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預算案

20/4/2005

 

主席女士,我今天是針對財政預算案(“預算案”)中有關壎肮F策方面而發言。

2005-06 年度預算案以穩健和發展經濟為主調,期求營造良好的經濟環境,藉以贏得市民的接受。可是,在整體的醫療壎芞h面上,政府投放的資源明顯不足,壎耵A務的預算撥款,再次被削減。新一年度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所獲的撥款,只有272 億元,較去年度的撥款減少9 億元,減幅達3.3%之多;而壎芵p所獲撥款亦減少至約28 億元。其實,面對人口增加及人口老化問題,公共醫療的開支及需求只會日益增加,在公共醫療撥款方面,則不斷被削減。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如何能確保現有的公共醫療體制可正常地運作而不影響市民呢?其實,我相信市民都會很關心今次預算案削減醫療撥款,還可否確保市民得到有水準的醫療服務,而服務質素不會下降?

在今年1 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提到,一個有效和健全的壎肮F策,應該是治療與預防並重的,除了治療外,亦要做好預防疾病的教育工作。在預防疾病的教育工作中,我們看到在SARS 之後,公共壎芴鷚c及市民大眾都開始關心預防疾病的重要性。但是,在新一年度的預算案開支中,我們可看到在預防疾病的撥款竟然減少了3.2%,在減少資源的情況下,我們又怎確保壎芵p可以維持現時提供的服務質素,幫助我們預防疾病和促進健康呢?

於去年成立的壎籵嬝@中心已經開始運作,其目的最主要是預防疾病及控制疾病的傳染,以提高香港可預防傳染病的能力。在上年度,壎籵嬝@中心所獲的撥款為2,169,000 元,而中心的工作人員,包括醫療人員180 名、醫護人員430 名、輔助醫療人員420 名及後勤人員470 名。但是,今年度所獲的預算案撥款,將由去年修訂的217 萬元減至今年預算的1,320,100 元,減幅超過四成。在這樣的減幅下,我們亦開始有些懷疑,壎籵嬝@中心現時醫護人員的比例,能否應付應該做的工作,即預防疾病及控制傳染病等工作?壎籵嬝@中心還有否足夠資源以提高本身處理傳染病的應變能力呢?當局投放的資源明顯不足,令壎籵嬝@中心的撥款大大被削減,試問我們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能確保香港一旦有傳染病爆發時,其緊急應變系統得以有效運作?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怎可期望壎籵嬝@中心能在預防疾病以外,還可以有足夠資源來進行宣傳以教育市民,提高大眾的壎芛N識呢?

政府一向很積極提出為長者提供預防疾病的服務。今年施政報告也提到,應該重整長期個人家庭護理資源,將一些老人院舍改為長期護理院舍,為體弱的老人家提供持續護理照顧,以及在醫院以外,希望可以提供一些長者綜合護理服務,令長者健康服務達致社區層面,作為本地的健康護理服務。壎芵p亦希望可以透過18 間長者中心及本身的外展支援隊伍,提供以上以社區為本的長者護理服務。但是,在2005-06 年度,長者健康活動的撥款只有1.5 億元左右,而負責的醫療人員和醫護人員的數目,亦分別只有34人及100 人,即合共不足150 人。我們看到在現行的情況下,就此計算,平均每一間長者健康中心服務的醫療人員中,醫生約為1.9 人,而護士則為5.6人。面對那麼龐大的人口老化情況,其實是否有足夠資源或服務,可以為這些長者提供一些以社區為本的綜合性護理服務呢?
此外,現時的預算案亦沒有具體交代將院舍轉為長期護理宿舍的有效資源分布方案,因為這是今次施政報告所說的一個綱領,而在沒有資源及財政預算的具體交代時,我們如何能看到這項安排可以落實?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又怎可確保這項撥款安排能落實我們所說或政府也認同的,以社區為本的長者健康護理模式呢?

此外,在加強公共健康教育的推廣計劃中,我們最主要是向市民提供或灌輸一些健康生活的方式,而這些健康生活的方式亦是一個健康制度絕對不能少的一個環節。藉蚆|辦不同的活動,可以讓不同年齡的市民透過參與這些不同活動,以瞭解日常公共壎舠`識及預防疾病、推廣健康的常識,亦令他們注意個人健康的重要性。但是,在預算案中,壎芵p不單止沒有增加相應推廣的資源,反而預算來年參加健康教育活動的人數會減少至110 萬人。我很懷疑在資源減少的同時,當局怎可以作出適當的資源分配及配合,利用壎芵p推廣健康教育這方面的強項,促進市民的健康呢?

主席女士,隨茪H口變化,人口老化及不同疾病種類的不斷改變,市民對於公共醫療服務的需求逐年上升,市民到醫院求診的數目一定會增加,而不會減少。醫管局在過去5 年每年平均的經營成本約為290 億元,但在過去的4 個預算案中,均持續遭削減資源,可以說,政府其實是雪上加霜。政府進一步削減資源,迫使醫管局面臨財赤的問題,因為保守估計,醫管局以今時今日的情況,在明年4 月將會耗盡所有儲備,其員工將不能獲發工資,而醫管局亦可能有需要宣布破產。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因為預算案的撥款不停地削減,對醫管局是很不公平的。雖然醫管局表示可以把服務成本下降,提高現時服務的效率,減少營運成本的開支,亦可以考慮王國興議員剛才所說的加費建議,即增加醫療收費來補充一下其有限的資源;可是,減低服務成本不外乎是在有限資源內,減少前線醫護人員的數目,增加醫護人員的工作量,這些做法只會令現時已經人手緊絀及有繁重工作量的前線人員,更為疲乏及面對更大的工作壓力,最後,不單止影響員工的士氣,亦有機會令服務水準下降,對廣大市民亦沒有特別的好處。

此外,在削減壎耵A務撥款中,不單止是減少醫生或護士的人手,在專職醫護人員及一些支援的員工方面,今年度的預算案也說要削減達200 人左右,普通科的病床亦會削減400 張,這些數字的確令人擔心,因為會帶出以下的問題:

第一,實質削減病床數目所節省的款項,是否全數可以投放在發展社區壎耵A務方面呢?而社區服務方面的發展,是今年施政報告認同的一個主要方向。如果這些款項不可以投放於發展社區壎耵A務時,又怎可以令壎耵A務推廣至社區層面的理念,得以落實呢?

第二,在削減病床的實際數目方面,在財政報告內只提到西九龍聯網,但這四百多張病床是否全部也是在西九龍聯網內削減,還是其他6 個聯網內的病床也有機會被削減呢?在削減這些病床後,有甚麼實質專科服務也會一併受影響呢?這點亦是沒有作出交代的,令人擔心在削減資源,削減病床數目時,公營醫院的服務也會受到影響。

第三,就以上削減所得的資源,我們不知道會投放到何處,我們想問,這些資源是否會投放於我們覺得有需要增加的隔離病床呢?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亦暴露出嚴重的資源不足,當局只不過是拉上補下,將一些病床及人手減去,然後又轉投資源於建設隔離病床,這是一個令人擔心的情況。

主席女士,總的來說,預算案對於壎耵A務整體上的撥款,很明顯是嚴重不足,而且有不斷削減的趨勢。試問壎芮盓Q及食物局、醫管局、壎芵p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何能力為我們把關呢?我很記得壎芮盓Q及食物局局長周一嶽醫生在上星期作簡介時說,壎芮盓Q及食物局最主要是替我們把關,如果再這樣削減資源,其實,我真的有些擔心,這份預算案除了不能令有關當局替我們的健康把關外,還可能不可以維持我們的健康。

隨荂A香港人口將增長至接近700 萬,人口老化及男女壽命延長的情況,社會對壎耵A務及醫療服務方面的需求亦會只有增加,不會減少。在供求及資源投放不能達到平衡時,服務質素便會下降,最終受影響的也是市民大眾。雖然如何適當地分配有限資源以減輕政府的財政負擔是一個迫切問題,但作為香港特區政府,是有責任確保香港市民的健康。如果香港人沒有健康的身體,試問我們又如何有能力推動健康的經濟發展,以促進香港的繁榮呢?

為此,我懇請財政司司長可以考慮在今年的預算案中,適當地調整對醫療壎耵A務的撥款,不要再削減那麼多了,否則,政府真的未必可以把關,令我們可以有健康的身體。當然,長遠來說,政府應該教導市民一個正確的健康觀念,包括注意個人壎矷A預防疾病及定期檢查身體。此外,政府亦有需要研究落實醫療保險制度、醫療融資等政策方向問題,務求可以解決現時的醫療體系入不敷支的情況。

最後,我希望今次的預算案可以考慮不大幅度減少醫療撥款,令香港可以維持良好的醫療服務,並且可以繼續推動香港成為一個健康的城市。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