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長者政策

31/1/2013

 

主席,我想談談長者的問題, 局長剛好在席便最好了,局長就今年的施政報告表示,會延續“居家安老為本, 院舍照顧為後援”的安老政策, 我們對此非常歡迎。

但是,我們現時推展“居家安老為本”的政策,是否真的做到“為本”呢? 現時社會福利署設有不同的地區及活動中心、長者中心、日間護理中心、綜合家居照顧服務等,也是類似“居家安老為本”的措施。由於資源配套不足,服務範圍顯然只停留照顧長者的起居生活,為他們
送飯、替他們洗澡、清潔家居等。然而,要體現“家居安老為本”的政策,我們是否只希望長者在家埵雀漲Y、可洗澡和有人代為清潔家居呢? 我們不僅希望如此,更希望長者可在家中健健康康,例如定期有人上門進行體檢,或給予一些藥物、營養和護理的指導,並可參與健康促進及預防疾病的活動,甚至可做一些基本而簡單的家居復康活動,這樣才可達到“居家安老”的目的。

觀乎目前情況,局長推出5 000個名額的“照顧券”,我們對此當然歡迎;局長現時制訂項目的服務水平及釐定何人可申請,我們亦表示歡迎。然而,我們擔心的是,有關服務只是杯水車薪,未必真的達到所謂“居家安老”而非停留在送飯、洗澡、抹窗等服務。如果我們真的要做到“居家安老為本”,無論服務的項目或涵蓋範圍,均應較為全面。我希望局長能注意這方面之餘, 亦看看人手及配套設施有否問題。

為何我這樣說呢? 業界剛進行了一個公聽會,他們擔心的是,要以“居家安老”為本,提供服務的那些人從何而來呢? 若從院舍調配過來,院舍又人手不夠了;若不從院舍調配過來,我們又不知從何聘請人手。那怎麼辦呢? 再者,服務的項目也較集中在起居照顧方面,俗語所謂“塘水滾塘魚”,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人提供服務,令人手可能更為不足。局長,請你就看看人手供應是否充足,否則有多好的服務卻沒有人手,長者坐在家中也會感到無奈,他們可能又要到社區中心輪候服務。我希望當局真的可以“居家安老為本”為主軸,推行安老政策。

此外,局長提及以“院舍照顧為後援”的方針, 這當然是好的。我想沒有長者希望在院舍離世或終老。但是,環顧現時的情況,局長應該很清楚,我們的院舍有4個級別,包括長者宿舍、安老院、護養院,以及護理安老院。有些院舍的區分可能較為明顯,有些則較為模糊,因為長者入住院舍時的健康程度可能已較差,現時的法例可否令這些需要入住院舍的長者得到適當的照顧呢?此外,現時人手不足,服務質素亦不穩定,那又怎麼辦呢?局長當然會說“不用怕”,當局可通過加強買位以縮短輪候時間。我們當然希望此舉可增加宿位,令長者無須輪候這麼久。

然而,入住甚麼院舍也很重要的。有人在公聽會上說,有些資助的買位院舍是長者不肯入住的。這是甚麼原因呢? 當局須研究這個問題。再者, 私營院舍的質素如何呢? 當然, 這無疑是“一分錢, 一分貨”的。但是, 我希望局長能關注的是, 如以“院舍照顧作為後援”,當局在此時應檢討一下院舍的質素,瞭解資助、公營和私營院舍的質素是否十分參差,並探討有否方法可令院舍的質素較為平均,讓長者可從中選擇。如果真的奉行“錢跟長者走”的概念,局長有否考慮給予長者金錢,讓他們選擇入住質素相若的私營院舍、公營院舍或買位院舍? 這樣或許才能真正體現“院舍照顧作為後援”的理念。

談到質素方面,要好好地規劃之餘,人手也很重要的。院舍同樣面對的現象,就是缺乏護士、物理治療師、服務員、健康助理,當中一個原因是眾所理解的。在院舍工作的人,無論是專業還是服務人員、 起居照顧員也好, 保健員或其他員工也好 ,均缺乏晉陞機會。現時出現了甚麼現象?據業界瞭解,現時的現象是︰ 第一,入行者少;第二,流失率高;第三,全部在職者也像我般較年長而快要退休。這樣的話,院舍怎可做好後援工作呢? 局長推行及落實有關政策時,希望可就此檢討現時業界整體情況,無論透過一次性撥款或其他做法,看看是否需要調整不同員工的入職待遇,這當然亦牽涉到資源的問題。

另一方面,我們有否機會改善晉陞階梯,或可否把某些工種(例如保健員及護理員)合併, 以諸如似類的做法吸引更多年青人入行呢?我們可否考慮利用資歷架構,把晉陞階梯明顯化,從而令更多人入行呢?凡此種種,我希望局長可考慮加強這方面的措施,以達致以“院舍照顧為後援”的目標。在投放資源後,我也希望當局能落實社區安老政策,令香港的長者不單可“居家安老”,更可享有健康的晚安。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