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成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以調查有關嚴重違法及/或瀆職行為及向本會提出報告

9/1/2013

 

代理主席,作為特區首長,特首不但多次對立法會甚至市民作出虛假陳述及回應,而且做出很多嚴重違法的行為,更指令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下稱“特首辦”)作出虛假陳述及回應, 以圖欺騙公眾,這是嚴重違法及瀆職。因此,我支持並聯合動議議案,希望在啟動機制後,委託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組成獨立的調查委員會,進行彈劾的第二步。當然, 今天的議案能否獲得通過, 大家是尚未知道的。有關我們的指控,不同的同事已經指出。有關第一項指控,我們想指出的是,作為行政長官,特首有責任對立法會負責,以及誠實地答覆立法會議員對他所提出的各項質詢。不過,特首多次在立法會回應僭建問題時,沒有坦誠面對議員們的質詢,向立法會詳細交代,反而刻意地作出虛假陳述及回應, 完全不尊重立法會。他作為行政長官, 亦違反了個人的憲制責任。

除此之外,特首對本會的回應,只是假話連篇,以圖為自己開脫,多次指自己沒有刻意隱瞞或欺騙有關僭建事件。然而,事實卻是特首明知自己有僭建地下室, 但在7月中的質詢中亦未有交代, 一直到了11月底,才逼不得已地向公眾公布,只提及自己已即時處理。不過,屋宇署四度發信,要求他提供相關資料,但他卻沒有回覆。由此可見,事情根本並非一如其所說的“立即處理”。在12月的質詢上,他亦三番四次指自己並沒有任何欺騙或隱瞞,但事實上,他多次隱瞞家中的僭建地下室。

而且,他更口口聲聲在立法會上指出“我沒說過我沒有僭建”。大家均知道, 他早在5月時已經指出, 有建築師或測量師向他證明該物業並沒有任何僭建物, 但特首卻連自己說過的話也可以當作不曾說過。我的發言好像很混亂,但他其實也說得很混亂。孰真孰假,大家是知道的。特首如此對待立法會,他是否覺得立法會的議事堂是不值得尊重的呢?

特首堅持自己沒有隱瞞,但事實上,特首在處理僭建問題上是不盡不實的。如果並非虛假陳述、隱瞞或欺騙,我真的不知道何謂欺騙和虛假陳述,準則又為何。由此可見,特首完全不尊重立法會的權責,亦不確切執行他對立法會的責任,多次在立法會答覆議員質詢時,沒有誠實地回應,甚至刻意隱瞞。特首根本無視立法會,違反憲制責任及沒有向立法會盡責。如果特首在議會的議事堂內說謊,又如何履行憲制責任,向議員問責呢? 以上種種,均明顯違反了《基本法》第六十條第一款及第六十四條。

關於第二項指控,是在特首的僭建問題上,他多番採取拖延、妨礙、掩飾。他不但在被揭發僭建後一直不正面回應,逃避問題,更嚴重的是,自己在明知違法的情況下,竟然以此攻擊之前參選行政長官的對手,堂而皇之地指控對手在處理僭建上的誠信問題,以不正當的手段勝出選舉,破壞選舉的廉潔公正,其擔任特首的資格真的成疑。而且, 在勝出選舉後, 特首更意圖干預新聞自由。在6月時, 他得悉《明報》對其僭建物的報道,竟然致電總編輯。作為候任特首,竟以此不當手法干預新聞自由,完全違反廉潔奉公的規定,是極不可以接受的。

再者,特首在發現自己有僭建地下室時,竟然自行興建一幅磚牆把其填補、密封,不向屋宇署申報。他不但未有主動申報事情,更說道他覺得已經處理。這更明顯是意圖隱瞞。而且,在屋宇署檢查時,他亦沒有主動提供資料,明顯違反《建築物條例》。既然如此,特首違反法例, 又怎麼可以奉公守法, 作為一個德正其身的特首呢?在多次回應傳媒、公眾關注時,特首亦多次隱瞞事實。作為特首,不但沒有以身作則,反而滿口“言語偽術”,欺瞞公眾,違反作為行政長官應有的行為。這些行為已嚴重破壞作為行政長官必須廉潔奉公、盡忠職守的規定。公眾又怎能接受一個既違反《基本法》,又沒有遵守廉潔奉公規定的特首呢? 以上種種均有關第二項指控,顯示出他違反了《基本法》第四十七條。

至於第三項指控,是身為候任特首時,我們明顯看到,他多次指令候任特首辦在回應公眾對他大宅僭建的查詢時,蓄意或容許候任特首辦作出一些誤導陳述,令候任特首辦回應這些僭建查詢時,指他在購入前已存在, 或沒有200平方呎諸如此類。事實是, 後來均發現全都並非事實,完全違背事實。所以,我們覺得這些一定並非無心之失,而是有意隱瞞和欺騙的行為。作為公職人員,作出如此的不當行為,作出虛假陳述,行為實屬嚴重不當。凡此種種,很明顯違反了公職人員的行為失當之誤。

作為行政長官,擔任如此重要的職位,但卻多次對立法會及公眾作出隱瞞、虛假陳述,不但違法,甚至違反作為特首及公職人員必須廉潔奉公、盡忠職守的規定。我們認為有需要啟動彈劾機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加以仔細調查特首是否有嚴重違法、瀆職行為。

主席,雖然今天這項議案大多數不會獲得通過,但我們希望藉此讓特首得到教訓, 以此作為訓誡。

最後, 我剛閱讀了一本書, 我相信從政人士也有興趣閱讀這本書。這本書名為《資治通鑒》,當中碰巧有一部分談及誠信的問題。我希望藉此提醒特首誠信的重要性。容許我花一點時間引述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中有關“作法自斃”一篇的內容。他在《資治通鑒》中說道:“信譽, 是君主至寶”,我閱讀的是白話文版本,而並非文言文版本“,信譽,是主至寶。國家靠人民來保?,人民靠信譽來使之安定。不講信譽,無法使人民服從,沒有人民,便無法維持國家。所以古代成就王道者不欺騙天下,建立霸業者不欺騙四鄰, 善於治國者不欺騙人民, 善於治家者不欺騙親人。”

司馬光繼續說: “只有蠢人反其道而行, 欺騙百姓, 甚至欺騙兄弟、父子。上不信下,下不信上,上下離心,以至於落敗。靠欺騙所占的小便宜救不了致命之傷,所得到的遠少於失去的,這豈不令人傷心? ”。

司馬光又表示: “當年齊桓1公不違背和曹沫的盟約, 晉文公不貪圖攻打原之地的利益,魏文侯不背棄與虞人打獵的約會,秦孝公不收回對移動木杆之人的重賞,這四位君主處於你攻我奪的亂世,人們之間互相爭鬥,在這時候他們尚且不敢忘記樹立信譽以收服民心,時下治理太平之世的統治者難道不應該在這方面下更大的工夫嗎? ”。我希望司馬光在《資治通鑒》堜珨〞漱@段話,可以令特首知道誠信的重要性。
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