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規管工時

18/10/2012

 

標準工時這個議題已不是首次在立法會討論,每當討論這個議題時,老闆或商家會說一個版本,而我們僱員又會另說一個版本,說來說去也談不攏。

其實,在標準工時方面,一直已存在一個流行的版本,只是沒有放在桌上討論而已,但是大家也懂得用這版本來計算。一些人每天工作8小時,一些人每天工作10小時, 一些人每天工作12小時,一些人每周工作4天至五天半,一些人則每周工作6天。問題因此變得很複雜。一些人每周工作44小時至72小時,一些人每周工作五天半,一些每周工作6天, 相當複雜,說來說去也談不攏。談不攏怎麼辦呢?我們以前的版本很簡單。我們以前那一代的父母教導出來工作的兒子們:“兒子,出來工作不要怕吃虧。哪怕吃點虧,多做兩小時,也是沒問題的。”這做法也行得通。在我們那一代,即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確是行得通。但是,到了1980年代,事情複雜了,不是社會複雜了,是事情複雜了,工序複雜了,工作量增加了,大家便開始計算,問題隨即出現。究竟應如何計算呢?不同的版本因此出現。

因此,我覺得今時今日政府有責任做中間人,出來平衡一下,說明哪個版本才適合大家。但這一來,我們以前那一代的“不要怕吃虧”版本便會變得不行了。其實,既然不行,政府便應該出來做中間人,但政府卻很“賴皮”,只將皮球交給老闆和僱員,讓他們打架,先吵鬧一番。多番吵鬧的結果是,今天議案的修正案五花八門,包羅萬有。其實張國柱議員的原議案十分簡單,只是表明政府有責任研究標準工時,作為一個中間人不要扮作“無眼睇”,應該出來平衡一下,制訂一個大家都接受的方案, 這便可以解決問題了。

我相信,如果大家都按這原則投票,議事堂今天便不會出現如此激烈的討論。但議會的潮流是“掛聖誕樹”,過去8年議員都把議案視作聖誕樹般,掛上很多東西,導致只是討論如何執行政策細節,而不是討論政策大原則。結果出現了甚麼現象呢?提出每周最高工時訂為60小時,有人當然不高興,而有人又或認為委員會不應這樣那樣組成,成立的時候也不好,應該早點成立等。在討論細節後進行投票,投票結果必定四大皆空,甚麼也不獲得通過。政府和在席的局長當然最開心,會說“這與我們無關,只是你們談不攏而已。既然這樣,便暫時不要談,先放在一旁吧。”這又回到我要問的問題,香港市民是否覺得我們應該好像以前那一代般:“兒子,不要怕吃虧,多做兩小時吧。”有良心的老闆會覺得不好意思,會發超時補薪。如果老闆沒良心,不發超時補薪,便會出現爭議,這是不必要的。

所以,我覺得雖然今天投票後也可能甚麼都不獲通過,但政府卻仍有責任正視這個問題,盡快將這個政策放上來,透過勞工顧問委員會也好,通過老闆也好,通過僱員也好,務必進行正面的諮詢和商討,就怎樣規管,確立明確的尺子,讓僱員和老闆都知道這是其所屬行業的標準工時,如果超過這個工時便要補償,大家不用因無償工作而爭拗。我相信,要僱員無償工作,老闆也不會開心。僱員不用老闆出工資,無償為他們工作,老闆也會於心不忍,況且可能根本不需要這樣做。

我認為政府絕對有責任。希望今天投票後, 無論結果如何......我個人贊成每項修正案,因為不贊成,政府便不用工作。贊成後,局長,不要看今天結果,麻煩你回去檢視一下政府的行政程序,並問你的老闆CY是否真的想香港少點爭拗,多些工作?跟?便應成立標準工時專責委員會,訂立政策,讓大家盡快把事情放在桌上討論,盡快落實,令每個行業的僱員知道他們的標準工時,並且在僱員和老闆的協商或同意之下,決定有沒有超時補薪,還是要無償工作。這樣,事情才會變得清晰。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