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助貧窮婦女政策

6/4/2005

 

代理主席,其實,婦女貧窮化的問題,在世界各國都是備受關注的。其中由56個國家組成的北京平台行動(Beijing Platform for Action),亦是因應這個問題而成立。我們可以看到,婦女貧窮化這個問題其實是大家都很關注的。

回看香港,香港本身的貧窮婦女大多數來自甚麼背景呢? 與其他國家一樣,第一類貧窮婦女主要屬於單親家庭。正如王國興議員剛才提及的一些數字,在香港,數字不斷顯示,貧窮的單親母親的人數,由1996年至今,升幅達35%。此外,根據社會福利署的資料,2005年2月領取單親綜援的家庭較去年上升5%。一般來說,政府的調查數字亦顯示,由1991至2001年單親母親的就業比例下降約10%,這可看到單親母親貧窮化的現象開始惡化。

第二類是新移民婦女,當中不單止包括內地婦女,亦包括在港的一些少數民族婦女。根據民政事務處和入境事務處的調查顯示,持單程證來港的婦女,年齡介乎25至44歲的女性比例,由2000年的37%上升至2004年的52%,大部分都是來港作家庭團聚的。這些家庭的入息中位數由2000年的港幣7,000元下跌至2004年的6,800元,最主要原因是這些婦女來港後的生活,都是倚靠其家庭的入息來維持,對於改善貧窮並沒有大幫助。

另外一項調查顯示,正如李卓人議員所說,這些新移民婦女找工作均有很大困難。最新的調查亦顯示,這批新移民女性的就業率不足四成,而她們的薪金,正如剛才陳婉嫻議員所提及,是頗為可啋滿A會低至三四千元。這數字顯示新移民婦女亦令婦女貧窮化的現象慢慢惡化。

第三類,我想大家都忽略了,就是長者。現時香港出現人口老化的問題,這問題不斷纏繞我們。數字顯示,65歲以上的長者,女性對男性的比例,約1. 16: 1。大部分女性長者的入息或儲蓄都遠低於男性,而且可說是無依無靠,很多都要依賴綜援或自己的積蓄過活,這亦加劇婦女貧窮化。

為甚麼這3類婦女會出現貧窮化呢? 我們可以看到,最顯著的特徵就是,她們大部分教育程度低,而且只擁有低工作技術。一項調查顯示,大部分低技術的女性在1996年人數為39萬,在2003年大幅攀升至56萬。這類低技術的婦女,由於技術低、教育程度低,入息自然低,即使找到工作亦不足以糊口,剛才李卓人議員和何俊仁議員都提過,社會上出現了一種同工不同酬的現象。在這些婦女中,正如我剛才所說,新移民婦女的貧窮問題是最嚴重的,她們技術低、教育程度低,據最新的調查顯示,她們每星期的工作時數高達60小時以上,這是非常不理想的。

導致她們貧窮的第四個原因,就是她們會被定型和被標籤。很多時候,單親家庭的媽媽、新移民及長者等都給人一種負面的感覺。她們領取綜援,依靠社會維生,即使有工作亦會被壓低工資,令她們缺乏自信,不能在這社會中自助。

代理主席,究竟我們有何方法解決婦女貧窮化的問題? 我們的建議是,如果只提供金錢援助,基本上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希望可以幫助她們自力更生,來改善她們的生活。一項調查顯示,有65%這類婦女不單止期望獲得金錢援助,更希望可以透過自我增值改善本身的生活,照顧家庭,她們是不希望倚靠綜援的。因此,我們建議提供不同的途徑,提升她們的工作能力及技術。現時由婦女事務委員會推行的“ 自在人生自學計劃”,可能因為節目上的安排,透過電台自我進修的效果未必理想,亦未必可以有效地幫助這些女性,我希望有關方面適當地利用資源,令這類貧窮婦女可以大幅提升其工作能力。

第二項建議是加強社區支援。在一個社區內,這類貧窮婦女須有良好的支援,尤其是一些單親媽媽,如果我們可以提供兒童託管服務,讓她們能安心出外工作,她們便可賺錢維持生活。另一方面,我們不要忘記還有很多標籤效應。這類貧窮婦女,除了生活需要外,心理的需要也很重要,所以應該為她們安排適當的心理輔導和情緒疏導,讓她們心情轉好。此外,我們很高興地看到政府的財政預算案也有提及扶貧和婦女問題,希望這些為婦女締造有利環境及增強婦女能力的計劃可以盡快落實,幫助這些貧窮婦女解決問題。

最後,我覺得貧窮與健康是相關的,貧窮問題除了影響個人健康外,亦會影響社會健康,如果可以盡快落實一些措施,解決婦女貧窮,對於社會健康亦會有所幫助。代理主席,我發言支持原議案。多謝。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