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名冊》及藥物資助制度

23/5/2013

 

主席,有關《藥物名冊》這個問題,在我2004年加入立法會時已開始討論。回顧歷史, 麥議員和梁議員也提及《藥物名冊》的目的是統一各醫院聯網的用藥指標,包括訂立標準的、自費的和高級醫生的用藥方法。有人說訂立《藥物名冊》是希望藉此控制成本,也有說希望各聯網都使用同樣的藥物。

在骨子堙A 有一點是今天的議題沒有討論的。局長應該深有體會,當年局長可能參與制訂《藥物名冊》,不過,其後局長離開了醫管局,沒有再跟進。今時今日,為何我說局長應深有體會呢? 剛才局長提及的醫療雙軌制正好被演繹得活靈活現,我為何這樣說呢?現時香港的醫療體制分為公營和私營。但是,若只看醫管局的《藥物名冊》,正好便是雙軌制。正如梁家騮議員剛才所說,在公營醫療制度下,任何人,不論貧富,均獲提供同樣的服務和採用同樣的標準。在《藥物名冊》的標準下,無論任何人,藥物和收費都是一樣的,例如付出10元, 便會獲發某種藥物。

如果是病情較嚴重或特別的病人,由高級醫生診治,便有較好的專用藥物名冊,給予病人的幫助可能會多一點。但是,如果病人不太喜歡醫生所處方的藥物,諮詢過其他醫療意見後,得知有較好的藥物, 便可自費購買。

這正是《藥物名冊》所帶出的醫療雙軌制問題,在骨子堥銋磟O《藥物名冊》的定位問題。為何現時的《藥物名冊》有這麼多爭議?除了技術安排、委員會欠缺透明度,沒有準則等,這些我稍後會再談 《藥物名冊》有這麼多爭議正是因為雙軌制的問題。政府的說法是,病人不會因經濟問題而得不到醫治。不過,如果病人想得到較佳的醫治,便要自費,但政府卻不願承認這一點。

今時今日, 如果局長能大膽地走出來宣布, 當局已作出定位了,實施醫療雙軌制。根據《藥物名冊》的概念,如果病人有經濟能力,可購買較佳的藥物,如果病人沒有經濟能力,不打緊,因為他們也會得到基本的藥物。如果有了定位,我們專業人員也會好辦事。梁醫生和我們都清楚,我們的專業訓練是向病人提供最好的醫治。但是,如果我們在醫管局工作, 在這個系統堙A 我們只能給病人處方標準藥物,如果想處方較好的藥物,只能建議病人在外自費購買,或像梁醫生所說那般, 向私家醫生求診, 他們會向病人處方最好的藥物。

這正是雙軌制度下的定位問題,如果雙軌制的定位弄不好,會不停引起很多爭議。剛才議員提到,雖然成立了委員會,但採用甚麼衡量準則? 沒有人知道,委員會又欠缺透明度,會議紀錄也沒有,亦沒有病人組織的代表。

有病人組織對我說:“阿Joe,為何我們甚麼都不知道?落實後才告訴我們,我們怎知他們在做甚麼呢? 不要以為我們不懂,有云久病成醫,我經常服用藥物,很瞭解自已的情況,希望能向他們提供意見,告訴他們哪些藥物對我有效用。”

我家中有兩位老人家,他們有高血壓問題。《藥物名冊》曾給他們不太好的經驗。醫生要我母親轉藥,但轉藥後她雙腳腫得很厲害,要進急症室,我提議她去看私家醫生,但老人家想到私家醫生收費昂貴,當然不肯,結果去了公立醫院輪候,但那堛甄憟肏o表示沒辦法,因為已轉了藥。該名醫生不知道我對《藥物名冊》也懂一點。其實,局方已表明如果病人一直在服用某種藥物,便不用轉藥,新的藥物只適用於新症。

歸根究柢,正如梁家騮醫生所說,還是錢的問題。我的顧問醫生對我說: “大家要看緊‘盤數’, 轉藥能節省很多錢。”其實能節省很少錢, 可能只是數千萬元, 相比醫管局的444億元, 只是雞毛蒜皮。為了省錢而向病人處方另一種藥物, 結果令到病人腳腫不適應。原本服食黃色的藥丸, 變成服食粉紅色的藥丸。母親問我為何會腳腫,我也只能說沒辦法,因為轉了藥,提議她轉看私家醫生,她又不肯。這些個案院方全部都沒有跟進,這正是因為《藥物名冊》定位不清楚,也是執行上有問題。轉了藥,下層照?執行,上層卻不知道實際情況。也有業界反映, 為何將一種藥物納入《藥物名冊》要2至3年那麼久?待那些藥物被納入名冊後,可能已過時,而那時候又有新藥推出了。院方惟有用舊藥,這是沒問題的,正如我母親的例子,腳腫了,便到急症室求診,輪候3小時才能見醫生15分鐘,又要照X光,看看肺部有沒有積水,因為腳腫可能反映有肺積水問題,那些全部都是醫療資源。如果處理得較好, 會否好一點呢?

主席, 以上種種問題, 好像不相關, 但這些技術安排上的問題,正是因為現時的醫療定位做得不準確所致。

此外,有同事提及準則的問題,這是一個很有爭議性的問題。又扯遠一點,有關護士人手的問題,我們要求1比6,政府說不行,不要緊。正如梁家騮醫生也提到, 我不知道現時醫管局轄下委員會開會時, 是否有準則依循。我翻查過, 除了世?的“質量生命年”(Year of
quality of life)的概念外, 其實有一項國際標準, 名為“醫療科技評估”(health technology assessment)。下月將會在韓國舉行一項很大型的國際研討會,便是為了評估這項標準,以此作為手段和工具來評估醫療科技, 包括藥物和治療, 究竟是否適切。

怎樣才算是適切? 根據資料, 狹義來說, “醫療科技評估”關乎藥物的安全性、效能和效益。醫管局會說,他們也有一套準則,但局方所採用的準則是沒有人知道的,為何不採用“醫療科技評估”這套大家都知道的標準? 廣義來說,長遠而言,“醫療科技評估”這種工具可讓公眾和政府知道可以節省多少錢,撥款是否運用得適,病人的效益如何。在制訂政策時,對病人和政府也有保障,包括讓專業人士知道用藥的準則。但政府或醫管局至今不肯採用國際標準的工具,只是閉門造車, 引起更多爭議。

說到撒瑪利亞基金, 其實是否有需要設立這基金? 如果在初期,局長已提出醫療雙軌制,即是說,當局只提供標準藥物,如果病人有錢,可自費購買較佳的藥物,這樣的話,可能撒瑪利亞基金便不會有那麼多爭議,可能可以放寬制度,向中產家庭提供某種資助,向綜援家庭又提供另一種資助,確保這部分的藥物是用得到的。為何我說這部分的藥物是用得到呢? 很簡單,因為有醫療科技評估這項工具,讓大眾知道甚麼時候應該用甚麼藥物,不會出現梁家騮議員所說的爭議,那就是如果某種藥物雖然較昂貴,但只有12人需要這種藥物,當局便會採用; 另一種藥物雖然較便宜,但有4 000人需要這種藥物,當局便不採用。這種情況便不會出現,因為我們有公認的準則,讓大家知道。

當然,即使有了這項工具,或設立了委員會,今時今日也要進行諮詢。諮詢時未必要邀請麥美娟議員擔任委員會主席,但除了專業人士外,最低限度也要有不同的持份者,例如病人組織,甚至藥廠的代表。由獨立委員會評估醫管局的所有用藥是否適切,根據我剛才提及“醫療科技評估”這項工具來做,使之公開和透明,讓大家都知道藥物的用法。

最後我想提出一點, 即使把這些問題全部解決, 仍未能解決問題。因為始終涉及資源的問題。究竟政府給醫管局的撥款是否足夠?是永遠不足夠的。站在我們的專業立場, 應該向病人提供最好的藥物,但最好的也會出事。不過,如果政府定下了標準,總之就只能付出那麼多,病人可能用當中的5%或10%,如麥美娟議員所說,專款專用, 把錢用於購買“醫療科技評估”建議的藥物。其實公眾都會明白,在這個制度下,病人付出金錢,例如10元、100元,便只可得到某個水平的藥物,如果病人需要較好的藥物,便自費在外購買。那麼,社會上便會少很多爭拗。

但遺憾的是,政府沒有勒令醫管局做這件事。即使醫管局希望這樣做,也未必做到上情下達,以致不同聯網有不同做法,不論是為了省錢,或是其他目的,令市民面對很多不必要的困境,令梁家騮議員所說的“質量生命年”沒有出現。我希望這項辯論能令局長反省一下,在定位和執行上做得好一點。

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