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委員會的報告

4/12/2014

 

代理主席,今天這份報告如果只看建議那部分的話,大概就是第13頁至17頁, 即大約4頁的篇幅, 當中提出40項建議, 而報告共花了兩年時間完成。聽了兩位副局長剛才讀了大約20分鐘的講稿,我與李卓人議員的疑問都是一樣,便是假如就這40項建議作一檢討, 當中有多少項是已經做了的? 這是第一點。

第 二點,假如長期護理政策這麼重要,為何相關的政策局局長不出席呢? 兩個政策局都只派副局長出席,這也太巧合了吧。當然,副局長的政治地位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掌握政策的局長不是應該負責作出決定的嗎? 是否因為過去有不太理想的看法,便是兩個政策局都對長期護理政策不以為然,反正已討論了20年,他們只須把過往的檔案搬出來即可, 因為所討論的事項都是一樣的。

其實,這做法對於我們議員與不少團體過去兩年所作的討論,有沒有一點尊重和重視? 他們如何看待我們的意見呢? 當然,大家在這媯o言只是立此存照,究竟有沒有效力呢? 主席剛才也有提到,是沒有法定效力的。但是,我認為這是一項重要政策。為甚麼呢? 因為長期護理政策包括數個部分,涵蓋不同人士。第一,是長者;第二,是長期病患人士; 第三, 是智障人士。香港有多少這3類人士? 相信政府 是心知肚明的。如果按照政府剛才所說,社福界、醫學界做了這麼多工作, 那3類人士所獲的照顧算是可以嗎,OK嗎?

長期護理政策的規劃工作應該有4個範疇。第一是社區復康??這是政府說的,不是我說的;第二是家居安老;第三是社區中的長者有否居家終老的需要,即在家庭中離世;第四是院舍照顧。對於整個長期護理政策,依我所見,其涵蓋層面合共有3類人士和4個範疇。所以,我們花兩年時間完成了40項建議,佔了報告4頁至5頁的篇幅。政府說了這麼多, 我真的想看看......如果我有一個秘書處, 我會要職員看看剛才廣發出來的事項中,有多少項是做了的。政府剛說已做了很多事,社會福利署的代表和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剛才均表示已做了很多事,例如他們已因應需求大而增加撥款以購買不少宿位。食物及?生局局長也表示做了很多事,連兒童牙科服務也有提及。我不明白為何兒童牙科服務也屬於長期護理, 對此我真是不太明白。

無論如何,他們說了很多安排,但當中有多少是做了的? 涉及我剛才所說的3類朋友與4個範疇的工作,其實又有多少是做了的? 最重要的是,根據我的理解,政策規劃工作就是要處理數量和質素方面,這些都是最需要獲重視的。對於數量,相信大家都明白,指的就是涉及那3類朋友和4項範疇的服務。大家等到花兒也謝了,政府卻仍好像不太?緊。護理院舍的環境差,這與質素有關,而質素則與人手和規劃有關。凡此種種,都是政府的重大政策,但我無意在這堻v一說明。這就是整個政策規劃,但政府有否重視長期護理政策,並將之作為未來3年在施政上要做的工夫? 這未必能解決20年的事,但未來3年,就我剛才所說的問題,成效又會如何? 我姑且不談數量,因為一說起數量,就會說到排隊問題,大家都會破口大罵,可能有些人到去世那天也排不到宿位,而有些已被評估是有問題的也需要輪候,等到情況變得更不理想時才有宿位。

我現在要說的是質素問題,就是院舍的質素如何。代理主席,院舍的質素好與不好,我不敢作評論。不過, 有一件事, 便是涉及這3類朋友與4種範疇的院舍的規管存在極大問題, 原因是現行條例已經過時,是很久以前寫成的。以一個照顧他們的院舍為例,院舍要有60位院友才能分配到一名護士。還有一點是非常奇怪的,就是假如聘請不到護士,院舍大可以聘請兩名保健員代替。我要問的問題是,這兩位保健員提供的護理服務,其質素與專業護士相比會如何? 骨子堿O否說專業護士薪酬高,又或是院舍聘請不了護士,更無法培訓護士,所以便退而求其次,聘請兩名保健員來頂替。正如潘議員剛才提及,坊 間有不少保健員培訓課程。然而,即使是“兩喉三針”的工作,保健員可能也做不來, 更何況是一些複雜的護理程序。

我的?眼點是,現時的規劃早已過時,政府有否勇氣檢討這規劃,將之修改至更好。在現行的規劃下,香港有50%的院舍是為長者和智障人士提供院舍服務的,而那些都是私營院舍。對於私營院舍而言,如果無法按照規定聘請一名護士,那便索性不理會這規定,只接收58個院友,不但做的工作少了,更不用聘請兩個保健員,一個就夠了。在這情況下,政府要如何做規劃呢? 教人擔憂的是,長期護理在這方面出現了一個大缺口。人手規劃做得不好,條例不修改、不審視,工作怎能做得好呢? 不需要說很好的質素,只是比較理想的質素就夠了。對於這一點, 其實政府是心知肚明的。

另外一點我想說的是人手問題。舉例而言,社區復康是需要不同配套的。大家所說的社區復康或家居照顧、善終服務,是指專業的照顧還是日常起居照顧? 我們要訂下照顧的程度,但政府卻不願就這個程序作定義。在這種情況下,所謂的規劃工作也做不了任何事,只是看數字編排服務而已。我的發言時間還餘下不足30多秒,代理主席,我剛才所說的是一些由政策衍生出來並需要正視的問題。假如政府能正視這些問題, 不管有資源與否, 都知道應怎樣做, 好讓提供予該3類需要被長期照顧的人士的服務, 以及涉及那4個範疇的服務, 均得以向前推進。否則,我們仍會糾纏在細微的事項上,例如輪候時間是多少,為甚麼這個安排不行等。希望政府正視這件事,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15-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