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編輯採訪獨立自主

22/1/2014

 

主席,今天很多議員說了很多關於報章和新聞自由的問題。我個人認為,梁家傑議員今天提出的議案,主旨是香港新聞自由。根據最近一份報章報道,“2013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報告”指出,在新聞自由方面, 香港已經由“完全自由”的地區, 變為“部分自由”的地區。這是一大倒退,實在令人擔心,而我認為,我們今天討論的並非個別報章的事件,而是在回歸之後,香港在整體新聞自由方面,明顯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何謂新聞自由呢? 我想在席的議員均知道,新聞自由通常是指政府通過憲法或相關的法律條文,來保障本國公民的言論,令他們可以有結社、出版、採訪、報道的自由。這並非新的事物。我們不要看外國的情況,只看本土的情況。《基本法》第二十七條註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 和參加公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香港人權法案的第十六條亦很清楚註明香港人有意見和發表的自由︰ “(一)人人有保持意見不受干預之權利。(二)人人有發表自由之權利; 此種權利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藝術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和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這已經說明香港本身都有這些法律, 但過往種種事件, 卻使到很多香港媒體失去第四權的功能。

前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來港訪問的時候,傳媒很明顯受到了粗暴的干預。我在擔任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副主席的時候,也看到有這些事件的存在,引起了很多投訴,亞洲電視的新聞風波亦是歷歷在目的。在2011年的時候,一位政務官“空降”香港電台(“港台”),引起大眾譁然,質疑港台還可否享有編輯自主。這是大家都在懷疑的。

在 2011年的時候,英文報章《南華早報》改由吉林省政協出任總編輯,“南早”變為“紅早”,對香港人來說已並非陌生。2012年的時候,練乙錚在《信報》撰寫了一篇評論,引起了很大風波,導致他可能會被控告誹謗,而《信報》又好像“跪”了下來,沒有護航,立法會當年也曾討論這次事件。2012年,梁振英主動向《明報》查問僭建事件,我們也是看到的。在過去兩、三年間, 為何會發生這麼多事件呢?

再者,今年對不起,主席,不是今年而是去年,真的是時間飛逝在 2013年的時候,很多政府部門巡查東方報業中心。在剛過去的2013年年底,《明報》發生撤換總編輯的事件,接?在不久後的2014年, 又聽到《am730》和《蘋果日報》被抽起廣告。可能有同事會說這是商業運作,但我必須指出,廣告對一份報章來說當然是重要的,而另一方面,報章又必須能夠發表不同的言論。因此,政府是否願意制定一項法例,註明了政府的角色,是要監察、看清楚究竟現時新聞自由有否被不同的形式打壓, 便變得非常重要。

所以,我認為,我們今次討論《明報》的事件時,就好像剛開始發言時提及的“2013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報告”,必須討論香港現時是否已變為“部分自由”的地區。主席,看到情況是如此惡劣,我是很擔心的。我們很擔心,在2014年、2015年的時候,香港可能已經變為“完全不自由”的地區, 人們不再報道我們是否享有新聞自由。

因此,就今次事件,無論政府也好,或相關的媒體也好,也有責任站出來澄清他們有否因為種種原因而在打壓新聞自由,令到香港不能成為一個新聞自由受保障的地方。所以, 除了葉國謙議員的修正案, 我會支持原議案和其他修正案。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4-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