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請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及要求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先生下台

17/10/2012

 

主席,我剛聽罷“騮哥”的發言,也未知他會如何投票?由於我剛剛才回來,所以不好意思,各位同事,我未必聽到你們剛才數小時的精采表演。為何我剛剛才回來呢?其實,我剛才正接受評審。因為我所任教的大學有數個課程,須經護士管理局評審。課程評審是非常嚴謹的,我們當然嚴陣以待,所有人都出席,而我們也要回答管理局數個問題。我回來得正好,大家正在討論“國教科”,我們可以套用類似的做法。剛才,他們問的第一個問題是:“李國麟,為何要教授護理呢? ”當然,我的同事回答得很詳細,藉助一大疊文件解釋為何教授護理,我不詳述了。第二個問題是:“你教授甚麼?你教授的內容是否根據護士管理局的指引,還是你用自己的一套呢? ”當然, 他們會指出如

果不跟隨指引,便不獲承認,不獲發牌。這是第二個問題。第三個問題是:“你如何教授?”他們關注是由我教授,由梁家騮醫生教授,還是由陳健波議員教授呢? 護理不是人人也可以教授的,有些人可以,有些人不可以。換言之,課程由誰教授、如何教授,用甚麼方法來教授呢? 第四個問題是:“你那科是何時教授的?”在“三三四”學制下,課程為期5年,有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四年級及五年級,5年的課程內容也不同, 也是由淺入深的。因此, 他們便問: “你何時教授你的課程? 這個‘護理理論’的課程如此艱深, 你是否在四年級時才教授, 還是你一開課便會教授, 只是教授相對簡單的內容?”整個下午,這4個問題在我腦內縈繞。當然, 有時候我也有點情緒波動,雖不至是躁動,但總不明白何以連這麼愚蠢的問題也要提出。我想了很久,回來時有同事致電:“Joe,快點回來,討論快要完結了。你快點回來發言。”那我便回來發言。怎樣將我剛才所說的話套用在當前的情況呢?其實,“國教科”也是同樣情況, 我們也可套用上述4項問題。

首先,為何要設“國教”這科目呢? 同事就此有很多爭議,有人認為是因為要“洗腦”、因為要愛國、因為要知道國家在哪堙A大家有很多說法,似乎各種說法也不同。我們還未到踏出“為何要教授這科”的階段。

另一方面,教授的是甚麼呢? 就是這方面出事,便是因為那份文件在數個月內出事。大家發現原來是教授這些(即看到國旗要流淚),如果不流淚便是有問題,怎麼辦呢? 在教授的內容上竟出現如此大的爭議。當然,政府已表示會收回這份指引,暫時不用,但問題仍然未能解決。究竟當局除了要使國教成科外,還打算教授甚麼呢? 接?便是如何教授的問題,這是否各師各法呢? 某間小學可能用這一套,另一間有宗教背景的學校或許稍有不同。那究竟是如何教授的呢? 當然還有何時教授的問題。究竟是在一年級教授,還是在幼稚園K1便教授呢? 這也是不知道的。此外,大學是否也應教授這科呢? 我們的大學是否也有“國教”的呢? 我真的要查一下, 好像沒有。總括而言,上述多個問題還是未清楚的。政府會說安排已經擱置,但單單擱置似乎未能令人安心。這四大問題是一般辦教育的必須思考的,我們要在這個邏輯下才可說明為何這科目要成科,再經評審,便可獨立成科。

梁醫生剛才說:“我喜歡間中‘洗腦’,你奈得我何嗎”,這樣並沒有問題。可是,不要忘記,將這科目成科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要有評估。對香港家長來說,雖然他們主張“求學不是求分數”,但當該科目真的成科時,“求學便要求分數”。可是, 對於怎樣“求分數”,並不清楚,就是被人“洗腦”也不知道, 因為上述4個問題沒有清晰的答案。如果要獨立成科來教授, 評估方法會否間接引發遐想, 令人認為:“這樣做等於強迫我學習這些東西, 但這是否我需要的知識呢? ”觀乎以上種種問題,很明顯,從課程評審角度來看,這科目是完全不合格的。既然完全不合格,這科目是否必須撤回呢? 這點是值得思考的。我辦教育多年,看回我所教授的內容,一定有充分的理由告訴受眾(即我的學生),為何要教授;教授甚麼;我如何教授; 何時教授;使用甚麼方法評審是公平、公正等,這些都是必須要做的。如果我用這把尺量度,“國教科”必須撤回, 沒可能在這個時候實行。關於今天的議案辯論,以及其中數項修正案及原議案的部分,剛才“騮哥”也有提到,局長也是剛剛上場,我們怎樣做呢? 我有一個看法, 今天我們應告訴局長一個清晰的信息, 就是來到這個“熱廚房”,不要行差踏錯,是會有懲罰的。雖然今天的議案有機會不獲通過,但我認為對局長來說,這是一個啟示,就是來到議會是要面對這個警誡的,做得不好,便要下台。這正正是政治問責人物必須承擔的責任。在這個議事堂,我有責任將這個概念、說法陳明,在首次立法會會議中告訴大家。其實,如果大眾都認為這位問責官員有問題,我們便應該清晰地說明他是應該下台的。當然,我完全明白今天這項議案是不會獲通過的, 但無論如何, 我也支持原議案及修正案。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3-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