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

5/11/2014

 

主席, 我發言支持毛孟靜議員這次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

特首梁振英和澳洲企業UGL Limited(“UGL”)簽署涉及5,000萬元的秘密協議事件,過去兩、三個星期不斷發酵,引起很多疑點。例如,梁振英和向他提供巨款的UGL日前發表聲明,表示最大債權人蘇格蘭皇家銀行知悉UGL有意與梁振英簽署協議。不過,蘇格蘭皇家銀行隨
後發表聲明,表示並無參與制訂有關協議,又指出對協議的條款和梁振英所收取的金額並不知情。此外,安永會計師事務所也發表聲明,重申作為管理人, 該事務所並不知悉UGL與其他人士所訂協議的內情。如是者,有否任何人說謊呢? 各方各說各話,究竟實情為何呢?凡此種種的疑點, 皆需要進行調查才能釐清。

此外,有傳媒報道指出,梁振英透過一間海外註冊公司持有戴德梁行日本分公司(下稱“DTZ(日本)”)三成股權,而DTZ(日本)的大客戶便是香港興業,因為DTZ(日本)為香港興業提供物業估價服務。不過,香港興業的主席查懋聲便正正是亞洲電視有限公司(“亞視”)的股東之一。亞視這個不停重播時間久遠的電視節目的電視台竟然能夠生存這麼長時間,又獲得續牌,大家便質疑,梁振英在續發免費電視服務牌照一事上,是否存在利益衝突。身為公職人員,梁振英在此事上是否存在利益衝突呢? 如果沒有的話,我們根據《權力及特權條例》釐清事件,讓公眾知悉真相,又有何問題呢? 類似疑團是必須釐清的,尤其是, 當中是否涉及“明益”亞視的問題, 更是必須徹查。

有傳媒報道......我記得上星期有本會同事利用質詢時段提出質詢,問道梁振英上任特首兼任行政會議主席時究竟有否申報資產。不過,我透過傳媒得悉司長的答覆卻相當有趣。司長表示,特首梁振英完全不涉及利益衝突,又指有關協議並非任何秘密協議,而是一項不公開的商業安排。我想問, 既然有眾多疑點......特首梁振英或其他高級官員有否其他類似的“無須公開”的商業安排呢? 如有的話,利益申報機制有何存在意義呢? 我們設有利益申報機制,但公職人員卻無須申報, 又不用以身作則, 那麼我們應如何自處呢?

主席,我剛才只是簡短複述傳媒在過去兩、三星期的報道,我的同事之前可能亦已經指出。既然有眾多疑問,便衍生出一個問題。行政長官辦公室向該名澳洲記者發律師信,但有傳媒指,這封律師信默認 了梁振英的“五宗罪”。第一,是貪腐。與習主席的大方向背道而馳,而這種貪腐是否應予打壓呢? 第二,是不道德。凡事也不申報,是否正確呢? 凡事也不公開, 又是否正確呢? 第三, 是徇私。是否只“明益”某些人呢? 第四,是不誠實。他應說的卻不說,有否使用語言“偽術”呢? 第五, 是他還有資格出任公職人員嗎? 這“五宗罪”該如何處理呢?

我認為,毛孟靜議員這次根據《權力及特權條例》提出議案進行調查,便正正彰顯立法會的制衡角色。身為立法會議員,我們絕對有需要擔當制衡的角色,包括要求特首就我們剛才提及有關事件的疑點清楚交代。在事件浮現後,大家聽到議員提出不同的說法。我們的問題是, 世上是否真的有這麼便宜的事, 可以收取5,000萬元, 但無須提供服務,又無須申報呢? 此外,涉事人士又可以指當中不存在利益衝突,自己不曾說謊,而且還可以繼續出任公職人員。凡此種種,我們皆需要調查。

我相信特首是有做過的,只是他選擇不向公眾交代,因為他不是透過普選產生,而是透過小圈子選舉產生。因此,在今天這項議案辯論開始前,他只向數名“自己人”解釋,然後?? 有 趣 的 是?? 由這?“自己人”替他澄清。為何特首不落落大方召開記者會,向公眾解釋我們剛才提出的事宜屬錯誤報道,事實並非如此呢? 此舉最低限度可以還他一個公道。

我相信我們這次提出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進行的調查可以幫助特首。我希望大家支持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幫助特首做一件事,便是透過調查,釋除大家對我剛才提出的“五宗罪”或其他疑團的疑慮。我希望特首能夠光明磊落,不要“在暗角貪一鑊”,令香港繼續繁榮穩定。

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5-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