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美容業

31/10/2012

 

主席,多謝黃碧雲議員今天提出這項議案。我們今天討論規管美容業,相信局長稍後會說不知道這是否與他有關,因為這可能是涉及食物及?生局,亦有可能牽涉零售或其他問題,故此便不關他的事, 我不知道局長會否如此回答。

可是, 整項議案其實是討論醫學美容。我剛與梁家騮議員談到,在我們小時候仍未入行時,會在街上看到一些廣告,指可以把單眼皮割成雙眼皮,街上也有很多相片。這又是甚麼呢? 我們在進入醫護行業後,知道這類程序稱為plastic surgery,即整形或矯形手術,也屬於美容。現時要變成雙眼皮已很簡單,不用割,只要貼一種膠紙,可能女士會清楚些,便會變成雙眼皮,會變得漂亮。

可是,今次事件凸顯出的,不單是規管美容業的需要,說到規管美容業,美容業界便會說他們現時已經有一套《美容業營商實務守則》,消費者委員會亦有提及過。但是,這套守則卻是自願參與的。這意味?甚麼呢? 很明顯地,現時美容業可以說是並沒有監管,政府亦不知要由哪個部門負責監管。我希望透過今次事件和議案辯論,政府當局能查清楚該由誰來負責。可能最終也是司長負責,但她今天沒有來,因為並非在談論長者生活津貼,所以便沒有在席。可是,她無論如何也要看清楚是應該由哪個部門走出來,告訴公眾當局將會監管美容業。究竟誰才算是“有資格”的美容師呢? 讀完課程後,有一張證件便叫美容師嗎? 這樣局長變相更好辦,可以說已經清楚界定了美容業是由誰監管,而如果公眾或司長也認為應該是由局長負責,局長便去監管吧。我認為這是一個直接的做法。

可是,今次事件凸顯出一個問題。這宗1個人死亡3個人重傷的事件,正正凸顯出何謂“醫學美容”或“醫療美容”。美容院進行的高風險、侵入性行為究竟屬於甚麼,是屬於“扮靚”、“整靚”,抑或是非法、甚至是高風險的醫學行為呢? 這是值得商榷的。

我希望經過今天的議案辯論, 當局會正視這問題。我們討論的,除了是規管美容業外,亦要界定何謂醫學美容、究竟有否醫學美容、而醫學美容需要在甚麼處所和場所進行,以及由甚麼人負責等。局長可能又會馬上說他已經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在1年後便會發出報告書,又會說香港現時已經有很多法例進行監管,包括監管進行醫療行為的人員的第138、156、161、162、164、359、428、549章;監管藥物則有第132、134、137、138章; 監管儀器是第303章 但所監管的是輻射儀器,而非一般醫療儀器,監管程序的有第465和561章;監管院所的有第165和343章; 監管廣告的也有, 是第231章, 我當年也有份通過,關於監管不良醫學廣告。

可是,10月29日的報章又出現一則廣告,大概是說,若有人,例如李國麟等,有興趣的話,其實可在12星期內年輕10年,回復飽滿緊緻的青春狀態,只要注射“回春針”便行。這類廣告又是否屬於“踩界”,可以提出檢控呢? 可是,我們在不同場合也得悉,《不良醫藥廣告條例》的執法情況是使人感到擔心的,因為根據政府提供的數字, 成功檢控的個案數字在2012年1月至8月只有10宗, 即1 205宗檢控中只有10宗成功。這是否算有效呢?

我使用了一分多鐘的時間,其實是想指出,雖然看似有很多法例進行監管,但事實上,醫學美容和醫療美容等高風險醫療行為又有否真的受到監管呢? 答案是沒有的,這是一個很大的漏洞。所以,我認為, 局長不要再等委員會1年後的報告了, 現時便應該採取即時及實質行動,令這類高風險的醫療行為在美容處所或非法處所進行時可以被直接監管。我剛才讀出的大量法例,明顯不能很有效地監管這類行為,而當這類行為再結合不良廣告和低檢控成功率,很容易會使一般愛美的市民 ?? 她們不單是接受彩光或facial,“中招”。更甚的是,就好像今次事件一樣,更可能從人體抽取了一些物質,然後加入一些其他物質,再注射進人體,說這樣便能令人變得漂亮。這是很危險的。

今次事件一個很特別的地方, 便是有人從人體抽取出一些物質,再加入另一些物質,然後再注射進人體。這凸顯另一問題:原來從人體抽取物質後再添加其他的物質,進行這程序的地方,即實驗室,是“無皇管”的,而這亦正正是我今天所提修正案的重點。局長也可能會說實驗室現時已受監管。但是,我們查看了條例,知道所謂監管,其實只是要求實驗室其中一名持牌董事必須為合格化驗師。這是有條例監管。但是,條例規管的只是該名人士。如果我與梁議員合資開辦一所化驗室,再聘請一個人擔任董事,只要作出基本商業登記,所有買入的儀器和程序,是沒有受監管的。當中採用甚麼標準,以及是否由適合人手進行呢? 說得俗些,只要我給足夠工資聘請這個人,他又願意簽名, 只要他願意承擔便可以做到。

今次事件令我們看到,香港的實驗室是風險相當高的地方,因為樣本受到污染,今次可能是樣本受到污染,但在未有報告前,我亦不敢亂說,不過像今次一樣,樣本受到污染,以及產品受到污染後再注射入人體,是相當高風險的。在抽取樣本然後再於美容處所進行侵入性的醫療行為,可能連有關人士亦不知道樣本已經受到污染。但在這情況下,當每個環節也沒有人監管,除了風險高外亦很容易會引致像今次的不幸事件。

局長, 所以我希望你回去再看看, 可能最終你也是發現“不關你事”, 但你也應研究如何監管現時的化驗所吧。一個頗令人失望的情況,便是現時的化驗室可以說是完全“無皇管”的。此外,我亦想再討論一件較重要的事情。究竟局長現時可否界定何謂“醫療美容”,以及侵入性的醫療行為是否可以在美容院所進行呢? 我建議局長盡快採取行政手段以作出界定,讓大眾能夠得以安心,知道哪些行為是政府界定的侵入性醫療行為,應該由受監管的合資格註冊人士進行。接受了公眾教育後,市民便會懂得選擇,例如我與梁家騮議員開一間美容院,說可以打“回春針”,但市民會發覺原來我們兩個人也不是合資格人士,他們便不會去光顧我們,可能會轉去局長那間,如果他有一間,因為他的美容院持有牌照及有醫生進行療程。這類行政措施可以在空窗期內減少市民的風險。此外,局長也應該嚴格規管醫務所,當然,?生署的朋友是責無旁貸的,應該在這階段進行嚴密監管和巡查,令聲稱在打針後便可年輕10年的情況減少出現。我希望這可以在這段空窗期內盡量減少悲劇發生。

最後, 我們當然希望看到委員會在1年後提出實質建議,可以令大眾放心。委員會也應界定何謂美容業及應該如何進行監管,以及一些醫療行為在美容院等處所應如何進行等,令大眾得以安心。最後,不論是男士或女士在“扮靚”時亦可以放心,因為大家知道在付出金錢後, 是真的可以變漂亮, 而不是失去了性命。

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