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訂住屋開支比例目標及人均居住面積標準

10/10/2013

 

主席,我對謝偉銓議員今天提出的議案感到少許疑惑,我為何會這麼說呢?我身為醫護界代表,我的看法是現在香港的居住環境似乎很差,人均居住面積不足,不是所有人也可以買樓,換以另一種看法便是正在發燒,樓市仍在飆升,即使現時的“辣招”厲害,卻只能令樓價停滯而不下跌,不過是成交量低而已。現在我們吃下3粒退燒藥,比方說現在是102℉,希望能減至100℉,行嗎?

當我看到這項議案時,我發覺我們似乎正在提出一些治標不治本的做法,只不過是訂立一些硬指標,當中的良好意願是如果我們做得到的話,私人住宅住戶的住屋開支佔住戶入息比例於5年內下調至30%或約三分之一以下便理想了。但是,我們看到私人住宅方面,無論是租樓或買樓,尤其是買樓的負擔,在不同的年齡層可能會有不同的需要,不同入息也有不同需要。以年輕人來說,他們沒有甚麼特別,他們有家庭時的負擔可能較大,而他們退休後想換樓時,亦可能會有不同需要。

如果採取“一刀切”的做法,在私樓方面於5年內將上述比例下調至15%的話,這其實是否違反了田北俊議員剛才提及資本主義社會的一些做法呢?這方面我有少許不太理解,雖然這其實是良好意願,但我們如何能在私樓方面辦得到呢?此外,就買樓方面,如果我們要作出如此規定,假設局長突然覺得這是做得到的,其後我發現上限超過了規定,那麼政府是會補貼我,還是讓我買不到樓呢?那又怎麼辦呢?這是我不能理解的第一點。

第二,在租樓方面,我記得我曾對特首說,現在的租金對一般家庭來說真的很昂貴,已有同事提出不同數字,連“?房”租金也很昂貴,在這種情況下是否需要推行租金管制(“租管”)呢?我記得特首對我說租管絕不能觸碰,因為一旦放聲搞租管,那些業主便可能會大幅加租。但是,過往在1980年代、1990年代實施租管時,我覺得其實情況並不太差; 如果我們不搞租管,那我們又何以令租金規限在5年內達致佔生活開支三分之一的目標呢? 如果超過該比例時,政府又會否補貼我呢?或許我不能入住私樓了,我是否要輪候公屋呢?如果輪候公屋,但資產入息卻可能超過上限。所以,當我看到第一項建議時,我有少許摸不?頭腦,究竟如何能辦到這良好意願呢?會否像我們這些“教書佬”般,在課堂上會說某些事情是應該做的,但實際上卻不能做到呢?我對這一點感到少許奇怪。

雖然我的同事替我撰寫了約7頁紙的講稿,我看過後卻發現難以全部讀出,我不是要浪費了其心機,只是當中有些地方我也不太同意或認為有用。說回議案的第二項建議,即提升公營和私營房屋住戶的人均居住面積。其實現在的公屋編配設有一定的面積要求,正如有同事提出的數字,其標準是人均面積不少於7平方米,即約70平方呎,以公屋來說,是多是少見仁見智。然而,在私樓方面,過往如果喜歡住大一點,並有能力的話,便可以買大一點,住得好些;而現在的樓價這麼昂貴,正如有同事指出,地產商興建的樓宇又細小、又昂貴和“搵笨”,有很多“發水樓”,可能現在規定以實用面積來計算會好少許,但其實可以怎樣規管他們呢?好了,假設政府真的辦得到,訂立私樓的人均面積,並假設我們採取公屋的標準,即7.5平方米,如果屆時不行又怎麼樣呢?要懲罰有關地產商,要求他興建大一點的樓宇,還是由政府提供補貼給私人市場,以達致有關人均面積呢?如果是這樣,我們香港是否要實施計劃經濟呢? 我真的不太理解。

所以,就那兩項建議,我看完後其實有點不太理解為何會提出此等做法,究竟能否解決現時高昂樓價的問題?梁志祥議員指出這不是由高地價政策引起的,我們不是要辯論這議題,但現實是樓價高,令很多想買私樓的人買不到,而租金又昂貴,但他們的入息又不容許他們輪候公屋。有同事說可以興建多些公屋,但申請者的資產或入息要求卻不作更改,那些人仍無法入住,那怎麼辦呢?如何能夠協助制訂居住人均面積,不論是公營或私營房屋呢?這方面我真的完全不太理解。

最後一點是關乎第三項建議。當然, 如果我們能減輕居住開支,並增加了人均居住面積,便可製造很多向上流動的機會,這樣大家也會高興,令人覺得世界應該是這樣的,但這個烏托邦如何能達到呢如果前兩項建議,尤其在私樓方面也無法辦到,政府又不處理時,我相信是無法達到的。歸根結底,現在政府沒有做任何事,卻會被指為“盲搶地”,即使不是也不要緊;政府如何能令樓價穩定,讓人們可以負擔,這才是首要任務。興建多些公屋和居屋,而現在以白表申請購買居屋的,有些是可以沒有收入的,凡此種種,應該如何處理呢?所以,這項議案所提出的,我覺得無法解決現時的問題,雖然議案提出的是良好意願,但無論就長遠或短線而言,我覺得也解決不到問題,因為樓價十分高昂,很多人也遇到買樓和住房的問題。

至於郭家麒議員及其他議員今天提出的修正案,我覺得只不過是掛“聖誕樹”,趁機論述房屋問題,這些未必能解決現今的問題。基於這些理由, 我對今天的議案有所保留。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