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 - 衛生方面

27-28/1/2005

 

代理主席,今年的施政報告以醫療融資為題,討論壎肮F策和醫療融資的問題。在壎苀孎i公布後,我很粗略地諮詢了我們45 個業界的團體,收回的反應之中,約有50%的團體表示對今次壎肮F策和醫療融資這項議題感到不滿,他們最有保留的地方是,究竟這項政策、這項議題,是否可以令香港變成一個健康為本的社會呢?現時的資源是否調配得宜呢?其實,我們是否可以做到全民健康這個理想呢?

讓我們看看發生了甚麼事,先看壎肮F策。我很高興董建華的施政報告認同壎肮F策應該是治療與預防並重的,而且應該加強基層護理服務,減輕醫院的負擔。但是,現實的情況就是,在現時的資源分配,有85%都放在治療上,只有15%放在預防上。所以,我們期望在施政報告發表後,當局應該立即落實現時的政策,盡快平衡現時的資源調配,讓資源調配可以達致治療和預防並重,不要單單集中在治療方面。這麼一來,便可落實以社區為本的基層健康服務等政策。

施政報告亦提過應該推廣以社區為本的健康服務。當中提到家庭醫學這個課題,我們非常歡迎有關家庭醫學的推廣。但是,在推廣家庭醫學的概念時,如果只是培訓家庭醫生,則絕對是不足夠的。因為在家庭醫學的概念堙A一個全部以社區為本的健康服務,除了治療(即家庭醫生)之外,應該還有其他壎耵A務專業人士的參與。所以,我要在此強調,有需要同樣地集中一些資源培訓護士、藥劑師、治療師、營養師等,讓他們可以共同在家庭醫學上有所貢獻,以他們的健康推廣或健康教育方面為社區提供協助,推行以社區為本的健康護理服務,全面發揮家庭醫學這個概念,從而使香港的市民真正受惠,全面推行以社區為本的健康服務。

另一方面,我們想看看施政報告有關長者基層護理方面的提述。我們其實也歡迎在施政報告堜珒ㄗ魽A將一些長期的護理宿位或一些療養的宿位作出若干改變,將某些院舍的宿位改為長期院舍的宿位,這樣做大約可以提供三千多個長期護理宿位。但是,我們有否看到,在現時的情況下,一般老人家排期進入安老院,需時約兩年半。我們有一個擔心,就是政府今次施政報告提到這件事,是否會將現有一般的院舍改為長期的護養院,來增加這3 000個宿位,其實是沒有增加長期院舍的空位,只不過將某部分的院舍轉化成為這些護養院而已。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現時已經要排期兩年半才能進入一般護理安老院的老人家,他們所需等待的時間豈不是會更長?這是一個令人擔心的問題,我希望這情況絕對不會出現。

其實,在推廣長者的基層護理服務堙A除院舍服務外,更重要的是,現時不同的聯網均設有社區老人評估小組這項服務。我們應該在此建議政府加強這項服務,譬如不應只是有醫生到診,還應有專科護士、營養師、治療師前往各區的老人院舍堶探壎L們進行健康評估,從而幫助他們:第一、瞭解他們的情況,以決定是否須轉介去醫院;第二、減輕他們的心理壓力。如果有任何不妥須治療的時候,便可以在院舍中進行治療,無須入院,便可藉此減輕醫療體系本身的負擔。

此外,以健康為本的社區服務,也包括兒童健康發展方面,今次施政報告中也有提到,在扶貧的環節中,希望為0 至5 歲的小朋友增加一些健康評估,從而幫助這些0 至5 歲的小朋友有健康的成長。我們對這項計劃表示歡迎。計劃將會先在天水圍、屯門、深水鶠B將軍澳等地區以先導計劃的方式推行。但是,在我們表示歡迎之餘,也要注意現時我們究竟有沒有人手,有沒有資源在現時這些母嬰健康院增加一些專業人手進行評估服務?因為替這類發展中兒童作健康評估,不是一個普通的評估,是有需要由專科人員進行才可以。

代理主席,我們在歡迎這些新計劃之餘,其實還有一點擔心。現時很明顯,我們在護理人力資源方面非常短缺。現在我們的護理人力資源,包括在公立醫院、私營醫院或一些護理安老院中,均出現護理人手不足的問題。很明顯,現時護理人力資源的規劃非常欠理想。我們並不希望因為有這些新措施出現,便令現在護理人力資源不足的情況進一步惡化,屆時政府便只會用一些“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法來處理。如果人手不足,便重開一些登記護士學校吧。其實我們要問的問題就正是,我們是否應該將一些登記護士學校學生的人手取代現在註冊護士的人手呢?香港是需要註冊護士人手的,而我們在過往15 年,已將護士的培訓轉交大學堙A如果單單只是因為現時護理人力資源規劃上的錯誤,令護理人手不足,我們便很倉卒地重開登記護士學校的話,那麼便白費了我們過去15 年的心血,令本來已提升至大學層面的護士培訓走回頭路了。同樣地,我相信我們的護士專業人員也不想看到這種情況出現。那政府應該怎樣做呢?我們期望政府應該與大學撥款委員會商討,盡辦法增加現時在大學培訓護士的學額,而不是用一些“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法,隨意重開登記護士學校,以人數代替高質素的護理培訓。

在醫療融資方面,施政報告其實也有提過,當局會重新組合醫務發展委員會,並希望由局長帶領的醫務發展委員會可以在這個醫療融資的問題上,妥善地研究解決的方法。剛才有同事提到(陳婉嫻議員似乎曾提過),這個問題其實已糾纏多年,我們研究再研究,還要研究多久呢?1993 年的彩虹報告是一項研究,1999 年的哈佛報告,又是另一項研究,2004 年的醫療改革諮詢文件,也是一項研究。這麼多的研究,到現在還在研究,其實我已有點心急,研究了這麼久之後,我們只剩下兩年半的時間,是否還要在研究呢?醫療融資的問題如何解決呢?大家都不清楚。這個問題正正與我們息息相關。我很期望周局長重組醫務發展委員會的時候,真的可以提交一些實質可行的報告出來。我們不希望今次只是提出了一些研究的討論,我們希望看到的是一些實質可行的結論。我們不希望醫務發展委員會只是做了諮詢,變成諮詢後繼續諮詢,執行不成便繼續計劃如何執行,這是完全無效果的,所以我們不希望這種情況出現。

代理主席,其實醫療融資的目的,最主要是解決香港現時公營醫療體系的困境。很明顯,醫院管理局(“醫管局”)由2003 年至今,每年大約出現5 億元的赤字。現在計算一下,醫管局其實只剩下約7 億元的儲備。這7億元的儲備有可能在年半後便告用完。我們不希望出現這種情況。但是,施政報告似乎沒有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只是設立了醫務發展委員會進行為期兩年半的研究。簡單地計算一下,經兩年半的研究後發表的一個報告可能有助醫療融資,但我們現時只有7 億元和年半的時間支持大局。醫管局屆時會告破產了,我們的公營醫療系統會變成怎樣呢?

我相信,醫管局其實須重新定位。因為現時醫管局除了財赤問題外,還有另一個問題,就是現時醫管局似乎不停擴展服務。醫管局正計劃興建大嶼山醫院,既要將中醫納入服務,又要增強社區服務,這些都是耗用資源的事項。醫管局現正面對財赤,財赤解決不到,醫療融資尚未妥善解決,但醫管局的服務又不斷膨脹,我們可以怎樣做呢?我真的覺得,在這個時候,由局長帶領的醫管局是否可以採取以下的行動:第一、在服務範疇上,它可否重整其服務呢?例如我們集中資源在貧窮及有需要的人士身上,只醫治奇難雜症、急症,或集中培訓醫療人員呢?這是絕對須由醫管局考慮的情況;第二、現時餅只得那麼大,就有效調配資源,我建議醫管局作出內部資源調配,把資源集中在人口的需要方面。我們知道,每一個聯網的人口特徵和健康的需要都不盡相同。如果我們可以得知新界西和北區不同的地方有何不同的健康需要,便可以將剩下的資源有效地在內部調配,這樣即可幫助醫管局把其服務用於滿足聯網的人口特徵的要求上,而不會讓資源浪費或重疊。凡此種種,代理主席,我相信在我們未能真正為醫療融資作出定案,解決問題的時候,這些建議還可以在此時幫助我們的公營醫療體系持續發展一段比較長的時間。

我們又看看施政報告奡ㄗ鴩銗L與健康相關的一些施政措施。其中一件事就是,過往因為SARS 的經驗,我們知道應該防止大型的傳染病爆發。當然,政府在去年或前年便已成立了壎籵嬝@中心。幸好,香港這兩年並沒有傳染病大爆發,而這個防護中心經過數次的演練後,服務似乎非常穩定有效。但是,在去年,明愛醫院事件處理方面,和剛剛黃容根議員提過紅火蟻的事件上,明顯看到整個通報機制上,壎籵嬝@中心顯得被動,而且在協調方面作用不大。我相信我們不應該等再有大型疫症爆發時,才再考驗這個壎籵嬝@中心是否有效可靠。我們真的要看看這個壎籵嬝@中心的協調如何,可否作出改進,以及現時的通報機制能否幫助我們壎籵嬝@中心發揮預防疫症爆發的作用。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中醫藥的規管。正如王國興議員提過,在2001年的施政報告中,行政長官曾承諾在2005 年會有18 間中醫診所出現,但今年的施政報告只提及會有不少於6 間,計算之下,不見了12 間,去了哪堜O?這也是須予檢討和盡快進行的。我為甚麼這樣說呢?因為在2000-01 年度開始,香港最少兩所大專院校開始培訓中醫。經我們翻查紀錄,我們發現在2003-04 年度,在兩所大學畢業的中醫師中,大約只有一半可以成為正式中醫師,到醫院或診所工作,其他的50%須自行找工作。我相信這是浪費資源的重大問題,因為我們看到,過往的施政報告也曾提到,壎肮F策是希望可以做到中西醫合璧。但是,回看過往數年的發展,中藥是否可以有效地與西藥合璧呢?我相信在這份施政報告中,我們應該調整一下政策,讓它加大力度,使其真的可以達到中西藥合璧的目標。

另外一件與壎肮袺鰝滷僧I,就是無煙環境。很明顯,在我們的壎肮F策一直提到我們將會在香港創造一個無煙環境。但是,我們剛剛就修訂《吸煙(公眾壎矷^條例》討論得如火如荼之際,政府似乎又說政策有選擇性,無法做到全面禁煙。其實,現實生活中會出現很多不同的情況。當然,我明白張宇人議員剛才提及的一點,就是各食肆會有很多不同的關注。這正正就是諮詢和力度的問題,相信在這一方面,政府應該多做一點工夫。在政府建議的條例中,寬限期其實很長,可長達3個月至1 年。換言之,連同立法程序的時間內,如果真的不是全面而是有選擇性地推行,即香港只有部分地方可以做到無煙環境的話,最快也要到2007 年才會實施。現在我想提醒政府一點,政府每年為治療因吸煙引起的疾病便耗費9億元。如果要到了2007年才能落實此事,那麼政府在此段期間內便繼續承擔這每年9億元的醫療開支。我覺得政府應該加大力度做這件事,因為落實後可以:第一、確保市民健康;第二、減少財政支出。

第四件與壎穻傢鰝漪I政措施,就是關乎《不良醫藥廣告條例》。剛才方剛議員已說過,這項條例是非常有爭議性的,也因為諮詢不足而進度緩慢。

第五,規管醫療儀器的議題,似乎已談了一兩年了,也並沒有重大進展。

凡此種種,代理主席,很明顯,我看到施政報告就壎耵A務方面採取措施的力度並不足夠,因此,我們建議政府應該加大力度,盡快適當地調配資源,以平衡現在過分集中於治療而忽略了預防的資源,重新調整資源,重新調節現時的施政措施,深化現時所有的不同政策,希望可以制訂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健康政策,令香港得以轉化為一個健康城市。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08-11-13