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生政策

1/2/2013

 

主席,我會集中談醫療問題。剛才有同事說,特首今次的施政報告中有關醫療政策的部分, 是以醫療雙軌制為主軸的。其實, 這是延續以往一貫的做法。

大家都看到公營醫療的情況,同事們也指出不同的問題。在公營醫療方面,局長現時承諾會增加服務,例如增加治療中風、心臟病,甚至腎臟方面的服務,這是好事。大家都不希望再看到尼龍床,又或病人要出現氣喘才獲提供正式的病床這些在我30年前入行的現象,這當然是好事。現時, 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每年大約需要20億元才可應付一般需求, 5年後便要100億元。因此, 5年後, 醫管局大約可獲撥款540億元,但如果加上將增加的服務,便會超逾540億元,屆時怎麼辦呢? 我們當然歡迎加強公營醫療服務,但問題是,加強公營醫療服務等於加強公帑補貼。在雙軌制下,政府又說,不如嘗試公私營合作, 例如以公帑補貼正在輪候診治或有選擇的病人接受私營醫療服務,我們也歡迎政府這樣做。我想問問局長,公私營雙軌制的整個概念是否等於“錢跟人走”? 如果是的話,私營醫療的角色是甚麼呢?是否只是分擔一下公營醫療系統中多出來的病人,又或令那些可以負擔較高費用的病人轉往接受私營醫療服務? 不過,這樣會出現一個我也想不通的有趣問題,便是既然公營醫療辦得這麼好,例如各方面也增加服務、人手,環境也得到改善,大家都同意質素將會非常高,但公營醫療的角色又是甚麼呢? 大家會說,為醫療融資的緣故,政府會推出醫療保險計劃,利用退稅優惠,使中產或較富裕的人可以有更多選擇;但是,如果公營醫療的服務質素越來越好,越來越高,私營醫療的水平又如何? 有甚麼誘因令一般人轉往接受私營醫療服務?

政府是否說,在雙軌制下,其實公私營在並行之餘,還會採用“錢跟人走”的概念? 也就是每人也有這筆錢, 你選擇公營服務, 便獲提供公營的醫療服務,如果自己可以補貼更多,可以轉往私營。不過,問題又出現了,私營系統可以提供甚麼服務呢? 這正正是我們要深思熟慮的問題。當中是否有大家不敢宣諸於口的一點,便是其實你只要有錢,便可以在香港接受更好的醫療服務。你可選擇公私營合作的服務,以政府給你的錢,再加上自己的錢,無論是來自醫療保險或自己的,便可以接受較好的服務。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整體來說,無論對於私營或公營的醫療服務,香港市民都會清晰,他們可看看自己口袋埵釵h少錢,再選擇接受甚麼服務。否則,以局長和特首的說法,我便會擔心,主席,這將會不必要地不停製造期望。如果公營的服務這麼好, 何必要有私營服務?

當然,特首已經不敢在今次的施政報告再提及醫療產業,因為恐怕一旦提出來,便會有批評說政府令好的醫生全部轉往私營市場。我們行內有一種開玩笑的說法,這只是開玩笑而已。最好、最出色的醫生在哪堙H 他們在大學進行科學研究;最有心的醫生在哪堙H 最有心的在公營醫療系統內。這是我們行內說笑的說法。這只是說笑,但也反映了在公私營體制內,如果套用局長所說的雙軌制,定位是必須很清晰的。我想提醒局長,我們現在說的是醫療政策,不是說增加多少床位或多少人手這麼簡單。如果公營和私營醫療定位不清晰,我不知道我應該如何用我口袋堛瑪。如果採用的方法是“錢跟人走”,一般市民大眾也會知道自己應該選擇公營還是私營,也會知道是甚麼水平的服務, 以及對公營和私營醫療服務有甚麼期望,否則便會造成混亂,這種情況也會造成社會不必要的分化。我希望局長在制訂政策細節時,雖然我們今次沒有施政綱領,但我們希望可以看得到,在雙軌制下,公營醫療市場的定位和服務水平是怎樣的,這樣才可真正幫助公私營健康的發展。有時候,我們會開玩笑地說,局長可否要求“財爺”未來5年先撥出新增的100億元,讓醫管局健康成長; 當再有新服務時,便再增加撥款。如果這樣的話,我剛才說的問題便會出現。如果服務真的很好,我們當然歡迎,但在這種情況下,公營服務的水平在哪堙H私營服務的水平在哪堙H 局長,請你深思熟慮,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

我們說了這麼久,仍是在說第三層的服務,便是治療。其實,香港有七百多萬人,我相信有六百多萬人仍是很健康,有數十萬人有功能性的健康問題,即有少許病,但也沒有很大問題,可以活動自如,只有很少部分人須住院接受治療。我們說了這麼久, 提及這麼多的錢,也仍然只是在說第三層的治療服務。其實,除了第三層外,在整個雙軌制下,局長,你有否考慮中層和基層的服務也有需要發展? 正如剛才有議員說, 為何疫苗注射計劃沒有包括某些年齡組別的婦女呢? 例如子宮頸癌疫苗及乳癌的造影檢查。

男士也會有問題。我前晚教授通識課程時,談到我們這個年紀可能在小便時有問題。說得粗俗一點, 我們已不再如從前般可以“射穿牆”, 而是滴在鞋上。為甚麼? 因為到了這個年紀, 我們的前列腺會發大。這些疾病可以通過檢查發現。在中層的篩檢方面,無論是甚麼年齡組別,甚麼性別,其實都有一些獨特的檢查及預防的需要。局長,在雙軌制下, 在公私營的模式中, 如果要貫徹“錢跟病人走”這個概念, 是否應該考慮如何利用公私營這個體系或“錢跟病人走”的概念,把篩檢做得更好? 例如每年的體檢、疫苗的注射、防禦的檢查,只要及早進行診斷,便可及早提供治療和令病人康復,因而減輕第三層治療的負擔。雙軌制自推出來,在中層方面隻字不提,這實在令人失望和擔心。

此外,我們說的除了第三層和第二層外,還有基層。基層醫療不單只是看醫生。當然,看醫生也重要,但有病才要看醫生,沒有病便沒有理由要看醫生。甚麼是基層醫療呢? 我們說的就是健康推廣、健康教育和疾病預防。誰是這方面的專家呢? ?生署有很多專家,但?生署只有很少人,卻要照顧六百多萬人的健康。局長,?生署的工作不只是叫人戒煙......雖然上任的周局長很好, 不斷呼籲市民不要吸煙,但還有很多基層問題需要處理,例如老人家有老人家的問題,又例如黃碧雲議員剛才提到的牙齒問題,還有其他營養問題;學童方面也不是只向他們提供免費防疫注射便行, 學童保健計劃要如何推行等,?生署還有很多工作正在進行,但無奈施政報告並沒有提到?生署的角色。

可是,如果我們實行雙軌制,即公私營醫療的雙軌制,是否表示私家醫生在基層擔當家庭醫生的角色,照顧整個家庭的健康問題,這便等於可以保障市民健康、促進健康,做到健康教育和疾病預防呢?不是這樣的,醫生有他們的角色,其他團隊有不同的角色。這情況不單從這方面看到,還有政府為老人家推出的醫療券,每位老人家,包括我的父母, 都拿?這250元去看醫生, 但我跟他們說, 醫療券不單可以用來看醫生,還有很多其他用途。如果我們在基層仍然只注重治療的概念, 未必真的做到預防疾病和促進健康這一點。

局長,期望你再看其他細節的時候,如果要貫徹雙軌制的話,請把雙軌制的概念也用於基層醫療方面。公營方面如何呢? 我們應為公營服務爭取甚麼角色呢? 私家醫生又有甚麼角色呢? 這些都必須是清清楚楚的,否則便會出現大混亂,變成私營不知怎樣做,公營也不知怎樣做。

現在我再說一說精神病人的問題。在精神病復康者方面,從2000年開始已經說應該讓他們在社區復康,這是我們完全同意的。過往發生了很多事情,例如現在最熱門的就是個案經理的問題。個案經理是我們絕對歡迎的,我們也完全不懷疑現時122位個案經理的工作,他們正非常有效地幫助精神病人在社區康復。可是,問題是現時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我們想要怎樣的個案經理呢?這些個案經理是否應該屬專才,即在他們接受普通的基礎醫護訓練後,是否或可再為他們提供訓練,令他們能夠專門針對性地幫助精神病人在社區復康,抑或我們現在人手不足,應該先求“量”,即首先多請一些人手呢?這是令人擔心的問題。

我們當然明白,精神病人在社區復康,是需要很大的資源,不是單單一名個案經理便可以做得到。現在每名個案經理大約要照顧60人至80人,情況非常不理想。施政報告還表示要擴展到其他社區,究竟有沒有足夠的人手呢? 我們也會擔心。所以,希望局長停一停,想一想。政府如何在制訂有關的政策細節時,可以在精神復康方面多一點?墨,令所有的配套工作,無論是個案經理、病人的照顧,還有家人的照顧等各方面可以作出平衡, 令精神病患者可以在社區安心康復。

最後, 有一點已經說了很多年,我還有三分多鐘發言時間主席,就是人手問題。人手問題無法解決的, 為何無法解決呢? 因為說增加多少也沒有用。施政報告說會增加100個醫科生學位
及40個護士學位,但我想問局長,甚麼時候有呢?局長,讓我來回答你吧,這100位醫生要等到2019年才有, 因為要做六、七年培訓, 而護士就需時5年, 即2018年才有。有記者問我屆時的人手是否足夠?我不懂如何回答,我說我不知道。為甚麼呢? 這正正因為公私營定位不清晰,無論在第三層、中層或基層,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我們沒有任何比例,又沒有一把尺能夠量度。現在的情況只不過是,現在覺得不足夠,便多給一點,但也要需時數年。如果現在已足夠,那又怎樣呢? 是否要減少一點呢? 局長又會說,大家不用擔心,因為我們有委員會,第三季便會有公布。我明白的,現在我們用委員會治港也好,怎樣也好,不要緊。局長,總之我期望你首先把醫療政策下的公私營服務清楚定位, 然後當規劃清晰了, 你便知道將來香港5年、10年需要多少醫生、護士及其他醫療團隊的人員,這樣才可以令香港公私營雙軌制得以發展。否則,我們又會回到數十年前所說的,就是一對手照顧12個病人, 與一對手照顧6個病人比較, 當然不理想。不過, 如果公營醫療真的只可以這樣的話,那也沒有辦法了。是否要這樣呢?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期望局長將來不論是制訂報告或制訂政策細節,在人手規劃方面,應該先根據政策上的定位,即釐清雙軌制下公私營服務的定位後, 才可以規劃到足夠人手。

我們希望日後我們年老入醫院的時候,不需要說我氣喘才獲提供一張病床,當我按掣後便有醫生或護士來看我,而不會是看到我沒有甚麼大問題,只是發燒的時候,便叫我睡尼龍床,即30年前所見的現象不會出現。可是,這不等於說公營服務好,私營系統便不能發展。我希望局長想一想,究竟我們是否實行“錢跟人走”的政策?醫療在香港是否一個福利概念?如果是這樣的話,請清楚告訴我們,當整個定位清楚的時候,說明公營服務是這個水平,私營服務是這個水平後,市民便會有合理的期望,不會再有甚麼不必要的期望。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