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先包裝食物營養資料標籤制度

8/6/2005

 

主席,今天,我們討論的“預先包裝食物營養資料標籤制度”將要為香港長遠保健計劃及健康飲食文化的發展奠定一個非常重要的基礎。首先,我要就議案的“預先包裝食物”一詞下定義。“預先包裝食物”是指所有事先經處理,以及包裝後才推出市面售賣的食物。既然是經過處理,當然不包括新鮮的生果、蔬菜、肉類等食物,這些食物雖預先包裝,但我們無須包括這些。至於預先包裝的嬰兒食品、較大嬰兒食品及特別膳食人士食品,當然包括在預先包裝的食物內,所以也是今天討論的一部分。

讓我們看看究竟該1 0 項營養素,即所謂“9+1”對身體有甚麼影響。多個香港專業協會,例如營養師協會、醫學界及壎耵A務界也多次聲明,指出熱量、蛋白質、總脂肪、飽和脂肪、碳水化合物、膳食纖維、膽固醇、糖、鈉及鈣等10種營養素,均對維持身體健康等有非常大影響,也可預防慢性疾病,促進新陳代謝,以及回復身體的均衡元素。其中蛋白質、總脂肪、飽和脂肪和碳水化合物都是能為身體製造能源及細胞原生質(protoplasm)的主要營養。攝取適當的養分能有效預防肥胖症和過重症,以及因肥胖而導致的心臟病、腦血管中風或糖尿病等疾病。至於糖、膳食纖維、膽固醇及鈣等4種營養素在飲食治療方面,對促進健康和改善體質及病情,均有茪ㄕP的、非常具針對性的功效。

根據香港肥胖醫學會6月發表的報告,分析過去在中文大學約有1 500人接受心血管檢查,發覺約有10%的人患有肥胖及過重的疾病,而引致新陳代謝綜合症。另一研究亦顯示,約5200名年齡介乎45至73歲患有二型糖尿病的人中,其實很多也會引發新陳代謝綜合症,而造成4.2%的死亡率。國際糖尿學會亦指出,全球約有200萬名糖尿病患者,八成的死因可能會由於心血管疾病;罹患心臟病或中風的糖尿病患者的機會較普通人高達三倍。所以,適當的攝取蛋白質、總脂肪、飽和脂肪和碳水化合物,可以幫助身體調節功能及減低這些風險。

進食適量的膳食纖維也可有效地預防本港頭號殺手癌症的衍生,除了減少攝取脂肪,減低患上高蛋白血脂症、心臟病及肥胖症的機會率外,這些膳食纖維對於本港第八號殺手糖尿病的控制也有茷D常正面的作用。掌握糖分的進食含量亦絕對是糖尿病、肥胖症患者及超重的人士控制病情的有效治療方法。至於膽固醇攝取量的調控更能有效地預防罹患心臟病及腦血管病或中風的危險。

香港營養師協會亦指出,在2001年的調查中,發覺香港現時在約40萬人中,有75%的婦女會直接受骨質疏鬆影響。在這情況下,他們預計到2031年,差不多約有100萬名香港人將會受骨質疏鬆的影響。大家也知道,造成骨質疏鬆的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鈣的攝取量不足,如果我們能成功知道甚麼食物含有適當的鈣成分,便可幫助市民減低這方面的風險。另一專業團體,香港營養師學會也提供了一些資料,清楚指出熱量與9種其他營養素對各種疾病的預防和健康,除了有預防作用外,其實還有調節和治療作用。糖尿病和血管系統疾病的患者,均非常依靠熱量和9種營養素的資料來調節飲食,以作治療之用。當中,當然包括我們建議的膽固醇、糖和膳食纖維。香港營養師學會亦指出,在不同的疾病和健康問題上,例如高血壓、腎病、肝病及惡性腫瘤等,均須不同組合的營養素標籤,以配合治療。既然10種營養素是這麼重要,所以我們提出的“1+9”方案 ─ 我強調,這是絕對有必要在同一時間推出。如果按照政府建議的時間表進行,標籤可能要到2010年或甚至2011年才可全面實施,才可惠及各類不同患者和有需要的人。其實,我們是完全不能理解政府是憑甚麼來釐定10項營養素推出的先後次序。

舉例來說,攝取過多膽固醇及飽和脂肪均會引致心血管系統疾病和中風,但為何膽固醇被列在第二階段,而不是第一階段呢?對這些患有慢性疾病的人來說,是否盡早讓他們知道食物標籤中列明的膽固醇含量,會更有幫助呢?一位患有腎病的人,他根據政府建議,在第一階段便可以知道避免進食鈉和蛋白質過高的食物,以防止病情惡化。可是,那些要控制膽固醇的病人,為甚麼要多等兩年,到了第二階段才可知道這些數據呢?這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病人應受到公平的待遇,故此,標籤制不能分階段推行,以免拖延公眾盡快獲得健康營養資訊,以及改善生活質素和病情的權利。其實,“9+1”方案是香港的營養師及大多數的醫療專業團體根據本地的評核認為有需要而得來的共識,也是根據本港居民的健康狀況而訂下的標準。

當然,有人認為政府建議的“1+9”方案過於嚴苛,要求香港跟隨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 Alimentarius Commission)的“1+3”,或等待中國正式實施“ 1+7” 的標籤制度,才跟隨立法。就此,我要說明一點,食品法典委員會所要求的“1+3”,是給予國際社會最低的標準 ─ 我強調是最低的標準。因此,“1+3”當然未能全面顧及本港的情況,其實,無論中國或其他已實施標籤制的國家,所沿用的標準也是因循本身獨特的地理環境、氣候、人民體質、飲食習慣和病情分布等來制訂,有茈豪倩蒫菛S殊地理的考慮。因此,我們覺得“1+9”的標準方案正正符合香港本身的要求。

故此,如果有人覺得把其他國家的標準套入本港的情況,而質疑“1+9”的必要性,我會覺得這是不切實際的做法。我們認為“1+9”是否太多或太少的言論,其實基本上是出於維護業界的利益,也是出於他們強調在商言商的經濟考量,而他們反對“1+9”,改而倡議“1+5”或更低標準,只是覺得我們會說他們因為沒有選擇而妥協,因為要實行標籤法,所以便妥協。我們身為醫療專業人士,絕對不能接受業界把在商言商的一套理論,放在公眾健康和社會長遠保健及醫療制度的討論上。

代理主席,今天就食物營養標籤制的立法,是以保障及提升公共健康為本,熱量及10項營養素對香港市民的健康及改善慢性疾病,均有顯著的針對性影響。“1+9”標籤制是能有效保障大眾的底線,亦是一眾專業人員所能接受的底線,故此,規管範圍是絕對不能收窄。我們促請政府以立法後3年為寬限期,一次過全面落實執行“1+9”含熱量及9 項營養素的方案。

在議案中,我們要求寬限期延長至3年,這是鑒於市面上大多數預先包裝食物的保養期一般為3年,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做法是有足夠時間,可令業界把食品重整及再作調校,令這3年的寬限期足以緩和這項立法對業界的沖擊。

除了上述的10種營養素外,我也要說說鉀、單元不飽和脂肪酸、水溶性纖維和反式脂肪酸對人健康的重要性。我們看到這些不同的4種營養素對人體是非常重要,尤其對患有血壓病或腎病病人而言,鉀的排出是非常重要的。對於這麼重要的元素,我們應長遠考慮列在食物營養標籤內。此外,低密度膽固醇或高密度膽固醇對我們的身體其實也有很大的影響。美國的一項調查指出,過去22年來,證實我們每次增加消耗2%這些脂肪酸時,其實會令我們患上心臟病的機會增加一倍。

其實,我們在市面上看到的很多預先包裝食物,也會加入反式脂肪酸以增加口感,以及減低成本和保障延長期。正因為這情況,長遠來看,我們覺得應把這4 種營養素納入標籤監管範圍內,以保障有需要的人,以及能讓他們知道如何攝取這些營養素,來調節其本身身體的健康水平。

代理主席,我們清楚知道所有這些標籤制度,無論是甚麼方案,其實也會對業界帶來一些沖擊。在考慮沖擊的問題時,我們首先要考慮以下數個問題:第一,究竟香港自行生產及只於本地銷售的中小型企業(“中小企”)有多少家?佔全部食品市場多少百分比?第二,在香港自行生產,除了本地銷售外,也有在外國出售,已為旗下食品檢測了其中不少營養素的中小企有多少家?佔全部食品市場多少百分比?第三,把國際製造食品引入香港,大部分為茤峊u為荈i口香港的中小企有多少家,佔市場多少百分比?第四,引入由國外製造,為香港進口,亦同時出口其他國家,已為旗下食品測驗了不少營養素的食品的中小企有多少家?佔市場多少百分比?

以上的問題,正正令我們看到實行標籤法後,對香港本身的中小企究竟有多大的影響。據我自己估計,為數一定不多。大部分香港的品牌可能為了打入外國的市場,其實已做了適當的部署,例如已檢驗了有關的營養素,才可出口外國,所以對它們的真正沖擊未必很大。

業界亦擔心可能在技術方面不能與香港配合,例如我們有否足夠的化驗設施來檢驗所有的食物呢?根據營養師學會的資料提供,香港是有足夠的時間或配套,可一一檢測這些營養食品,但政府從來沒有直接面對此問題,每每要在業界問及時才回答,這做法似乎較為被動,我們也懷疑政府在這方面的技術支援,有否與業界達成共識,對此我們是有懷疑的。

據瞭解,業界很擔心,一般在外國已合乎當地營養標籤制的食物,例如符合加拿大、美國等食物標籤制的食物,如運到香港,是否要重新包裝和應付香港的標籤方式呢?其實,我們認為,有外國接受的營養標籤的包裝到了香港,絕對無須重新包裝和標籤,這既可以節省成本,而且也對大眾有好處。

我們標籤法的最主要精神,其實是要令香港市民對標籤有一定的認識,因此,我促請政府盡快制訂和公布對業界有關的具體行使方案,為有關出品食品的中小企的經營提供技術的支援及配套設施,特別針對在香港自行生產,或只在本地銷售的中小企,政府可考慮提供低息或甚至免息貸款,以協助他們成功過渡。此外,鑒於食品供應商和規模形式,以及市場客路的問題繁簡不一,政府應有具靈活性和針對性的方案,不要太過死板,拘泥於一些標籤的方法。

代理主席,當我們強調業界可能因成本上漲而覺得標籤制有問題時,我們是有信心清晰的標籤,可令市民對食物的營養也產生一定的信心,長遠來說,這些食物的銷售量一定會增加,供應商或銷售商的利潤亦不會減低。

其實,政府現時建議的營養標籤法,有一點是政府做得較差的,這便是教育方面。在教育方面,政府沒有實際說明如何加強市民的認受性,所以,我們要敦促政府盡快制訂具體方案和執行時間表,以協助推廣公眾教育,令營養標籤制度的重要性和解讀方法,獲得大家接受。

我還想談一談有關營養資料的數據。香港暫時未有特定的營養資料數據,足以令大家理解和取得資料,因此,我敦促政府設立適用於本港的營養分析數據庫,解決公眾和專業人士有關解讀和分析營養資料的困難。

我認為預先包裝食物的營養標籤制度,最重要的在於提供知情選擇,以及帶給香港一種健康的文化。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