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醫院管理局

18/7/2013

 

主席,今天梁家騮議員提出的議案,我們已討論過很多次。

我今早吃了主席請的早餐,多謝你。我沒有付錢,但我很高興每次要在早上繼續立法會會議時,我們都有早餐吃。我沒有要求,但求填飽肚子,不會有太大期望。不過,如果主席告訴我,過往他請客的早餐很精美,有雞汁炒?和鮑魚粥等,我便會有所期望,而如果我發現並沒有這些美食,只有普通的炒米粉、白粥和“油炸鬼”等,我便會問主席為何會這樣。

我現在談及早餐, 但這與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有何關係呢?我是想作出一個比喻。我昨天與母親到港島某間醫院看醫生,對不起,我昨天離開了一段時間,只是付款,已輪候了半小時,再花了兩小時等候量血壓,然後驗眼、聽講座,再見醫生,合共花了三個多小時。所有服務, 我只須支付160元, 花了四、五個小時。我覺得相當划算。

我支付了160元, 享用這麼多時間, 其實政府支付了多少錢呢?我按照鄧家彪議員剛才所說的440億元來計算,每人獲分5,800元。我相信局長也清楚, 如果要支付100元入院接受治療, 每張病床大約津貼5,500元。因此,我支付了100元,可期望有5,500元的服務,但憑這5,500元,正如方剛議員剛才所說,在私家醫院,我會享有甚麼服務呢?我不知道,而這也不是我今天要討論的問題。不過,這與醫管局有何關係呢? 是有關係的, 因為涉及政策的問題。

主席,這就好像我剛才談及的早餐問題。其實,我並無付錢,這是福利,我感到很高興,是你“老人家”付錢的,我務求填飽肚子便算。但如果你告訴我,每天都製造期望,令我有期望,一旦無法達到期望時,我便會問主席,為何沒有那些食物。主席自然會問:“Joe,你支付了多少錢?”我會回答我並無付錢, 對不起。醫管局的情況便是這樣。醫管局成立於1990年,當時前港英政府還非常?重自由市場。我在33年前入行,當時求診收費是24元,便正是這樣。你想享有較好的服務,便要到私家醫院。在1990年後,出現了一種現象,便是政府一筆過撥款給醫管局,叫它做好一點。於是, 在首10年,醫管局便提供福利主義形式的醫療服務,做得非常好,而私家醫院簡直是只有很富有的人才會去。正如我所說的早餐例子一樣,大家對醫管局有期望,發現它原來做得這麼好,但卻只須支付28元、36元、50元, 到現時的100元。但是, 到了2000年之後, 政府沒有錢,市場不景,形勢不好,迫得改變制度,但又不敢聲張,不敢說已經不再提供福利主義醫療服務,只是含糊其辭,結果令一些人對醫
管局不停有期望。

其實,即使解散醫管局也沒有用,因為它只是一個工具。這個工具只是演繹政府的整套醫療?生政策。問題是,究竟政府到了今時今日是否仍然繼續實行福利主義醫療?生政策呢? 梁振英的政綱並無說清楚,他只是說檢討醫管局。局長來到立法會,可能也感到無奈。他在醫管局工作多年,離開後又返回這個圈子繼續工作。其實,政府的政策是怎樣? 如果說“雙軌制”, 便即是說已放棄了福利主義模式。是否用100元便可以獲得最好的服務, 還是只是基本服務?

如果想享有較好的醫療服務,在香港,有錢的人可選擇到私家醫院,享受較快和較好的醫療服務。局長,我希望你能夠檢討這項議題,但不是檢討醫管局,而是檢討整個公營醫療體系的定位。你要清楚說明整個醫療政策的定位, 不要只說“雙軌制”或是400億元。四百億元是很大筆錢,但現時出現了另一個問題,這問題與政策無關,只是關於現時香港的醫療?生政策並無定位。因為政府在逃避, 只提及“雙軌制”, 出“口術”, 所以令公眾對公營醫療有期望。

第二,是有關管理的問題,而這正正與梁醫生“解散醫院管理局”的建議有關, 因為政府撥款440億元給醫管局, 但它卻管理不善, 表現很差,不是“肥上瘦下”,便是不停製造期望。現時的情況是怎樣呢?醫管局的資源分配, 其實是非常複雜及專業的問題。梁醫生建議“錢跟人走”,但這正就是福利主義。政府是否奉行福利主義呢? 如果“錢跟人走”, 需要多少錢呢? 是否如鄧家彪議員所說這麼簡單, 只要每人5,500元便可以呢? 如果我年紀尚年輕, 又是否需要5,500元呢? 主席, 你較我年長少許, 又是否應該獲得6,500元呢? 我父母已80歲,是否應該獲得1萬元呢? 計算方法會很複雜。何謂“錢跟人走”? 這亦是一個很富爭議性的資源分配問題。現時醫管局採用一種比較科學的做法, 但又出現另一個問題。為何不是按照人口數目來分配呢? 再者,為何某地有多達8萬人,每人卻只獲分很少錢呢? 如果這8萬人都是年輕人,與另外10萬較年長的人相比,分得的錢可能也會有不同。很多爭議反映了剛才莫乃光議員所說的透明度不足、管理不善的問題。醫管局管理不善,是否便要解散呢? 這正是局長要考慮的問題。他表示要檢討醫管局,檢討了差不多1年,仍未公布結果,以至公眾仍不明白那440億元是如何使用的。

此外,在政策上,政府撥出的440億元,是否只用作提供基本服務呢?問題是,現時醫管局的管理是專業主導,而我們作為專業人士,當然想把最好的服務給市民。這便出現問題了。政府不肯給更多錢,醫管局卻不停開展新服務,以致人手不足,地方亦不夠。醫管局只致力爭取“新錢”,不停開展新服務。推出新服務後,便用新人和“新錢”來做新工作,但現時的工作卻沒有人做。所以,儘管每年多聘請了2 000名護士及200名醫生,人手還是不足,因為那些人全被派去提供新服務。前線人員有期望,醫管局又無法滿足;公眾也有期望,因為醫管局對外公布有很多新服務,聘請很多新人,但去到醫院仍然要排隊, 要輪候半小時付費, 結果醫管局又被責罵。

局長, 問題不是解散醫管局這般簡單, 而是真的要切實地檢討,看看在行政管理上,醫管局的資源如何能得以善用。此其一。第二點是政策問題。現時, 人們不斷討論香港公私營醫療“雙軌制”的問題。在梁振英政府下,公營醫療是如何定位的呢?這個問題有答案後,我們才可能看到前景。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