣,政府便會忽略整體中產的需要。究竟我們所說的中產是甚麼? 我在這堨摩鉥ㄔX一個很科學化的界定,但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它有責任首先就中間階層的人士作界定,繼而以政策幫助他們。按 照 梁君彥議員的說法,中產大概是專業人士、社會的中層;如果純粹以收入作界定,即月入1萬多元, 可能街上不少人都不會自認為中產,為甚麼呢?他們認為政府根本完全沒有幫助他們之餘,生活也十分吃力,做不到任何事。尤其是我們看到在這種情況下,大學畢業後兩口子可能合共有二、三萬元收入,其實,我也難以想像他們能做到“四仔主義”,那麼他們又會否自認為中產呢?

況且,不要忘記,正如代理主席剛才所說,大學生畢業後可能已一身債,為甚麼呢?跟以往不同的是,他們現時要貸款進修,因而要還債,怎麼辦呢?正如代理主席所說過,我們能否在教育方面幫助中產向上流動呢? 縱觀現時的政策,如果大學生畢業後要還債,但又有人呼籲他們終身學習,多讀一些課程,可以申請持續進修基金,但只有1萬元, 而大學畢業後修讀一個碩士課程動輒涉費十萬八萬元,修畢後也未必能向上流動,那怎麼辦呢?由此可見,政府在現時的教育政策中並沒有特別在持續教育方面幫助這?中層人士我也不敢說是中產了讓他們持續留在中間的階梯,以期向上流動。如果是這樣,政府是否要檢討一下整個教育政策,以應對我們剛才看到的問題。

現時很多大學或UGC院校均已表示,所有碩士課程都屬自資,政府不會資助,跟以前不一樣,這是否算是修改了政策?政府呼籲市民進修,但他們一邊廂要償還修讀大學的債,那邊廂又要花十萬八萬元修讀碩士,怎麼辦呢?現時的基金做不到這一點,政府要好好檢討一下如何在這方面提升市民的能力。

當然,剛才代理主席也提到,政府又會提出創新及科技,而早前策略發展委員會的會議其實也曾討論類似的事。我們在討論政府有關創新及科技的政策時,是希望專業人士或年輕人可以有機會創新,而不一定要靠資訊科技;正如莫乃光議員可能都會同意,創新不一定要靠資訊科技,生意模式也可以很創新。如果政府有政策支持他們,而非只是“高大空”地說話,除可使他們留在這階梯,還可令他們繼續向上流動,這便是一個希望。其實今次這項議題並非只在乎擴大中產人口比例,而是要想讓一?年輕人有希望,讓他們既可向上流動,亦可以停留在這階層支持香港社會。

為何我會這樣說呢?因為這?人其實要負擔很多稅項的。代理主席,請讓我談一談稅務問題。現時這?中層人士我不敢稱他們為中產負擔了很多稅項,當中包括薪俸稅,儘管他們可能享有父母免稅額和子女免稅額,聽起來好像不錯,但其實可以幫助他們多少呢?這便是一個大問題。究竟有否一些特別優惠給他們享用呢? 正如今年的預算案有“派糖”,他們也很高興,但其實看清楚後便發現這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派糖”,長遠而言並無幫助,他們的負擔仍然沉重,在稅務上的幫助完全不多。

既然他們要負擔那麼多稅項,退稅對他們的幫助又不大,而更重要的是這?中層人士是有住屋需要的,而政府有關官員這事不涉及局長又 說不會推行租金管制(“租管”)。現時樓價高企, 政府無法壓抑樓價,他們亦無法儲錢買樓。如果大家今天晚上看一看電視劇“愛• 回家”我不是要為它作宣傳必可看到當中提到現時要儲蓄10年才可以買樓。當我在儲蓄的同時又要租樓住,但政府又不檢討是否推行租管,而租金又不斷上升,後者便會佔了我一大筆開支。

其實,政府會否考慮推出租務優惠呢?如果政府擔心推行租管會影響市場,令市民不願出租單位,那麼可否考慮推出租務優惠,例如向租樓人士退稅呢?其實這類安排可給予這些中層人士或中產一個希望,讓他們知道香港有政策可以協助他們,紓緩他們的生活重擔。政府可以在居住的問題上幫助這?人了,但它似乎看不到可以藉這項政策幫助他們,只是想壓抑樓價。其實壓抑樓價也是沒有幫助的,現時樓價不斷飆升,連“細價樓”的價格也上升了,他們如何買樓,怎會有地方居住呢? 可見住屋是他們的一大問題。

以交通費為例,其實也可以考慮向某個階層提供多項優惠。我們只須計算一下中層人士每天的交通費用先不要計算來回收費高達120元的西區海底隧道如果我們只計算乘坐巴士, 交通費已佔去四、五十元,再加上在中環吃一頓午飯可能也要四、五十元,那麼每天便要花費100元了,以每月工作20天計算,單是午膳和交通費便已花費2,000元。對於月薪只有1萬多元的人士而言,他們該如何生活呢?政府很明顯沒有以政策來幫助他們。

另一個是醫療問題,那些月薪只有數萬元的中產人士要想一想了。現時提出的自願醫保計劃,是指有能力的人士在不幸生病時請不要到公營醫療系統求診, 他們可藉?該計劃而到私營醫療系統求診吧。這其實是個好的理念,但問題是他們的生活根本已很吃力,如果他們連公營醫療這類福利也失去而他們是有納稅的那該怎辦呢?明顯地,政府和大家在這方面各有所想,並沒有一套整體策略能夠幫助這?中產人士。

就“財爺”提及的500億元撥款,如果將當中的300億元投放在一個“錢跟人走”的計劃中,有一定收入的中產人士如要購買醫保,有關款項就會跟?他們走,這做法是否不錯呢? 這種較具突破性的想法便可以做到這一點。此外,即使中產人士生病時會向私家醫生求診,有些藥物仍然是相當昂貴的,而撒瑪利亞基金卻未必可以幫助他們。為甚麼?儘管該基金現時的豁免額已增至60多萬元,但對他們而言,他們可能要把錢用光才可以享用到, 這也是很淒慘的。

從以上的情況看來,不論是房屋、稅制或教育方面,政府現時的政策均無法實際地幫助這?中產人士。最後,我還是這樣說,如果政府可以就中產作出較佳的定義,讓上述數項政策可予以清晰調整,從而向他們提供協助,我相信很多年青人便會感到有希望,認為自己是中產人士, 從而向香港作出更多貢獻。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15-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