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撥款條例草案》

17/4/2013

 

代理主席,我想集中討論醫療服務、?生、安老和房屋方面的問題。

今次財政預算案(“預算案”)無疑在醫療方面增加了大約二十多億元的撥款,但增加撥款對我們而言並無驚喜,因為增加的金額,只是用於貫徹和繼續推動已落實的政策。但是,例如高局長現時正在推動或梁振英政府倡議的醫療雙軌制,又會否因為“財爺”今次多撥二十多億元而得以推行呢? 我們對此感到十分懷疑。據我們理解,政府說的醫療雙軌制,是由公、私營機構共同推動,希望香港的公營醫療服務及私營醫療服務在基層、中層及第三層也能做得好。這是一個理想。

但是,政府向醫院管理局,即公營醫療機構,撥出大約27億元,其實弊多於利。為甚麼呢?政府向醫院管理局多撥出27億元,但它是否有足夠人手提供服務呢? 其實,為何我們說這會變相害了醫院管理局呢? 原因是,公眾會因此產生期望,覺得既然已獲撥27億元,醫院管理局便理應提供不同種類的服務,提高公營醫療服務的整體水平。當然,作為醫療專業人士,我們十分歡迎這項撥款,但問題是,有了27億元但人手卻不足夠,可怎麼辦才好呢?

香港護士協會近數年一直有就護士人手資源問題進行調查,最近的調查剛剛在3月進行, 結果快將公布。護士與病人的比例仍然是1比12, 遠遠落後於國際標準的1比10。另一方面,增加了27億元, 便要增加服務,因為公眾會期望有更多的服務。最近也有報章報道,不同地區的輪候人數增加,不同地區的服務又有不同,撥款增加,公眾便會繼續要求優質的服務,這會對前線人員構成十分大的壓力,因為人手不足。我亦不知道這27億元之中實際會有多少用於人力資源的培訓和挽留。當然,局長會說,可能司長不知道,現時已經成立一個委員會,用一條方程式計算,便可知道有多少人,但其實醫院管理局由1998年開始至今,已經說有這條方程式,只是一直無法提出來。究竟是計算工作量的方程式,還是人手方面的方程式呢? 我們不打算爭論這個問題,但從財政的角度來看,政府撥出一筆錢後,人們自然希望醫院管理局能提供多一些服務,以及增加人手。但是,在人手方面卻出現斷層。因此,我看不到在撥出27億元後,香港的整體公營醫療服務會有所改善。這是第一點。

第二,如果連人手資源從何而來也不知道的話,又怎能做到增強服務呢? 於是,便只好將所有工作推往前線同事身上,令他們承受更大的壓力。此外,政府在向公營醫療投放27億元的同時,卻沒有提及私營醫療,只是多給一點錢予?生署巡查私家醫院,稍微改善服務質素。這樣又如何能推動公私營雙軌制呢? 我可以說,預算案就這部分不單是交白卷,而是根本沒有做過任何工作,無法配合施政報告,實在令人感到失望。

再者,說到人手規劃方面,其實我在這個會議廳已說了兩年,在舊的會議廳更說了7年, 說來說去也是同一個問題。醫療服務內有一?專業人士,例如營養學家、足部治療師、聽力學家和義足矯型師等均未受到法定監管,導致坊間很多人聲稱自己屬於有關專業,令到市民在基層和中層服務方面,蒙受很大損失,也導致很多不必要的情況出現。局長可能又會說,不過高局長現時可能忙於殺雞, 沒有空,又或是在準備“限奶令”,沒有空,現時已有一個委員會討論人力資源規管,第三季或第四季便會有報告。但是,這又是需要錢的,而我卻看不到財政司司長有就這方面撥款或預留款項。如何是好呢?實在令人懷疑。

所以,整體而言,在公私營醫療雙軌制方面,今次預算案撥款27億元,其實不是杯水車薪,而是根本沒有幫助。

說到精神健康服務,我有另一種看法。當然,今次預算案有新撥款,用以聘請個案經理,我們對此當然是歡迎的。但是,現時不同區份的個案經理,平均1人要照顧80名精神病康復者,因為政府在過去10年推動社區精神復康。根據外國及香港的經驗,推動社區精神復康需要十分龐大的資源。只是多聘請數十名個案經理是否應付得來呢?

我們也希望可以應付得來,但多聘請數十名個案經理後,其實能夠照顧多少名社區精神病人呢?我們希望能追上標準的比例,即1名個案經理照顧社區內40名精神病康復者。這是較為理想的。但是,據我們理解,增聘人手之後, 仍是要1名個案經理照顧60名精神病康復者。這能否達到標準呢?資源是否足夠呢?請“財爺”回去三思。如果我們沒有足夠的資源,讓精神病人在社區復康便只會是空談,令人感到失望。我們希望當局作出足夠的長遠資源承擔,令精神病患者可以在社區內復康。

我剛才提及?生署的一些角色。其實,?生署非常重要,因為不單要做監管醫院、監察港口?生等簡單的工作,又或是做一些處置藥物的工作,其實?生署最重要的角色,便是增強基層健康照顧。能做好基層健康照顧(不論是健康推廣、健康教育方面)的工作, 大家便會十分健康。司長可能也聽過“3加2”,何謂“3加2”呢?意思是3份蔬菜兩份水果,?生署近年不斷在小學和中學推動“3加2”,其實這便是健康推廣的工作。這是否需要錢呢?是否需要資源呢?是需要的,但是這份預算案並沒有撥款讓?生署的護士、醫生或其他人員有足夠資源做一些實質的健康教育和健康推廣工作。換言之,人們擔心究竟政府說的醫療雙軌制, 是否只是醫院雙軌制呢, 而不是說在公營醫療方面,不論是基層、中層和第三層也實行雙軌制呢?在這種情況下,沒有預算案或財政和資源上的配合,又是否真的做得到呢?

今早有議員提及牙齒健康問題。有看電視的朋友也知道,這陣子有廣告說牙齒健康十分重要, 要對父母好, 便要照顧他們的牙齒健康,這樣等於孝順云云。其實,我剛剛與一?老人家會面,他們說的便是同事今早說的牙齒健康問題。老人家的牙齒會有問題,無法好好進食是正常的,因為年紀大,機器慢,這些情況是正常的。但是,我們要注意一件事, 便是現時牙科服務十分不足。老人家輪候牙科服務,名額不足已是一個問題,但即使拿到籌,卻最多只能替他們止痛,甚至剝牙,要檢查或鑲牙卻是做不到的。司長可能會說,已經把醫療券增加了1,000元。但是, 我想問一問司長, 他是否知悉1,000元可以鑲多少隻牙呢? 老人家拿?那1,000元, 既要求診, 又要推廣健康,然後又要鑲牙、洗牙,最後那筆錢要怎麼用才好呢? 這當然要他們自己平衡,他們不會用來鑲牙,不鑲牙進食會怎樣呢? 可能最後導致整體腸道退化,健康不好,又是一個循環。因此,我希望司長考慮可否將一些錢投放到現時的公營牙科服務,專供老人家使用,而不是供其他人使用。即使不想這樣“奢侈”,向老人家推供全面牙科服務,最低限度也要提供簡單的牙齒檢查,甚至在脫了牙後,替他們鑲嵌牙齒。如果司長認為不宜這樣做,他可以考慮投放資源,採用“錢跟病人走”的模式,先計算一名長者在牙科方面的大約開支,然後把錢給予他們自己,讓他們拿?這筆錢,實報實銷,在私營醫療界別接受他們應該享有的服務。我們曾提出過這一概念,指出能令老人家受惠。當然,司長會表示,局長已告訴我們,政府在老人院內已展開了牙科服務。但是,司長,大部分老人家都是在社區自己家中居住,而並非在老人院居住的。因此老人家的牙齒問題很重要,希望司長在考慮再作撥款時,撥一些錢出來,照顧社區中的老人家,他們是需要有牙科服務的。

在醫療服務方面, 我希望司長考慮以上各點。在房屋方面,政府其實是有做工作的,例如提供新的土地等。在房屋方面,張炳良局長會表示已推出豁免租金及其他相關措施,我們當然歡迎這些措施。預算案提及撥出9,450萬元用作屋苑的執法、加強巡查、維修等工作,這些我們也是歡迎的。但是,在整體房屋問題而言,剛才有同事提及中產的問題,並質疑政府有否想過如何照顧他們。其實,現在通脹很厲害,但薪金又如何呢? 我聽說今年大約只是增加4.5%或4.2%而已,而這個加薪幅度能否追上通脹呢? 一般而言,香港的中產,例如護士、醫生和其他職系的朋友,兩夫婦賺取的入息,大約是每月5萬至7萬元。政府可能會說,這些人不是中產;政府也可能會說,在房屋政策下,月入4萬元以下,政府會給予他們資助買樓,但月入4萬元以上的人,政府便不理會他們的了。但是, 不要忘記,這?人在香港佔大多數,繳納很多稅款。如果我們的房屋政策不照顧他們......其實,我們可以怎樣幫助他們呢? 我們如何能夠令到他們在物業上的負擔沒有這麼沉重呢? 中產其實是月入4萬元以上, 或月入10萬元以下的人,他們既要供樓,又要養兒育女,還有其他的開支。其實,政府有沒有想過他們繳納了很多稅款,在處理教育或醫療問題時,也緊記他們繳納了很多稅款呢?我們如何幫助他們呢?政府如何幫助他們呢?今次的預算案似乎沒有提及這方面。前天,香港研究協會發表一項調查的結果,發現45%的受訪中產人士,認為他們是在今次預算案中受惠最少的。司長, 你可否反思一下可以怎樣做呢?

我們曾提出過一項建議,亦曾向政府反映過。我們說,縱使政府不想幫助中產人士置業,也不想向買了樓的中產人士提供幫助,但政府可否幫助一下租住樓宇的中產人士呢? 但是,梁振英政府卻表明不會推行租務管制,說租務管制是不能碰的,因為可能導致許多不同的問題。政府根本不想推行租務管制。司長,我記得自由黨曾提出一個概念,即租金免稅額。你有沒有考慮過租金免稅額的概念,讓現時租住樓宇居住的中產人士真的可以受惠呢? 這可能與房屋政策沒有直接關係,但卻並非“派糖”,反而能夠直接幫助社會上中產人士。他們肩負納稅重任,幫助了不同階層,但卻是受惠較少的一?。我希望借今次辯論預算案的機會,促請司長考慮我剛才提及的數點,幫一幫他們。

至於安老, 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安老並非單指老人家在安老院住得安好便算。其實,借用張局長所說,安老是指以院舍為後援,而家居安老才是最重要的;家居安老的重要性,在於我們的老人家可以在家居或附近住得安好。但是,今次的預算案只是撥出一些錢用來買位,令輪候快一些。但是,不要忘記,很大部分的老人家都是在家中居住的。例如我們談論的長者健康中心, 一直以來名額都沒有增加,而這些屬於社會福利署管轄的地方,名額一直沒有增加。按我們保守的估計, 全港現時有12 525名長者正在輪候加入長者健康中心。他們去長者健康中心做甚麼呢。我們時常說,他們是在日間到長者健康中心“上學”,與其他老人家嬉戲及閒談,量度血壓及用餐,聽一下健康講座便回家。這是十分好的社交活動及健康活動。但是,如果不在這方面增加資源,以致他們要排隊,他們又如何是好呢? 司長,你可否想一想怎樣做呢? 張局長可能會說, 並非這樣的, 人們不用擔心,政府在推行家居安老之餘,在人手方面亦有增加的,會增加一筆錢,來培訓1 200個登記護士,讓他們可以在未來5年在社區內的安老院工作。司長,培訓一名登記護士基本上要兩年時間,換言之,要等到2016年才有登記護士出來, 還要是每年只有200名, 而之後又如何呢? 是否可以解決到現在的問題呢? 是解決不到的。這些數字只不過令到大家對將來感到稍為放心,知道將來會有這樣的服務。但是,就今次的預算案,我們並非只是希望知道將來會有甚麼服務。我們看到現在老人家的景況, 其實很想知道如何能夠幫到他們。

讓我們看看另一個問題, 是與社區內的老人家有關的。當然, 今次預算案有一項很好的措施,我們也很贊成,是社區照顧券。現時大約每人會獲發最多1 200張社區照顧券, 每人大約有5,000元的津貼購買服務,這是好的。我們期望這項措施能有延續的撥款,可以真的令居家的老人家,不單得到送飯及洗澡的服務,還能夠獲得陪診及其他的健康評估及健康推廣服務, 可以安心居家安老。

最後, 我亦想討論安老院的“到院藥劑師服務試驗計劃”。這項計劃差不多期滿了。在這項計劃下,過往一?藥劑師,差不多是自願性的工作, 有8 000次去到不同的安老院, 為藥物管理及防止派錯藥做了許多工作。現時這計劃差不多期滿,我希望司長與社會福利署研究可否延續這計劃,令到社區內的安老院,特別是質素稍差的私營安老院,或是公營安老院,在藥物福利方面得到保證。以上種種都希望司長能夠考慮, 令預算案能把財富公平及有用地分配。謝謝。

 
更新日期: 2013-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