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推動基層醫療發展,改善長者醫療服務

11/12/2013

 

主席,這數天,我的助理常問我一個問題:為何我不就今晚這項議案提出修正案?我代表業界已有10年,為何我不提出修正案呢?

剛才用膳時,同事們亦不斷問我稍後會否發言,或問我發言了沒有。我看?他們,一臉無奈。我不提出修正案,為何我現在又發言呢?正因為我代表業界已10年,今天麥美娟議員的議案及其他同事的修正案的內容,在過去10年,我相信已在這個議事堂內討論過無數次了,有關的議案亦已獲得通過。

不過,正如主席今早在辯論開始時說:“現在是兩項無立法效力的議案辯論......”,又是無立法效力的議案辯論。同事發言後,正如陳偉業議員剛才所說,希望局長會交代好消息。由上任局長到現任局長,究竟有多少好消息呢?我真的不敢說。為何我感到無奈呢?因為我們所提出的建議,全都是政府應該做而沒有做的事。

今天各議員的修正案及麥美娟議員的議案均集中關乎基層醫療。基層醫療是重要的,例如長者看病,長者的牙齒毛病應如何處理,應如何照顧長者健康,社區照顧的重要性等。但是,我想指出一點,基層醫療不僅關乎求診看病。

各位議員提到要善用醫療券,我記得當我擔任第二屆議員時,曾對上任局長提及醫療券這個概念,我記得我曾向上任特首提出,希望做好基層健康照顧的概念。這個概念的重點是,我們相信,尤其老人家,當他們年紀大,“機器”未必會壞,但會慢下來,如果我們的基層健康做得好,不用動輒要他們去看醫生,不是給他們1,500元或2,500元去看醫生,而是把錢用來做保健,令他們“機器”放緩的速度減慢一點,沒有那麼快壞掉,那樣,便不用經常到醫院、診所或私家醫生求診,可以節省很多資源。

但是,局長,政府每年在這個時候大約撥款440億元給醫院管理局,提供中層甚至第三層的醫療服務。?生署負責照顧香港大約650萬人的健康,你給該署多少錢呢?我不知道有否十分之一。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能做到基層醫療發展呢?

其實,基層醫療發展不僅指看醫生、看牙醫及公營醫院派更多籌那麼簡單。基層醫療發展最主要的環節是,?生署現時做了少許工作,該署很辛苦,因為資源不足,人手亦很少,該署的工作是促進健康及健康教育。正如局長所說,我們有長者健康中心,但剛才有議員提到,長者健康中心要輪候很久,一年只能量血壓兩次,有否生病也不知道,這中心如何助長者預防疾病呢?

局長,經過今晚之後,希望你認真思量一下,不要只增加撥款及加大醫療服務。其實,基層健康教育和健康促進的工作也很重要。例如在專職醫療團隊中,營養師對長者的飲食有一套見解和看法,有很好的計劃,長者營養吸收得好,他們的“機器”壞也壞得慢一點,少了看醫生,身體也健康一點。例如足部治療師,大家可能不知道是甚麼,當然不是我們在上海澡堂刮腳甲那般簡單。足部治療師主要為長者檢查及治療足部問題。大家回家看看自己的足部,與家中年輕人的足部相比,總有些變化,例如腳甲變厚、腳皮變粗、步行的感覺變差。足部治療師正是助長者改善其足部發展,避免長者的足部生“繭”、生“倒甲”或“厚甲”,步行時不感痛楚,也會令他們的健康好一點。

又例如視光師,社區中有很多視光師,大家不要以為視光師只是為你調校眼鏡那麼簡單,並不是這樣。對老人家來說,如果政府有方法透過醫療券,鼓勵長者見視光師,每年去驗眼,最少可以知道有否白內障。如果患有白內障,早期患者可以先輪候,因為還能看東西,有些方法可以調校;如果是晚期患者,便立即介紹他們去接受白內障手術,令他們能再清楚視物,除了可以閱報、看馬經,9,000萬元六合彩都有機會中,此外,對他們來說,跌倒的機會也會減少。在一個社區內,這也是基層健康的重要環節。

還有物理治療師及職業治療師,大家不要以為他們只是做復康治療。在社區內,家居安老這個環節,如何教導老人家適應一些較高的樓梯,如何爬上去,教他們做一些簡單的運動。其實,職業治療師及物理治療師都有重要的作用,助長者在社區內健康生活,可以做到社區安老。當然,還要有護士,護士可以提供很多不同的家居及安老照顧方式,令長者與其家人都可以安心讓長者在社區內健康生活。

還有一點有同事亦提到,便是在修正案中加入精神健康的問題。臨床心理學家可以在社區為老人家提供診治,解決晚年常見的長者抑鬱等問題。

凡此種種,上述例子都有實際作用,我們的專職醫療團隊實質上可以在社區內推動基層醫療發展,令長者可以在社區健康發展和生活,不會步入晚年便較麻煩。我們要記?,長者並不是只能看醫生,在座各位家中的父母都很健康。如果有這個團隊,局長,請你考慮一下,投放一些資源給?生署、其他社企或NGO,讓它們做多些這方面的工作,基層醫療發展對長者更有利。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4-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