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房屋政策

30/1/2013

 

主席,特首今次這份施政報告中有關居住問題的部分,同事已說了很多,我也想略為一談。施政報告中有關居住問題的篇幅多達10頁, 這個也屬理所當然, 因特首也說這問題是重中之重。

關於香港現時的房屋問題,局長可能有不同看法,但我以普通人的角度出發,所看到的其實只有數點:樓價超出負擔、租金上升、輪候公屋的時間過長、居住環境欠佳、樓宇供應不足,情況基本上是如此。按特首的說法,他基於這些原因而提出一個藍圖,那就是幫助基層“上樓”、幫助中產置業、改善居住環境,原意堪稱良佳,但我看不到任何細節。

我想問局長,他稍後也許可作出回應,如果局長也認為我剛才所說的正是造成香港房屋問題的原因, 而特首又提出了上述3個口號或理念, 那麼對於我無法在施政報告中看到的東西, 局長可否解答一下。換言之, 政府有甚麼可立即推行的特別措施, 可幫助月入4萬元或以下的人士置業? 政府好像做了很多事情,包括覓地、在數年後增加公屋的供應量, 但特首就幫助市民“上樓”提出的輪候年期仍是3年, 哪有加快?

特首曾在施政報告中指出,如要改善居住環境,便要增加居住面積。我聽罷非常高興,但當局可有任何指標,訂明不同階層及不同入息人士的居住面積應增加多少? 為何不處理“?房”問題? “?房”的居住面積可說是非常差劣和不合理, 當局為何不加處理?

此外,租金不斷上漲,所說的不是某?店因月租增至60萬元而須結業,而是一般私人樓宇的租金。租約期滿固然要加租,即使租約期尚未屆滿,業主也可在給予通知後加租。當局聲稱不可重新實施租金管制, 因香港是自由市場, 但10年前SARS爆發後不久, 正是因為政府修訂了有關租金管制的條例,以致租客現時不再受到保障,業主可不停加租。我想問局長,特首的施政報告有否解決這些問題的具體措施? 我真的感到費解。

局長可能答說措施是有的,你們看不到而已,那麼我又有另一問題。在我們醫療服務界的專業人員中,如業內有兩名入息相若的人士結婚, 家庭月入一定超過4萬元, 局長曾經告訴我這類人士大概只佔30%。據我理解,這批人士須繳交甚多稅款,但整份施政報告卻表明政府不會幫助他們, 因為置業問題僅限於月入4萬元或以下的人士。可是,政府卻會以前者繳交的稅款幫助後者置業,這做法是否在製造分化? 政府彷彿要懲罰入息較高人士,利用稅收進行財富的再分配。如果香港要實行這一套政治理念,我未必同意,但既是事實,我也無話可說,因特首雖非普選產生,但這是他的做法。然而,一切卻又有欠清晰。

月入4萬元或以上人士該怎麼辦? 他們也希望擁有合理的居住環境。有意換樓? 算了吧,既已置業便無謂換樓,反正現時樓價如此高昂。但是,整份施政報告並無任何措施和透明的機制,以便提供一個平台,讓樓價以合理、公平、健康的方式發展,特首並沒有提及這方面事宜。那麼, 月入4萬元或以上的人士, 現時可能有居住的地方,又或正在以昂貴租金租住私人樓宇,但因為當局在租金管制上無能為力而幫不了他們,而他們即使想置業,卻又負擔不起那些動輒稱為豪宅的單位,他們該怎麼辦? 他們對香港亦很重要,為何卻沒有人幫助他們解決居住問題,沒有人理會他們? 你不能說取消外傭稅已算幫助了他們,因為省下那數百元並無助他們置業,所以,請問局長有何看法? 我真的有很大疑問, 究竟整份施政報告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如果政府說居屋計劃可幫助某一?人士置業,那是好事,但情況如真的如此,局長稍後會否詳細交代,居屋申請的白表和綠表比例由何時開始改變? 居屋的“旋轉門”作用是否已不復存在? 如果居屋失去了“旋轉門”的作用,政府便要不停興建公屋,因公屋居民不會有向上旋轉的機會, 居屋已用作幫助月入4萬元或以下的中產人士置業。凡此種種,我都看不透有關的詳情,不知道是否由於今次沒有公布施政綱領, 所以我跟不上。單憑局長給我的一份文件, 我無法掌握。

另外一個問題亦和居屋有關。主席,施政報告發表後,二手居屋要麼封盤, 要麼反價, 要麼價格上升, 這又怎能有助月入4萬元或以下人士購買居屋及活化居屋? 現在所說的不單是那些數字,說有多達5 000人申請, 又或那個綠甚麼苑出現超額申請的情況, 我們要問這是否好事? 這其實是一大警號,證明市民有一種羊?心理,全皆抱?懷疑的態度,心想既然政府推出短期協助措施,中期而言又不見得有任何實質措施,不如先行置業好了。這是對香港整個樓市發出的警號。

最後,我想問政府其實是否已有一個很實在的看法,要以公帑協助香港某階層人士置業? 若然,可否提供具體數字,說明政府究竟會協助多少人置業? 局長告訴我香港有70%人士的月入在4萬元以下,那麼政府會協助當中多少百分比的人士置業? 為期多久? 整體而言,政府是否有長遠的承擔,會以多少公帑協助多少人置業? 凡此種種, 並非單單口號式地說要幫助中產人士置業、讓市民盡快“上樓”、改善居住環境等, 便可以解決問題。

對於施政報告的這一部分,我感到非常失望,因它既不能幫助我們這些月入4萬元以上的中產人士解決住屋問題, 也無法立即解決現時香港樓價飛升、公屋輪候多時、月入4萬元左右的市民難於置業的問題。長遠而言, 政府聲稱要提高供應量, 但卻可能要在5年以至10年後,才能提供一些可用以建屋的“熟地”和“生地”,屆時的樓價和息率又會如何? 這些全都是解決不了的問題。我期望透過局長和他的團隊與特首研究一下,是否真的要在這方面多下一些工夫,而不要單憑某些口號,令我們產生幻想、製造期望。我期望有一些真正可以落實的措施, 令香港人能在住屋方面有一個盼望。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