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七一遊行市民的訴求

3/7/2013

 

主席,今天單仲偕議員提出這項議案,是非常有意思的。為甚麼呢? 因為七一遊行剛剛舉行了10年。

我想問一個問題,不知道在座的官員能否回答我?那便是,在過去的10年中,對於七一遊行市民提出的不同訴求,究竟政府聽進多少?又做了甚麼? 梁振英站出來回應說會細心聆聽,回應訴求。我不知道這承諾只是隨口說說,還是真的會落實。

其實,這次遊行,我一直沿路看?,無論是一家大小、獨自一人或不同政黨的成員,他們都很特別。今年是第十周年,更為特別的是,不知道是好是壞……其實,我不知道總共有多少人參與遊行,我也不嘗試爭論哪一個遊行人數更正確。不過,事實上遊行人士撐?雨傘,不停地向前進。當然,可能有人會站出來說沒有人遊行,因為看到的只是雨傘,他可以這樣說,這是一個笑話。不過,不要忘記雨傘下是有人的,雨傘下可能擠進了兩、三個人,雨傘下面可能有不同人的訴求和口號。其實,雨傘不應阻擋?這些訴求,政府又是否看得見?

回首10年前,我們出來遊行,當時不是因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便是因為SARS、金融風暴引起的問題,大家說的都是經濟問題。今年,我們聽見很多不同的訴求,我們先撇開最主要的訴求不說,先說現在很多人談論的房屋問題。他們說房價很昂貴,買不起,甚至連居屋也買不起。再說小朋友的讀書問題,唸直資學校還是普通學校呢?直資學校學費昂貴,家長根本沒有錢;還是把小朋友送到國際學校呢?究竟政府的教育政策如何? 會否推行國民教育?如果我不支持國國民教育會怎樣? 我支持又會如何呢?我如何向小朋友交代?

窮人怎麼說?主席,我剛剛與一?小朋友見面,所以遲了進入議事廳。他們是一些青年領袖,趁暑假前來這婸{識立法會的工作。我接見他們時討論了一會。他們提出一個很有趣的問題,說香港有那麼多窮人,我們怎樣幫助他們?這正正是昨天在七一遊行中我們提到的一個問題。當然,對於一些比較貧窮的人士,我們稱之為弱勢社?,我們要如何幫助他們?這個訴求政府又怎樣看待?

還有老人問題,立法會有一個研究長期護理政策的小組委員會,討論的議題是......每年差不到有五千多位老人家等不及入住安老院舍便已去世。這個問題其實也是其中一項訴求,是關乎民生的問題,政府做過任何事呢? 在過去的1年中,新的政府做過些甚麼呢?過去的10年中,政府在這些範疇,對於七一遊行提出的訴求,政府做過些甚麼?我們要數一數政府究竟做過些甚麼,要將政府的行動量化。

其實在座的官員,你們能否回答香港市民,在過去10年的七一遊行中,有哪些訴求是特區政府已經回應了?若肯定沒有回應……七一遊行時大部分市民都說,不是我們說的,報章的調查也會說,大部分的人支持雙普選。今年更特別,他們每位也用雨傘“撐”?、“頂”?風雨也希望有雙普選,他們無論坐?,或拿?雨傘出來遊行時,都希望能看到2016年、2017年、2020年有投票權、被選權、提名權,而不是出現一種現象,那便是一些人享有這些權利,另一些人卻沒有。

我今天看了一篇報章報道,頗為有趣,它說,“如果選了‘長毛’出來,怎麼辦?”如果選了“長毛”出來, 那便是選了“長毛”出來吧,這是大家選出來的,你若不高興,下次不要選他好了。當然,普選無法解決所有問題。但是,七一遊行中,市民大眾撐?雨傘也要告訴我們,他們其實希望有選擇權。在現行的制度中,他們沒有選擇權。屆時,無論他選的是“爛橙”,好蘋果或酸檸檬,作為香港的一份子,他們應該有選擇權, 這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相信......我希望今次的遊行是10年中,當然可能是我在做夢也說不定,市民大眾,無論人數是多少, 今年特別之處是他們撐起雨傘告訴政府,他們希望在撐起雨傘擋風擋雨地為香港擋到有真正的普選來臨,而最後每位市民也是有選擇權的。至於選了一個怎樣的人出來,不用擔心,他們會自行負責。現在由於沒有選擇權,可能產生很多怨氣, 有很多不同的看法。

除此之外,我還希望在座官員要正視其他議題,不要把焦點只集中在雙普選問題上,其他民生問題也是亟需解決的。主席,我真的非常“長氣”,真的要看看過去10年內,有多少關於房屋、教育、老人和貧窮的問題已經獲得解決或正在解決呢? 10年正好讓我們回顧,我希望......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朋友參與過遊行, 我希望我們這?參與過遊行的人,如果把10年的人次相加,相信會達香港整體人口的一半,他們並沒有白費“腳力”, 令特區政府清晰地得知我們的訴求,便是要有雙普選及解決民生問題。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