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雙普選

20/2/2013

 

主席,湯家驊議員剛才說,他今天提出的議案十分中性。細看他的議案,其實真的十分中性,他只是促請特區政府盡快就落實雙普選進行廣泛諮詢,以及在提交報告之前,讓市民有足夠時間討論。

我剛才聽到不同議員談及不同事情,爭論或談論雙普選應該如何落實、功能界別應該如何處理,建制派如何、泛民又如何等。但是,聽了湯家驊議員開始時所說的問題和那一番話,我覺得今天的議題其實百利而無一害,是沒理由要反對的。作為香港市民的一份子,面對雙普選這重大議題, 他們會問為何不盡快展開諮詢?

正如特首在選舉政綱中表示, 2016年立法會功能界別的選舉辦法,應該在社會進行廣泛討論,考慮擴大選民基礎,以及提高議員代表性,向全社會問責。特首並在選舉時表示,應該爭取中央和立法會議員的支持,落實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具體辦法,為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鋪路,並在2016年取消區議會委任議席。這些是特首競選時的承諾。如果我們這個時候還不盡快把這些承諾提出來討論,我會感到比較奇怪。

最奇怪的是, 特首只是在今次施政報告的第195段輕輕提及政府會在適當時間就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辦法,以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展開廣泛諮詢,並啟動憲制程序。他只是表示會按照時間表進行,不會有任何變卦,希望可以做得到。但是,他卻連最基本的諮詢時間表也沒有提出,只是說會在適當的時候做工作,這是否再次反映特首的語言“偽術”?作為香港人,我便會問,其實2016年會怎樣的呢?2017年會怎樣的呢?2020年會怎樣的呢? 這些是要討論的,而有關的討論十分複雜,不同議員也說得十分清楚。其實普選行政長官涉及十分複雜的程序,例如門檻應如何訂立呢?特首可否有政黨背景呢?提名委員會又怎樣組成呢?我想在座不同政黨,不論是建制派、泛民,甚至是外面不同團體也有不同的看法。這些是否應該要討論呢? 再者,如果我們說2016年取消功能界別,要取消多少個呢?是否因為某個界別有五萬多名選民,所以便要先取消,剩下那些只有十多個或數十個選民的界別呢? 很多這類事項也要討論,但為何沒有討論,那麼奇怪呢?

其實,政府是否不想那麼早討論,先保留底牌,不讓大家看,到差不多時間,時間緊迫的時候才亮出底牌,以期迅速獲得通過,因為現時立法會不論甚麼事情也是一、二、三便通過了的。政府是否已有底牌,在時間緊迫下獲得通過了當然很好,若無法通過,也可以說跟政府無關,是立法會不通過。是不是這樣子呢?我們作為市民的,會十分擔心,如此重要的事項,為何不盡早提出諮詢,以及讓市民進行廣泛討論呢? 這是前所未有的。

事實上,我們希望社會有充分的討論時間,市民知道諮詢期,可以就不同方案表達自己的觀點,例如我們的政治人才和政黨發展應怎樣處理呢? 整個選舉制度已有普選時間表,但在落實雙普選的同時,我們應如何考慮人才和軟件培訓呢?政黨和政府之間如何合作呢?香港是否會有執政黨呢?2020年雙普選之後,是否有執政黨執政呢?如果我們沒有執政黨,那麼每5年選一次特首,每5年可能便有不同的特首,政策便會完全不同,香港又如何發展呢?社會一般對於普選的觀點是怎樣的呢?這方面的討論似乎停滯不前,只是在會議廳爭論,但我相信外面700萬名市民也十分希望表達自己的意見。

很多人說,香港人是否具有足夠質素實施普選呢?這只是一些擔憂而已,其實不論是市民或政府也好,他們有沒有盡責教育大家,又或是政府有否推行教育,教育市民何謂普選? 政府也要瞭解一下,其實香港人對普選的認知,是否已經真正達到所須的水平,能夠行使一人一票,選出自己的特首,選出自己的立法會議員,為香港將來的願景做工作,令香港下一代生活得更好呢?這些是政府要做的事情。此外,不論是上一次區議會選舉或立法會選舉,都引發很多投訴,令廉政公署十分忙碌,警方也十分忙碌,要調查不同方面。在選舉廉潔方面,我們是否出現了問題呢?我們應否確保選舉能在廉潔、公平、公正、公開的環境下進行,令大家有信心不會出現黑金政治,不會出現買票呢? 凡此種種,均是我們需要做的事情。

我們提早提出討論普選,香港便能有充分時間準備,在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和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實施普選。其實,我希望湯家驊議員今天的議案真的可以獲得通過,促使香港政府盡快負責任地推動雙普選的諮詢,以及在提交報告之前,讓市民廣泛反映意見。所以,我支持湯家驊議員的議案。

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